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迷雾追凶 作者:杉菜

迷雾追凶 作者:杉菜

时间:2019-04-04 09:36:08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第一章:饺子里的断指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犯罪率每年也在持续走高,作为刑警队的一员,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今天依旧如此,新年前一天,澄县的派出所接到报案,一家居民住户吃到了人类的手指。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很巧,市局高度重视,为了能让市民过一个好年,不必提心吊胆,我们当天被紧急召回,全力攻破这个案子。

我正在和我妈包饺子,接到电话,马不停蹄赶回警局,发现我竟然是最后一个到的。

会议室里坐着一排干警,相比之下我的官职是最小的了,局长对着我点了点头,指着我说:"这就是这起案子的负责人,现在散会。"

紧急情况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立刻找到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了解事发的经过。

发现断指的是两个老人,二女没有回家过年,他们图省事,就在一家小摊贩买了速冻的饺子,回家煮着吃。

饺子的味道不太对,两个老人只是以为肉变质了,没有在乎。

结果吃到第三个饺子的时候,老婆婆从嘴里吐出一截骨头,上面的肉被咬了几个牙印,粗略看起来很像一个人的手指。

"这就是发现的手指,以及二老买的速冻饺子。"派出所一个女警递给我两个证物袋,里面装着半截小指,还有二十多颗被煮熟的饺子,还冒着热气。

手指很细,血已经被煮没了,看起来很白,确定是人的手指无疑。我抓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有几颗牙印,应该就是老婆婆咬过的了。

我又抓过装着饺子的证物袋,从外观看不出什么,我皱紧了眉头,两个月前的一起杀人碎尸案浮现在我的脑海。

"叫法医过来,其他人跟着我去现场看看。"我当即下了命令,让人带着我去二老的家里。

我心里装着事,派出所所长和我说着什么也没听清,十分钟后到了二老的家里。由于是小县城,又地处郊外,二老住的是普通的泥瓦房。

房子很普通,没有磨蹭,直接进了家里。二老在家里,两名民警在一旁陪着,老婆婆的情绪明显不是很对劲,她丈夫也脸色煞白。

确实,这样恶劣的案子对于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两口来说,实在刺激的不轻。我眉头皱在一起,眼前的情况明显不适合询问,于是转头问随行的民警:"知道他们在哪买的饺子吗?"

"知道,距离这二百多米有一个菜市场,陈老说傍晚时分,在菜市场门口一个小摊贩那里买的。"随行的民警回答。

"附近有监控吗?"

"有,所长已经派人去拿了。"

我再次点头,转头看向二老的桌子,并不是很大,却沾满了污渍。二老的屋子收拾的很干净,不可能唯独漏了吃饭的桌子,唯一都可能就是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

不过桌子上有很多的刀痕,印子看起来很新,刀口很粗,和普通的家用菜刀对不上号。

"邵队,监控送到警队了,您现在要看吗?"门外来了一个民警,气喘吁吁的,裹着棉大衣,鼻尖通红,冻得不轻。

"辛苦了,留下两名民警照顾老人,保护现场,我们先回去。"我的目光从桌子上收回来,总觉得那张桌子上的痕迹很奇怪。

回到当地派出所,监控已经准备好了,我让他们从今天中午开始放,用八倍速。

监控画面不断的闪过,我的思维也在飞速运转,快速浏览是每一名刑警必备的条件,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最细微的线索。

"停!"我喊了声:"往后退三分钟。"

画面定格,用正常速度播放,监控视频上一个小商贩推着车慢悠悠的走过来,车上放着的就是速冻饺子。

"这个人你们认识吗?"我指着那个小贩,问旁边的民警。

他有些尴尬,说道:"邵队,我一般都喊外卖,我也不清楚。"

"去找人,问问谁是自己在家做饭的,让他立刻赶过来。"我盯着那个小贩,他已经来来回回走了三次了,行迹特别可疑。

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女警过来,她在菜市场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天去菜市场买菜,自己做饭。

