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阴阳医生 作者:星辰之末

阴阳医生 作者:星辰之末

时间:2019-04-08 09:43:55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1

 
 

"一柱驱魂香,两幅雄黄,外加三两朱砂四钱桃木屑,等香烧完用凉水混香灰服用,一日两次,连服两天,三天后包好,收费三千五百块。下一个!"

我看着对面的肥胖男子随口的说道。

"这……能行吗?收费也太高了吧!"

肥胖男子有些目瞪口呆的说道。

"不是说了嘛,三天后包好,爱治不治,收费高吗?我们这儿的东西都是请过神仙开过光的,比起你下半辈子的幸福高吗?自己好好想想,谁让你晚上不老实染上这种怪病的!"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人,就是该好好的整治一下。

这个胖子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很明显就是晚上喜欢乱搞,让好色的女鬼给缠上了,所以每天自然会感到四肢无力,身体发虚,阳而不举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不过烧上一柱驱魂香就搞定了,再简单不过了,不过哪能那么便宜他,这些东西要是混合在一起,即便是神仙下凡,只要吃了,那也给我蹲厕所里呆上两天,就全当给他减肥,洗洗肠胃了。

"那谢谢医生了,不过今天带的钱不够,你看这……"

那胖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放心,本店支持刷卡外加微信支付宝,任你选择,不过决不赊账!"

我看着胖子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

那胖子的样子显得十分心疼,不过片刻之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拿出银行卡准备刷卡付款。

"方助理,收款给他拿药!"

我对一旁的方菲做了个鬼脸说道。

方菲是我请来的员工,不过二十岁,一个在校的学生,长得相当不错,一米七的身高,前凸后翘的身材,再加上一副童颜,这也真是人间小尤物了,她业余时间来这里给我帮忙,我这也算是给大学生自食其力的机会嘛,不过颜值是我这里用人的重要条件。

等那个胖子走后,方菲带着几分坏笑的对我说道。

"小寒,你是不是又宰了那个胖子一刀,这些东西三千五,你怎么不去抢啊!"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故作高深的说道。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工作时间,要叫陆医生,别嬉皮笑脸的,注意影响。

再说了,我哪里宰了他了,这些驱魂香啊,雄黄朱砂什么的,都很贵的,估计成本价在五块钱左右,剩下的三千四百五十五,那是本医生的诊费,时间差不多了,该下班了,老规矩记帐,给你提成百分之十。"

方菲听到给她提成,顿时不再说什么,笑呵呵给我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到一旁的电脑前记账去了,不得不说,在我这里做了两个月的助理,这丫头片子已然非常上道了。

我叫陆小寒,我的这个医馆的名字叫做天地诊所,顾名思义,那就不同于一般的医院卫生所,我呢是一名特殊的阴阳医生,应该叫做术医,专门擅长的那就是用阴间之法治阳间之病,这个是我祖传的道术,属于道术八门中的医道,是融合了道术,巫医,蛊术等许多的玄学流派。

我爷爷是这个医道中的前辈元良级的人物,不过呢我爸却对此颇为不屑,倒是从小跟着我爷爷长大的我,得到了其中的真传,这个社会竞争压力太大,大学毕业缺乏一技之长的我,也只好干起了这个行当,不过有道是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没想到治愈了几个病人之后,在这方圆不大的一片倒是有了点小名气。

这名气有了,自然这生意也就多了,要不是前段时间因为营业执照的问题,被工商处理过两次,将开始赚的钱都赔进去了,我都准备扩大一下规模了。

要说那些工商也真是的,我不就是挂了个中药店的执照吗,非说我没有行医资格,弄得我现在是畏首畏尾,只能偷摸的给人看病,以免再被那些家伙给抄了店面,说起来也真够不容易的。

正在我刚要向方菲问一下今天到底赚了多少银子的时候,一辆跑车听到了我的诊所门口,我一看顿时心中就是一阵的狂喜,看来今天该当我再发上一笔大财啊。

保时捷跑车,恐怕开车的那人,至少也有个几百万的身价吧,这次要价恐怕就不能几百几千了,至少也是个五位数吧。

"方助理,我说就那么几笔生意,你这还要算多久啊,没看到又来了病人了吗?赶紧出门迎接去!"