女警长得很普通,声音却很好听,指着那个小贩说:"邵队,这个人我认识,他今年三十多岁,老婆早年跟人跑了,无儿无女,在这里卖了两年的饺子了。"

"邵队,法医的鉴定结果出来了。"门外又进来一名女警,是我的助手,名叫欧阳倩,处在实习期。

"念!"我淡淡说了声。

"经过王法医的鉴定,确定是人的小指指骨无疑,性别为女,初步判断年龄在二十三岁到二十五岁之间,指骨脱离时间应该是在三天前。断口平滑,应该是利器所致,凶手应该是男性,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等等!"读到这里,我猛地转过头盯着欧阳倩,问她:"你们凭什么认定凶手一定就是剁下她小指的人?"

欧阳倩一愣,被我问住了,磕磕巴巴解释了几句也没解释明白。

我转身继续盯着那个小贩,监控录像还在继续,我摆了摆手,淡淡的说了句:"继续。"

"没了……"

"没了?"

欧阳倩点头,说:"根据目前的情况,只能判断出这些。"

"再去查,另外的二十个速冻水饺呢,里面是否也有人的骨骼血肉,让法医科的人今晚加班,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

"是!"欧阳倩立正,敬了个礼,又出去了。

我一手放在腰间,手指有节奏的点着枪托,眼睛闭上,回忆起两个月前的那起案子。

那起案子不是我负责的,但我也了解一些,杀人的是一名少年,受害者是他的女朋友,原因只是因为女朋友劈腿。那起案子和这一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杀人分尸,利用烹饪处理尸体,只不过这起案子的凶手要更加高明一些。

当时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血,遍布着尸体腐烂后的恶臭。在厨房的场景更加可怖,尸油在地板上铺了厚厚一层,冰箱里放着没来得及烹饪的被肢解的肉块,脑袋就摆在冷藏层的最上面,当时吓坏了不少刑警。

所以这一次我判断,肯定有一处是凶手处理尸体的地方,而且距离菜市场肯定不远,应该最多只是两公里。现在赶过去肯定来得及,有些痕迹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哪怕只是一滴血迹,在法医科的眼睛里,也是最明显的证据。

所以我当即下令:"立刻排查菜市场周围两公里内的小区,问一问有没有失踪人口,要特别注意外来人口!"

"女性!"最后我又加了一句。

第二章 嫌疑小贩

几个人去办了,我则站在监控视频前面,反复的播放监控,目光始终盯在那个小贩身上。

从中午十二点开始,他一共出现三次,离开三次。最后一次离开是在晚上八点钟,菜市场六点就关门,这两个小时他在干什么?

他来的时候推着小推车,回去两手空空,小推车呢?

"查一查这人在哪里,带回局里问问,他绝对有问题!"我一口咬定,下了第二个命令。

事关重大,所长亲自带人去抓捕,我继续观看监控,二老去买水饺是在下午五点多点。二老刚刚从菜市场买菜出来,因为是邻近过年,菜市场的人并不多。

走到菜市场门口的时候,小贩对着二老招手,尽管没有声音,但还是能猜得出来是问他们买不买饺子。

二老犹豫了一会儿,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然后老婆婆走过去,在小贩的手里买了速冻水饺。

看到这里,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问题,这个小贩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到手腕就不见了。如果凶手是他,他有能力杀人并且分尸吗?

"立刻查这个人,十分钟我要得到结果!"我下达了第三个命令。

十分钟后,我拿到了犯罪嫌疑人的资料。

高王明,男,汉族,今年三十二岁,无业游民,离异,户籍xx市澄县人,家庭住址就在菜市场旁边。他断的手是因为他的前妻,好像出轨了一个黑帮的人,他去闹事,结果被人砍了一只手。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治病,还欠了一屁股债,每天游手好闲,前端时间染上赌博还被抓了一次。

婚姻不幸,自暴自弃,缺钱花,性格易怒暴躁。这样的人有很大的作案动机,完全符合犯罪嫌疑人的定位,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他!

我拿出手机准备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通知他可以直接抓捕,结果手机刚拿出来,他的电话先打过来了。

他急促且大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小邵,人跑了!"

我的心里一颤,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之前心里对他的怀疑也被他的逃跑直接证实,直接下通缉令。

"追,封锁全城,千万不能让他跑了!"我瞪大眼睛,紧咬牙齿,立刻下令。同时给市局打电话过去,申请抓捕令,让他们派人封锁各个重要路口,全力配合抓捕。

挂断电话后,我的手攥得很紧,后背青筋鼓起。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距离最终的破案时间,只剩下不足一天了。

没过多久,法医那边的检验报告也出来了,我让欧阳倩带给我。

不出我所料,接下来的二十多个饺子里也同样有人的肉沫以及骨碴,DNA比对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出结果。

现在已经基本能确定了,这是一起杀人碎尸案子,凶手杀死死者,将她剁碎做成饺子馅,再制作成速冻饺子出售。

目前最有嫌疑的人就是卖速冻饺子的小摊贩,他逃跑更加证实了这一点,现在只要等外面警力的结果就行了。

"走吧,我们到他家里看一下,也许能找到证据。"我招呼欧阳倩,让她披一件大衣,跟我一起去。

除了我们,随行的还有证物科的两个人,他们要采集样本,回去交给法医科化验。

深冬时节,外面还是很冷的,这起案子顺利的话抓到小贩就告一段落了,高王明落网后,我们也能来得及回去过一个好年。

哈了一口气,搓搓手,回头对着欧阳倩喊了声:"上车。"

欧阳倩坐到副驾驶,系上安全带,一边暖手一边用近乎崇拜的目光看着我,说:"邵队,你真厉害,这才一晚上就把案子查清楚了。"

"人证监控视频都在,这要是查不清楚,我这个刑警还是别当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这起案子难道真的这么简单吗?

"邵队,这次回去你应该就能接任刑警队长了吧?"欧阳倩眼睛闪闪发亮,也不顾及场合。

"咳咳。"

我咳嗽一声,欧阳倩这才吐了吐舌头,说:"都人尽皆知了,还谦虚什么?"

我一脚急刹车,欧阳倩没坐稳险些冲了出去,又被安全带拉住,硬生生弹回到座位上。

她怒视着我,好像一只发怒的小老虎,没好气的质问我:"你干嘛!"

"到了,下车。"我解开安全带,不远处就是菜市场,眼前是一座破旧的居民楼,共有十三层,高王明就住在这栋楼的三层。

我拔出枪,率先走上去,欧阳倩跟在后面,再后面是两名证物科的人。楼道里很黑,这样的老楼物业都不在了的,也没人维护,灯不知道坏了多久。

三楼共有两家住户,301虚掩着门,里面传出一股很浓的恶臭味。这股味道我很熟悉,是尸臭的味道,果然高王明就是杀害死者的凶手。

进去后,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心还是揪了一下,整个人好像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头晕恶心。

我连忙捂住口鼻,伸手拦住身后的欧阳倩,对她说:"你在门口看着,让法医先进来取证。"

欧阳倩好奇的探头,被我硬生生怼了回去,随后把门关上。没了空气流通,这股味道更浓了,适应了有一会儿,才能忍住呕吐的欲望。

证物科的两个人已经去卫生间了,眼前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子,到处都是黑褐色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液的恶臭和尸臭的味道。

"邵队,你来了,那我先过去了。"负责留在这里等我的两名民警脸色很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能坚持得住已经很难得了。

我也没有为难他们,挥了挥手说:"行,你们先走吧,记得把门口的欧阳倩也带回去。

"好嘞,邵队,放心吧。"两名民警好像逃命一样的跑出去,听到了他们在楼道里深呼吸的声音。

我把目光投向厨房,那里正在煮着什么东西,锅外面已经被烧的发黑了,里面咕噜噜的冒着泡。

走过去,看到一块骨头在锅里浮浮沉沉,肉已经被煮成肉沫了,散发着说不出的奇怪味道。

第三章:一尸未平一尸又起

我带上手套,拿起勺子舀了一下,一颗眼珠子出现在勺子里,灰白放大的瞳孔一直盯着我看。

另一边,放着被剁碎的骨头肉沫,还有盆里的已经拌好的饺子馅。墙壁上到处都是喷溅的血迹,旁边的菜板上放着一个剁骨刀,菜板上密布着一条条被剁过的痕迹。

我伸手去摸,感受着这些条纹,脑海中同样的场景一闪而过,我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些条纹!