我对还在一旁的电脑前计算着账务的方菲说道,这丫头片子估计账务早就算完了,现在是在算这个月自己能有个多少的收入了吧。

"这么晚了,还接活啊。"

方菲抱怨一声,不过却还是站了起来,走向店门口。

此时车上的人也走了下来,我一看之下,顿时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了,这下车的是两个绝色的美女啊。

走在前面的那个,身材略显得有些清瘦,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扮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脸上画了个淡妆,眉目秀丽中透出了一点的苍白,不过这却让她多了一股病态的美。

紧随其后的一个,可能是她的助理文员之类的,身上一身板正的职业装,不过这身材也实在是太火爆了,目测至少有E了吧,那紧身的职业装束都有点承担不住了,每走一步都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

"两位欢迎,请问你们是来看病的吗?"

方菲已经站在门口开始了我制定的微笑接待服务。

"嗯,是的!"

那个清瘦的美女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这就是我们这里的陆医生,专门擅长各类疑难杂症,大到陈年旧疾,不孕不育,小到身体虚落,生理不调,我们这里都能治。

而且我们这里还有算命打卦,预测吉凶,趋吉避凶等一系列业务可以供你选择。

绝对是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方菲一边将这两个人让进来,一边对她们介绍道,这还是我编出来的一套词呢。

"好了方助理,这两个由本医生亲自接待,你还是继续去算你的帐去吧!两位请坐!"

我站起来对方菲说道,将两个美女让到我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才坐下。

方菲看着我的样子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去一旁的电脑前,去算她的私账去了。

"不知道二位是哪位身体有恙,可以对本医生说一下病情,我才可以初步做出判断啊。"

我笑着对她们说到,不过这一靠近,我就看出了刚才那个病态美女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了一股黑气,这股黑气的气息十分的暴戾,不过是什么?我却还看不出具体的门道。

 
 
 

2

 
 

只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这身体的问题,绝对不简单,这黑气是一种煞气,凡是出现此种煞气者,轻则破财重则丧命,而且这是一种邪术无疑,顿时让我感到纠结。

"是这样的,我们何总最近晚上总是做噩梦,而且经常看到一些古怪的东西,导致整天精神恍惚,原本以为是最近生意上不太顺利,精神压力太大。

休息了一段时间,医院也去了,精神医生也看过,都给开了药做了调理,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这不听说你这里专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所以来你这里碰碰运气,啊,不对,特意前来就诊。"

那个清瘦的美女没有说什么,倒是在一旁的火爆女人开口说道。

"这样啊,何总是吧,你这个问题可相当麻烦啊,我呢只可以暂时的帮助你先稳住病情,至于治疗之事,我还要再进一步的观察一下,你看如何?"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

"可以!"

那美女开口说道,不过苍白的脸色却显得十分冰冷,似乎就是这种冷傲的性格。

"那好吧,柳叶沫三钱,雄鸡血一瓶,灰胆一两,用水冲服,外加阳玲一个,挂于卧室窗前,记住连服两日,两日后再来,收费两万五。"

我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两万五,你这是什么药?那灰胆是什么?怎么还要挂什么阳玲,那是什么东西?"