"邵队,我们发现了这个。"证物科的人走过来,递给我一包东西。

拆开后,里面是一个红色的单肩背包,还有一个粉色的皮夹。包里都是女人的化妆品,大部分都是廉价的东西,皮夹里倒是有收获,从里面找到一张身份证。

蔡明芬,女,二十五岁,澄县人。从身份证件照看,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姿色的,她的物品被发现在凶手的家里,很有可能就是受害者。

"带回去,联系市局去查。"我把这些东西递回去,拿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所长的电话。

"所长,我在高王明的家里,你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

"路口没有发现,我怀疑他是回了老家,我正在带人赶过去。"所长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好,抓紧时间,最好能在中午之前抓到他。"

电话挂断后,我想了想,又给欧阳倩打过去:"小倩,失踪人口那边的调查怎么样了?"

"邵队,你等等,我现在去问。"那边传来欧阳倩询问的声音,应该是负责调查失踪人口的人回来了。

"邵队,查到了,有一个女人三天前失踪,名叫蔡明芬,有人看到她失踪前进了凶手的家里。"

"就是他了!"我捏紧拳头,松了口气,全都对上了,接下来只要等着所长那边抓到凶手就行了。

"这边交给你们,找人把尸体证物带回去,今天中午前我要得出结果。"我对着证物科的两名干警说。

回到所里,欧阳倩迎上来,又交给我一份法医的检验报告。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问。

欧阳倩抬了抬手,示意我自己看:"邵队,有些奇怪,饺子里发现的是两个人的DNA。"

"还有谁的?"我不明所以,把检验报告拿过来,从头浏览。

上面的一堆数据我也看不懂,但明确的一件事,速冻饺子里不只是有蔡明芬的血肉,还有另外一个人的。

"邵队,会不会是小贩切破手了?"欧阳倩适时提醒。

我眉头皱紧,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二老家中的桌子上的刀痕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猛地一惊,终于明白在高王明家里的熟悉感来源在哪了。

"欧阳倩,是每个速冻饺子里的DNA都有两份吗?"我立刻转头去问,狰狞的样子吓了欧阳倩一跳。

"我……我不知道。"

"现在去问!"我大声吼道。

"对了。"我喊住欧阳倩:"别忘了做DNA比对,看看其中一个是不是蔡明芬的。"

欧阳倩离开后,我立刻召集所有的公安干警,开车去了二老家里。

路上我的心里砰砰直跳,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占据了我的脑海,也许这并不是一起案子,那两个老人绝对有问题!

路上,欧阳倩电话打过来了,她说其中十几个饺子里的DNA比对结果却是蔡明芬的,可是其他的饺子里,确确实实还多出了另一个人的DNA。

"没错了!"我目光逐渐变冷,二老隐瞒了我们,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是在借刀杀人!

到了二老的家里,门是开着的,屋子里亮着灯。我暗道一声不好,车还没停稳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转头对着随行的公安干警喊道:"警戒,准备战斗!"

几个箭步冲到屋子里,二老坐在桌子旁,两名警察被打翻在地,被麻绳捆住了。

老婆婆叹了口气,说:"老头子,我说的吧,他们一定会回来的,这件事瞒不住的。"

陈老眼角耷拉,目光中渐渐失去了神采,动了动身子,抓起桌子旁的一把杀猪刀。

"别动!"

"住手!"

"放下武器!"

一连串子弹上调的声音响起,五六个枪口同时对准了陈老。

"放下枪,没事的。"我伸手把我身旁的一口枪口压低,上前一步,走到桌子的另一边。

陈老又叹了口气,把刀朝着我推过来,我带上手套拿起对准桌子上的痕迹比对了一下,只有少数几道吻合。

"另一把刀呢?"我问。

陈老慢慢站起身,挪动着干瘦的身子,转身进了厨房。没过一会儿,他拎着一把剔骨刀走出来了,另一个手还抓着个圆滚滚的东西。

他出来后,把那东西往桌子上一扔,竟然是一个人头。

"剩下的东西都处理了,这东西没来得及,本打算等你们走了再扔,现在看来来不及了。"说完,陈老好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我甚至以为他是一个死人。

我将目光转到老婆婆的身上,她没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和我说了。

死者是他们的儿子,一周前回家,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要二老把地基卖了。老婆婆说,如果是还债她不介意,可她知道这个儿子,肯定会再拿去赌博。

二老没同意,陈老呵斥了他几句,他就对陈老拳脚相加,更是用污言秽语侮辱他们二老。

陈老一气之下,和他儿子打了起来,但他年老体衰,很快就被他儿子按在地上揍。

陈老的老婆看不下去,用椅子砸在儿子的头顶,没想到这一下直接就给砸死了。

二老很害怕也很伤心,但考虑到自己还有一个外嫁的女儿,选择隐瞒真相,学着电视里面将自己的儿子分尸。

尸体在家里一放就是一个星期,他们也没找到机会送出去,眼看着邻近过年,他们每天胆战心惊,听到警笛声都会害怕。

第四章:凶手另有其人

"警察同志,说实话我现在心里轻松多了,我儿子是我杀的,和老头子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们能放他一马。"

"具体情况,还要等回局里才能定夺,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戴上手铐,二老的头发更加花白了,这件事没办法评判谁对谁错。法律层面,二老犯罪,一个是主犯,一个是从犯。但是在道德层面,我想谁也没资格去评判他们吧?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恰好旁边递过来一颗烟,我顺手接过来猛吸了一口。辛辣的尼古丁入喉,这才感觉绷紧的神经舒缓了一些,忍不住吐了一口吐沫,吐槽了一句:"这真不是人干的事情!"

"是啊,养了一辈子,却反目成仇。"旁边的警察没有懂我的意思,看着二老的背影,一副怜悯的表情。

"行了,别多愁善感了,赶紧干活!"我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指着屋子后面的厨房。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派出所所长打过来的,他那边也抓到了高王明,他对自己杀人的事情供认不讳。

关于这起案子还有不少疑点,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两名主犯都认了罪状,接下来交给审讯科就行了,不归我管。

我没到厨房去,害怕再一次看到那样的场景,有一句话说的好,杀人的案子见的多了,也就分不开警察和罪犯的区别了。

"邵队,这里怎么有女人的东西?"一名干警喊了我一声。

"带回去交给证物科就行了,我出去透透气。"我的头越来越疼,扶着门框走出去,深吸了一口气,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欧阳倩从后面追过来,关切的问道:"邵队,你没事吧?"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我在门口找了一个石墩子坐下,一直到现场清理结束。

回到局里,局长表彰了我一下,将犯人移交给审讯科,也就放我们回家过年了。

路上开车,我脑海中一直在回忆着这起案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话说虎毒不食子,更不要说毁尸灭迹,两名老人神情木然,与其说是心如死灰,不如说是做好了决定。

如果他们已经做好了被抓的准备,为什么还要上演前面的一出戏,还有为什么会这么巧,恰好她买了饺子,那个卖饺子的商贩就是杀人的凶手?