两个美女听到我的开价,顿时张大了嘴,吃惊的问道。

"我说何总,这都是珍贵药材,绝对不是一般的凡物,我也只收了一个成本价而已,要知道这柳叶可是要百年柳树的五年陈叶,雄鸡血也是要十五年以上的野雄鸡,还有这灰胆,那是老鼠……不对,是老虎的三寸内胆,还有这阳玲……"

有这种反应早在我的预料之内,我本来就是看人要价,这次确实有些狮子大开口了,于是我立即给她们解释道。

"你也不用叫我何总,我叫何静,不过我先把话说清楚,我是不太相信你这种欺神骗鬼的江湖之术的,你要是不能治可以直接说,我不会勉强,

但是如果存心欺骗,到时候可别怪我,直接去工商,检举你的非法欺诈行为。

王月拿药,我们走。"

何静直接开口说道,苍白的脸色似乎更加冰冷,说完之后直接转身向外走。

我挥手让方菲给她们取药。

"有没有搞错啊,什么阳铃,这不就是一个破风铃吗,好像还是便宜货,最多十块钱!"

那个叫王月的火爆美女接过方菲拿出的风铃,对我们说。

"美女,你这就不识货了了吧,这可是在著名的五台山浩然寺中的大殿上挂过五年的风铃,后来经过翻新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地摊货,有钱你都没地方买去。"

我立即开口说道,要知道这种风铃,那还是我从网上订购的,好像是五块钱一个吧,后来用符水泡了一下,好像还有点生锈。

"是吗?那倒是还值点钱,不过我怎么觉得在淘宝上看到过啊。"

王月看着手中的风铃,似乎还是有所怀疑。

"当然,现在的东西做工样式都差不多,难免出现雷同,看你这么聪明漂亮,我在附送你美容养颜液一瓶。

这可是我们这里的独家配方,保证比什么精油之类的好用的多,还没有副作用,每天取微量,混合清水洗脸,保证你的脸上肌肤平滑细腻有光泽啊。"

我再次对她说道,让方菲给她取美容养颜液。

我这一番话倒是说的王月有点高兴,满意的付了款,带着东西走了,要不说胸大无脑那是有道理的,还是这种女人好骗。

"我说陆医生,你是不是忽悠的有点过分了,就那些柳叶沫子老鼠胆的,你要人家两万五,最后还送人家一瓶尸油提炼的美容养颜霜,你这……"

方菲对我有些不屑的说道,目光中满是鄙视。

"你懂什么?这尸油的确有美容养颜的功效,还可以修复表皮,让皮肤有活力,这我并没有说谎啊。

你要不也来一瓶,本店员工我给你成本价,十块钱一瓶。"

我对她说道。

"算了,那东西就是可以整容我都不用,想想太恶心了。"

方菲似乎感觉有点瘆得慌,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

"其实也不能说是坑了她们,你知道吗?刚才那个何静美女的情况,可是很棘手啊,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她应该是中了一种邪术。"

我对方菲说道。

我们术医自古以来,代代传承,自然有自己的那一套规矩,这规矩中就有四不医。

这四不医就是寿元断绝,命数使然者不医。

第二就是因果循环,冤孽报应者不医。

这第三就是自愿放弃生命者不医。

而这第四种,就是邪术魔咒者不医。

这前三种算是顺应天意轮回,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也符合人对于自己生死的抉择。

这第四种不医算是一种自保的手段,我们是医道,虽然有观人气息,调和阴阳的本事,但是法术低微,面对那些歪门邪道,我们基本上不是对手。虽有降魔除妖的本领,也并非所长,也不是茅山道士降魔人。

这些都算是禁忌,而这个何静的情况,应该就属于第四种,所以本来我可以出手将她的邪术拔出,虽然未必可以短时间完成。

但她既然是中了邪术,要是将她医好,很有可能就得罪了施术之人,结下冤仇,恐怕到时候必然会招惹出无尽的是非。

"原来是这样?你说那个何美女会有生命危险吗?你会救她吗?"