"咯吱……"我踩紧了刹车,走神的时候险些撞倒行人。

叹了口气,重新启动回到家里,我爸妈已经包好饺子了,等着过年的鞭炮声响起,下锅吃年夜饭。

桌子上还放着面粉,可能是没有注意,地上也弄得全都是。另一边,一个菜板放在茶几上,上面密布着细小的刀痕。

小贩家中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没有菜板,没有面粉,也没有任何包饺子的工具。

"对了,我终于想起来问题出在了哪里!"我瞪大眼睛,呼吸急促起来,对着我妈喊了一声局里还有事,就跑出去了。

到了门口,我一边发动车,一边打电话给局长,问他那边审讯的进展。

"哎呀,小邵啊,这次你真的是立功了。这两起案子的犯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天晚上就心理防线崩溃,交代了所有的事情。"局长一直夸我,可我的心里却好像被冰封了一样。

如果说,他们废了这么多的周折,就是为了处理尸体。为什么到了警局,不为自己辩解,那他之前隐瞒犯罪事实,到底是为了什么?

固然有犯人心如死灰的原因,可审理杀人案件要经过许多流程,怎么会在一晚间就匆匆结束?

种种疑点结合在一起,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两起案子是否真的和我们见到的这样简单?从案件发生之初,再到案子结束,用了不过才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再到结案,加起来才十五六个小时。

比起以往的杀人案子,这两起案子未免进展的也太快了一些。

想着的功夫,车已经发动了,转了一个弯后,朝着警局开过去。与此同时,我给欧阳倩打电话,让她立刻到警察局,记得带上案子的资料。

欧阳倩有些不情愿,可还是答应下来,说:"好嘛邵队,您是老大,您说的算。但是这次团圆饭没吃到,你可要负全责。"

她说的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我只能苦笑一声,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年后请你吃饭补偿一下。"

"要吃大餐!"欧阳倩补充道。

"好!"我应下来。

半个小时后,我到了警局门口,欧阳倩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冻得小脸通红,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白色的帽檐上带着的容貌随风飘动。

她不停的搓手动脚,喊着冷死了冷死了,飞快的跑到车旁,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她重重的呼了口气,把手放在脸上,眼中含着泪,语气中带着恨意的说:"邵天明,你等着,这顿饭一定让你大出血!"

"钥匙到来了吗,我们回案发现场。"我故意板起脸转移话题。

提起工作,欧阳倩也不闹了,把两起案子的资料从包里拿出来,还附带着案发现场的钥匙。

去县城的路很不好走,我们到了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菜市场冷冷清清的,只有零散的几个小摊还在摆着。

我停在菜市场门口,看着旁边的一处车轱辘的痕迹,只有常年停靠,才有可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和我得到的资料相同,高王明确实在这里卖了两年的饺子。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说我是凶手,会冒险将人肉卖给过往的行人吗?

从他杀人,再到碎尸,再包饺子,以及回忆起监控录像中他喊老人的表情动作,他是一个极度冷静聪明的人。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

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是一个变态,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里生出快感。另一种是,人根本不是他杀的,他对此毫不知情!所以才会做出有驳他智商的事情。

福尔摩斯的探案集中曾经说过,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答案即便是再不可思议,那也是唯一的事实真相。

第五章:案发现场着火了

"下车!"我推开车门,同时喊道。

进入菜市场中,我找到一家卖早餐的店,点了两碗廋肉粥。在点餐的时候,我问老板:"老板,你知不知道之前在菜市场门口卖饺子的那个人啊,今天怎么不卖了?"

"哎呀,你说他啊,都好久不来卖了,好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老板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看样子对高王明还算了解。

我心神一动,连忙追问:"啊,他出什么事了?"

老板的警惕性很高,忽然看着我,问道:"你是什么人,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露出一个和善的笑,说:"我们是高王明的朋友,这不是过年放假了吗,找他来玩。"

"哪有大年初一来找朋友的?"老板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依旧没有打消警惕性。

我无奈的对着欧阳倩使了个眼色,欧阳倩心领神会,拉着老板到一边了。

叽叽喳喳一会儿,老板转头看着我,问欧阳倩:"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欧阳倩眼睛眯成了月牙状,让我的心里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欧阳倩回到座位上,老板也办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讲起了高王明的事情。

从她的口中得知,高王明这个人平时看起来虽然沉默寡言了一点儿,但心地很好,平时菜市场有什么事,他都会第一个冲上去。或者说谁家出什么事了,他也是主动去帮忙,在这一片没有人不知道他的。

我又问他家里的事,老板摇摇头说不知道,他从来没说过他的家里情况,只知道他是两年前搬过来的,就一直卖饺子。

我给老板道了一声谢,然后又走访了几家商铺,得到的结果都差不多。

回去的路上,我终于忍不住问欧阳倩:"你和老板到底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欧阳倩背着手,眼角弯起,蹦蹦跳跳的到了车边,坐上去了。

我有些无奈,上车发动,欧阳倩问我去哪,我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不知道!"

欧阳倩自讨没趣,也不问了,我心思也没在这里,一直开车到了高王明的家里。

上楼后,让欧阳倩拿出钥匙开门,穿上鞋套手套后,进了案发现场。尸体的腥臭味道很重,几天也没有散去,地面上的白色粉笔线,墙壁上天花板上的黑褐色血迹,无一不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绝人寰的事情。

"欧阳倩,现在我们分头去找,看看他家里有没有面粉,擀面杖一类的东西。"

我仔细寻找着,非常的缜密,我知道,小贩卖的是速冻的饺子,那么这个小贩将人肉剁成饺子馅包饺子的事实并不成立,想到这,我搜索的更仔细了,不想错过任何的蛛丝马迹。那边同样的,欧阳倩也在仔细地寻找着。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寻找的东西的繁琐让我的头都大了,我从大衣兜里掏出香烟,"啪"的一声,火机响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脆。

我一口一口的抽着,并吐着烟圈,这使我的神经有了一丝丝的放松,但我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来临!

烟灰伴随着淅淅零零的火星掉落在地上,"噌"的一下在我的脚下起了一片火焰。

这时欧阳倩大喊:"邵队!不好!起火了啊!"

听她这么一喊,愣住的我顿时反应了过来,随即一模鞋底,将手指放在鼻尖一闻,是汽油!赫然明白,凶手可能要毁坏案发现场,然后将案发现场洒满了汽油。

欧阳倩又大喊:"邵队,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她毕竟是个实习警察,他还年轻,她现在的心情,我理解,我极其冷静的回复道,:"现在不能走,趁火势还小,我们一定要找到关于案件的所有东西。"

我加快了搜寻的脚步,而此时,火势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猛然一抬头的功夫,看到了厨房的一个角落里,被烧黑一半的擀面杖!

我欣喜若狂的就要冲过去,却发现火势大的已经蔓延过去了,街道上的消防车警报声也越来越清晰,我朝欧阳倩大声喊道:"你先走!你先走!"

小姑娘虽然还小,但是这时候还是表现出了一名优秀出色的合格警察的精神,完全看不出是一名正在实习的小警察,她毅然决然的说道:"邵队,我不走,我一定和你一起,将此案侦破到底!"

我心里感到一阵欣慰,甚至眼眶还有些湿润……

我把她往外推了一把,说道:"你先下楼,去叫支援,我拿完东西就走!"说完,我将衣服往身上一披,就朝厨房的方向冲了过去。

此时的欧阳倩看了看如此坚定的我,也急急忙忙的跑下楼去喊支援。

火势越来越大,高王明的家里有些简陋,被烧了的房间里的木头,随着火势的增大,直往下掉,我拼命的左躲又闪,还是被掉下来的木头给砸到了我的左胳膊,一阵撕裂的疼痛感瞬间涌上。我忍着剧痛,拿到了那根已经被烧了近一半的擀面杖,

这是案发现场留下的唯一的证件,即使不是唯一的证件,案发现场也被大火销毁了。我将这唯一的证件包裹好,然后冒着熊熊大火往外冲……

消防员这时也赶到了,街道上也被现在的人员群众围得水泄不通。由于火势太大,房屋被烧的只剩了框架,街道上有的小商小贩的摊位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人伤亡。

我一冲出来就看到了欧阳倩,他看到我从里面冲了出来,原本夹带泪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飞快地跑过来抱着我,嘴里不断的说着:"邵队,吓死我了……"

我也忍着左胳膊被砸伤的剧痛,嘴角咧出一丝笑容,强忍着笑道:"我没事。"

欧阳倩看到了我的伤势,紧张的说道:"邵队,你怎么受伤了!"