方菲听了我的解释,然后才点点头,想了想,向我问道。

"对于那邪术,我一时间也看不出具体的门道,不过从她说的那些表现来看,对方暂时还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应该是警告的意思多一点。

至于以后,恐怕就很难说了,毕竟我看她身上的煞气,有加重的趋势啊。至于是不是要救她?我还没想好。"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的说道,不过这年头,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一摞摞的钞票,我也不过就是赚点钱花花而已,至于是不是要真的出手,我还在考虑。

 
 
 

3

 
 

要是那个何大美女是我的女人,我倒是可以毫不犹豫的出手,也许我救了她,她会心存感激以身相许什么的。

不过这些事,自己在心里想想也就是了,我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有些不靠谱,但是对于原则性问题,那还是心中有数的,那种开着跑车的女人,恐怕跟我就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我的陆大神医,你发什么愣啊,是不是在想那个美女,天马行空,心猿意马……"

方菲看到我有些发呆,顿时的在旁边笑着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怎么那么多马?我看起来很像是那种种马小说的主角吗?"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丫头鬼机灵的很,现在我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是……不是才怪,你看你刚才给人家看病的那表情,就差流口水了,我看你是看上人家了。"

方菲将我刚才的样子学了一下,不过我觉得似乎没有她那样的夸张,不然不成了流氓了嘛。

"方助理,我提醒你,我可是你的领导,你要是如此挑战领导的权威,那可是要扣奖金的。"

我只能拿出最后的杀手锏,来降服这个鬼机灵的丫头,不然还不被她取笑死我。

"我这是开玩笑的,调节一下沉闷的气愤,陆大领导,我们可是好久没有这么好的收入了,你不该放放血,体恤一下下属,今晚上,我们好好的撮一顿,我听说新开了一家海鲜城,我们就去那吧。"

方菲立刻转换了一种表情,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这世道,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想想你刚来的时候,那是多么勤劳朴实,才多久,已经爬到我头上了。"

这丫头的鬼主意可是层出不穷,都来两头堵了,我是怎么都镇不住她了。

既然她这么说了,再加上今天的收入确实可观,平常一个月也没这么多,是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福来海鲜城,距离我们不远,关门落锁之后,我们就直奔那里,在一条商业街的边缘,算是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了。

"我记得,这里以前好像是一家足疗店啊,听说里面还有不正当的业务,现在换牌子,改成海鲜城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脚丫子的味道。"

我看了看招牌说道,这个地方我以前从这里路过过,大晚上的,里面亮着粉红色的灯光,这里面的门道,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我们的陆大神医对这一片的足疗店很熟啊,该不会……"

方菲狐疑的看着我,好像要从我脸上看出什么。

"你打住,我都说了是听说,你还吃不吃了,再不进去,就没位子了。"

我说着率先的向里面走去,不再跟方菲纠结这个问题,不然恐怕会越描越黑。

里面的食客还是很多的,我们选了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服务员热情的递上菜单,我一看上面的标价,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会这么热情。

一份海鲜火锅,两个海鲜菜,足足五百块,要不是今天收入还不错,我都不想吃了。

方菲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我,似乎已经看出了我的想法,顿时安慰着我说道。

"你放心,作为下属,我是很体谅你这个并不富裕的上司的,保证每个月只宰你一两次。"

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看着方菲得意的样子,似乎有些熟悉,我一般宰了人之后,就是这个表情,果然她已经得到了我的真传。

"小寒,说点实在的,你这宰人的手段,我是学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你把你的那些神神鬼鬼的治病手段,传授给我一点?让我也长点本事。"

方菲边吃边对我说道。

"什么叫神神鬼鬼,这可是真正的传统术医,不过就是被现在的江湖骗子和不法之徒,给败坏了名声,这根我们的中医是一样的,都是讲究阴阳调和,顺畅经脉,再就是除此之外,加上了一些玄学的东西。

这术医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想要学习术医,要先经过一道过阴的程序,这算是术医的门槛。

所谓的过阴,就像是开阴阳眼一样,不过比开阴阳眼要繁琐的多,过程要持续数年之久,这过阴的过程,我是记不得了,当时太小,也不知道我爷爷当时用了什么方法。

不过这过阴,有最基本的几点要求,就是必须是男子,在纯阳之体之时,再就是命格中阳气旺盛。

这是因为,过阴之后,不止能够看到人身体散发出来的气息,还能看到很多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过阴过程中,人体阳气衰弱,很容易招惹那些灵异之物,必须有高人守护才行。

所以,你连最基本的一点都不满足,也就根本当不了术医,至于那些方法,交给你也没用,看不出问题所在,你也无法对症下药,弄不好还会出人命的。"

我笑着对方菲说道。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当不了就不当,你能治绝症吗?给我治疗一个癌症患者看看。"

方菲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不过最嘴里面依然没有停下吃。

"这个……当然不能,不然我早就被国家请去享受专家待遇了。"

我顿时有些无语。

一顿饭吃到晚上十点钟,两个人都吃撑了,方菲要回学校,她的学校在附近的大学城,距离不算远,我就当消化消化食的送送她,毕竟太晚了,这里的治安也算不上太好,一个女孩子,不太安全。

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了几分寒意,这个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我们走在通往大学城的一条并不宽阔的马路上。

"姐姐,买支玫瑰花吧,你看这花多漂亮。"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起,我和方菲都是立刻回头,只见一个拿着红色玫瑰花的小女孩站在我们的身后,她就像是突然出现,之前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我仔细的看了那个小女孩一眼,那个小女孩扎着两个麻花辫子,圆圆的脸蛋很是可爱,不过脸色有些白皙,双眼泛出微微的红色,而且在她的的身上弥漫出一股浓重的血红色气息。

 
 
 

4

 
 

那种血红色的气息,阴气十足,我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小女孩绝不是人,是一个鬼,而且是鬼中相当厉害的怨灵,那红色的气息就是怨灵恶鬼才会有的。

而此时方菲已经蹲下身来,那个小女孩可爱的样子,显然已经打动了方菲这个不成熟少女,毕竟是女人,想法上有些简单,也不想想,这大半夜的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小女孩,还卖玫瑰花的。

方菲这一蹲下,就跟那个小女孩差不多高了,我看了看那个小女孩的双脚,果然,她是用脚尖站立,而脚后跟微微翘起,跟地面有两指般的距离。

"小妹妹,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卖花啊,你爸爸妈妈呢。"

方菲温柔的向那个小女孩问道。

"爸爸在外地,妈妈生病了,我想卖花给妈妈买点好东西吃。"

小女孩的幼稚的声音很是可怜,不过我听了这些话,心中却是一阵冷笑,这鬼忽悠人的手段,也不比人差嘛。

"那好吧,你这花多少钱一支?"

方菲显然是被这个小女孩打动了,女人总是有母性的一面。

"九十九块。"

小女孩稚嫩的说道。

"那好,我买了。"

方菲说着起身就要掏钱。

"等等。"

我立刻在旁边制止方菲。

"我们这一男一女,怎么能让女的掏钱买花,我买了送给你。"

我笑着说道,然后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那个小女孩,然后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红色玫瑰。

那红色的玫瑰花,鲜红如血,透着一股妖艳的美丽,那股红色,似乎在我接过玫瑰花的同时,突然冲击我的脑海,让我产生了瞬间的混沌。

靠,好险。

我回过神来立刻在心中暗道,差点着了道,居然只是接过来就被阴气入体,这个怨灵真是相当的厉害。

"好了不用找了。"

我对那个小女孩说道,同时看了看她的眼睛,那个小女孩正用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我。

"小妹妹,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方菲在一旁对那个小女孩说道,然后跟我转身的向前走去。

"我说小寒,你怎么学的这么大方浪漫了,我可真是没想到。"

方菲边走边笑着对我说,然后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

我故作糊涂的对她说道。

"陆小寒,你是在装傻吧。"

方菲顿时的大声说道。

"什么装傻?这可是我花钱买的,不过我拿着也没什么用,这样吧,你给我五十,我送给你怎么样?"