 

相关文章

  • 河南清朝干尸
    河南清朝干尸
    河南周口一工地在施工时发现了一座古墓,文物部门将其挖开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具干尸,面容清晰可辨,而干尸两旁的两口棺材内的人已经化成了白骨。据家住附近的目击者刘先生介绍...
  • 香港京九铁路灵异事件视频,小孩拍广告被鬼搭肩离奇死亡
    香港京九铁路灵异事件视频,小孩拍广告被鬼搭肩离奇死亡
    说起京九铁路灵异事件,在上个世纪末的香港可以说是轰动一时,因为在当时人们竟然在广告中看到了鬼魂!明明好端端的8个小朋友拍摄的广告,为何镜头里面会多出来一个人呢?难道真...
  • 世界四大死亡禁地,进去后再也无人出来
    世界四大死亡禁地,进去后再也无人出来
    在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是不可踏入的禁地,有的是部族禁地,有的是不允许人进入而成为禁地。但有些地方是你不敢进去,因为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又被称为死亡禁地。下面探秘志的小编就...
  • 2009年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揭秘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真相
    2009年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揭秘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真相
    2009年11月5日,在中午12点的时候,一名叫匡纪禄的男子回家给自己的儿子匡志均送生活费,在到家的那一刻,发现大门和侧门都推不开,平时这门都不怎么关的。惊疑之下,匡纪禄走到了后...
  • 上海龙华寺之阴阳河,满河尸骨恶鬼肆虐被宝塔镇压
    上海龙华寺之阴阳河,满河尸骨恶鬼肆虐被宝塔镇压
    据说上海的龙华寺就是为了镇压一条诡异的阴阳河而修建的,难怪会有宝塔镇河妖之说了。龙华寺之阴阳河被传的极为诡异,后被列入了上海十大灵异事件之一,而龙华寺据说是以为得到...
  • 招鬼游戏之四角游戏
    招鬼游戏之四角游戏
    据说这个游戏比碟仙还要恐怖。<br />
    游戏是这样玩的,选4个人。在夜半时分,在一个长方形的空白房间内,将所有灯光灭掉,然后在房间的4个角,每个角站一个人,然后面朝墙角,最好...
  • 轰动一时的四川南充僵尸现身事件
    轰动一时的四川南充僵尸现身事件
    南充位于四川盆地中北部和嘉陵江中游;地处川中交通要冲之地,居于“西通蜀都、东向鄂楚、北引三秦,南联重庆”的特殊地理位置,并与成渝三城鼎立。千年丝绸之都—南充历史...
  • 茂名公馆镇灵异事件,红白喜事相冲导致男子遇车祸变残疾
    茂名公馆镇灵异事件,红白喜事相冲导致男子遇车祸变残疾
    不得不说,在广东茂名这个地方发生的灵异事件真是数不胜数,可能大家都没有听说过,但是住在茂名的朋友们肯定是有所耳闻的,比如说茂名公馆镇灵异事件,据说当时是红白喜事相冲突,导...
  • 犬鸣隧道真的有狗头人吗
    犬鸣隧道真的有狗头人吗
    日本有许多城市传说。有许多有裂缝的女人和一半长的女人。下面是小编想告诉你的地方。它被称为偏流隧道。道明隧道位于日本九州岛福冈县。这条隧道是日本公认的最危险和最奇...
  • 灵异事件回忆录
    灵异事件回忆录
    1 俗话说:人穷志短。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人穷到一定份儿上,志气梦想什么的就会抛到九霄云外,只要能混口饭吃,什么工作都会去做。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