我笑着对方菲说道。

"陆小寒,我听说过送花的,也听说过卖花的,你这半卖半送的是什么意思。枉我这两个月跟着你,为你尽心尽力,你居然这么对我,我要辞职!"

方菲立刻生气的对我说道。

"好了,别闹了,你现在回头看一眼,那个小女孩还在吗?"

我立刻压低声音,对方菲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菲疑惑的对我说道,不过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不用她说,我就知道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其实我们刚走出也就十几米,这里两旁都是建筑,只有前后可通行。

"怎么走这么快,一转眼就没影了。"

方菲此时也感到奇怪了,疑惑的说道。

"怎么,看出不对劲了?"

我对方菲说。

"什么啊,可能就是走的快了一点,你赶紧把花给我,不然我就不跟你混了。"

方菲依然生气的对我说。

"你要是接了这花,恐怕就没命了。"

我对方菲严肃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菲似乎看出我表情的严肃,她对我还是了解的,我一般不会有这个严肃的样子。

"你看好。"

我将红色的玫瑰花拿在手中,然后用双手夹住花枝,在手中用力的一搓。

玫瑰花顿时飞速的旋转,不过在旋转中,慢慢的变得模糊,然后化作一阵红色烟雾一样的气息,慢慢的散去。

"啊,这……是魔术吗?"

方菲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要是魔术就好了,那玫瑰花可是索命的令牌,你要是拿了它,刚才的那个怨灵就会缠上你,恐怕你活不过今晚。"

我对方菲说道。

"你说什么?刚才的那个小女孩,是怨灵?她是在害人性命?"

方菲向我问道。

"当然,那个怨灵是在找替身,谁拿了她的红玫瑰,就会成为她的替身,然后死于非命。"

我对方菲点点头。

"替身?"

方菲接着向我问道。

"鬼其实和人一样,人有阳寿,鬼有阴寿,不过这鬼的阴寿,可是比人的阳寿要长得多,但终究是有尽头的。

鬼的阴寿到了尽头,就会有两个结局,一个就是转世轮回,重新为人,另一个就是魂飞魄散。

不过有的鬼魂,或是死的不明不白,或是心中怨气太重,进不得阴曹地府,只能在阳间游荡,这种鬼魂到了阴寿的尽头,就只有魂飞魄散这个结局。

如果不想魂飞魄散,那就只有一条路,就是找替身,然后将替身害死,顶替替身的身份,进入阴曹地府,转世轮回,自然被害死的替身,就成了孤魂野鬼。"

我对方菲说道。

听了我说的话,方菲的脸上已经有些惨白,显然是害怕了,其实也不怪她,她跟了我两个月,这还是第一次碰到真正的鬼,任谁也会恐惧。

就在此时,从我们后面走来了一个女生,这个女生跟方菲显然是认识的,经过的时候,方菲认出了她,向她打了声招呼,可是那个女孩却像是傻了一样,没什么反应。

可就在打招呼的时候,我跟方菲同时发现,那个女生手中拿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赵敏,你……"

方菲刚要说什么,却突然之间停住了,因为在我们的不远处,那个小女孩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她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们,似乎是在警告。

"我可以不招惹你们,不过你们不要再多事,否则,你们都要死。"

我和方菲的耳旁同时响起了那个小女孩的声音,不过此时她的声音再也没有半点幼稚和可爱,取而代之的是邪恶和狰狞,充满了一股无限的怨念。

 
 
 

5

 
 

小女孩说完,消失在原地,我们再发现她的身影,她已经在赵敏的身后了,跟赵敏背靠背,似乎是贴在了赵敏的后背上,而且不断用那血红色怨毒的眼光看着我们。

"小寒这……你……你能救她吗?"

方菲有些结巴的对我说道。

"很难,也许换了别人,我可以试一试,可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她的阳寿将尽了,身上的阴气相当浓重,依我看这个女孩应该是生活不太检点,经常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那种地生活,尽管刺激,可是折损人的阳气,男人都未必受得了,何况女人,她的阳气已然十分微弱了。

而且那个怨灵虽然看起来是个孩子,可是恐怕不下几百年的阴寿,要是给我充足的时间准备,也许能与她周旋,可是来不及了,现在要是贸然出手,恐怕我们都要折在这里。"

我无奈的对方菲说道。

"那你说今夜赵敏就必死无疑了?"

方菲看着我说。

"嗯,百分之百。"

我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她的宿舍可就在我们隔壁,万一那个东西再来找我,我怕……"

方菲的脸色依旧苍白。

"放心好了,她找到了替身,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而且她并不知道我的深浅,否则,刚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们。"

我对方菲说,如果刚才那个怨灵对我们动手,我还真未必能应付,毕竟身边没有任何东西,所以我才没有一开始就揭破那个小女孩的真实身份。

"我还是不要回去了,即便她不找我,我也睡不着的。"

方菲依旧是有些担心。

"也好,那就回诊所去住吧,反正地方也够大,在那里即便是那个怨灵找来,也不用害怕。"

我对方菲说道。

方菲对我点点头,我们转身向回走,回到了诊所中,我开门进去。

这诊所我租了上下的两层,虽然地段还算不错,不过房租很便宜,一年只有两万块,之所以这么便宜,是因为这里曾经出过人命,做生意的都图吉利,所以我才钻了这么一个空子,其实没什么,死过人的房子多了,闹鬼的连万分之一都没有,何况,即便是闹鬼,那种一般的鬼魂,我也不在乎。

一层是药店,放着各种中药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二层是休息用的,有三间卧室,不过我这人比较懒,除了我自己的卧室,别的房间都没怎么打扫,不能住人。

"这样吧,你去我的卧室,我就在这一层的沙发上,对付一宿好了。"

我对方菲说道。

方菲显然还是惊魂未定,只是对我点点头,然后转身上楼去了。

我刚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就听见二楼传来喊声。

"陆小寒,你过来。"

我一听方菲的喊声,立刻有些紧张,难道真的是刚才的怨灵还阴魂不散,要是真的跟到这里,那可就是上门踢馆了,老子可也不是泥捏的。

我转身从我的办公桌下面,拿出桃木剑,然后顺手又拿了一瓶黑狗血,这都是制鬼驱邪的,虽然靠这个未必能跟那个怨灵周旋多久,不过我这里还有看家的手段呢。

我拿着东西,快速的跑上二楼,只见方菲就站在我的卧室门口,看着里面,却没有进去。

"怎么了?里面有什么?"

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你看里面,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怪不得你总是不让我上来,你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猪窝。"

方菲指着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说道。

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心想,我的姑奶奶,你可吓死我了。

"这……你就将就一下吧,我一个单身男人,还能把自己的卧室,收拾成姑娘的闺房不成吗?"

我没好气的对方菲说道,然后再次的拿着家伙转身下楼。

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也确实困了,直接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小寒,醒醒。"

第二天,我是在方菲的叫喊声中醒来的,用手揉了几下朦胧的睡眼,看了一下时间。

"我的姑奶奶,又怎么了?这才六点,你这么早叫我起来干什么?"

我抱怨地说道,不过看了方菲一眼,方菲的两只眼睛,都带着黑眼圈,看起来,即便是在这里,她也是一宿没睡啊。

"刚才我同学打电话说,赵敏跳楼自杀了,就在昨天回到宿舍不久。"

方菲对我说道。

"这不是在意料中的事情吗?"

我疑惑的看着方菲。

"真的死人了,我……我想这段时间反正学校没什么事,我就住这里了,我已经收拾了一间卧室。"

方菲对我说道。

"没事,你想住就住在这里吧,反正地方够大,我一个人晚上还怪无聊的。"

我对她说道。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这么早,难道就有人来看病了?

我向方菲看了一眼,示意她去开门,然后我穿上外衣,顺手收拾了一下沙发。

门刚一打开,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孩子就冲了进来,神色焦急,那孩子在她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医生,医生,赶紧看看我儿子。"

那中年妇女急匆匆的走到我的面前,对我焦急的说道。

"这位大姐,你别着急,先说说,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我急忙安慰那个中年妇女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清早的起来,我叫这孩子起床上学,可谁知道叫醒以后,他就跟傻了一样,不会说话,也不动,就只会两只眼看着我。

我一看,这八成是中邪了啊,肯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这孩子的身了,我早就听说过你,说你这里看这种病症,很有效,这才带着孩子来看看,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那中年妇女焦急的对我诉说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把孩子放下,让我看看。"

我示意中年妇女把怀里的孩子放下,让他自己站在地上,我向着那个孩子看了两眼。

"没什么大事,放心好了,只要用点我的百灵药水,立刻就见效。"

我很有把握的对中年妇女说道。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中年妇女立刻大喜,让我赶紧给他孩子用药。

"方助理,把我的百灵药水拿过来。"

我转身对方菲说道。

"什么?百灵药水?这……"

方菲顿时不知所措,这是我临时起的名字,她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第三个橱柜,第二瓶药水。"

我对方菲指了指那放置药材的橱柜,对她说道。

"哦,知道了,看我,这刚醒,脑子还蒙着呢。"

方菲对我吐了吐舌头,假装歉意的说道。

方菲将拿过来的药水,放在我的手中,我看了看那孩子,又用手拍了拍他的脸,那孩子依旧是一动也不动。

我直接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夹住他的两腮,让他的嘴巴张开一道缝隙,然后,用药水瓶的尖嘴,向着那孩子嘴里滴了两滴药水。

也就是药水刚滴进去,那孩子顿时睁大了眼睛,接着直接跳了起来,然后不断的吐着舌头,四处张望着,似乎是想要找什么?

"方助理,给他倒一杯水,记得放点糖。"

我对方菲说道。

方菲立刻给到了一杯水,然后加了点白砂糖,那孩子接过来,直接一饮而尽,之后,才平静下来。

"神医,真是神医啊。"

那中年妇女立刻看着我,激动的说道。

"好了,现在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这个病,有可能会复发啊,所以,我建议你买一瓶百灵药水,要是他再出现这种病症,就按照我的方法,给他喂药,不过每次两滴就可以,这药性大,不能多用。"

我对中年妇女说道。

"好好,我记住了,这神药,能不能给我多来两瓶?"

那中年妇女高兴的说道。

"这个没必要,这虽然叫百灵药水,但是还是要对症下药的,不能乱用,常备一瓶足够了,价格两百块。"

我对中年妇女说道。

中年妇女很满意,这孩子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还哭丧着脸,付过钱之后,那中年妇女带着孩子走了。

"小寒,我发现你可真有点神了,直接药到病除,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这百灵药水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药。"

方菲在一旁向我问道。

"我哪有那本事,其实那孩子根本就没病,阴阳调和,气息顺畅,也没有什么气息侵扰,估计不是不想去上学,就是没写作业,在那儿装病呢,这个我小时候用的多了。"

我对方菲说道。

"可是你又是怎么让他原型毕露的,那百灵药水到底是什么?那孩子怎么直接跳起来了?"

方菲在一旁疑惑的问道。

"你要是嘴里滴上两滴猪胆汁,估计你也能跳起来,比他跳得还高。"

我大笑着对方菲说道。

"什么?你说那是猪胆汁!"

方菲有些同情的向外面看了看那离去孩子的背影。

"那孩子挺能忍,不过这猪胆汁,他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的,估计以后,也不敢再装成那个样子了,我这也算是做件好事,收两百块给她教育下孩子,也不多吧。"

我将钞票放进抽屉了,咂了咂嘴的说道。

 

相关文章

  • 灵异事件:鬼来电竟发生在现实!
    灵异事件:鬼来电竟发生在现实!
    2014年5月17日,拜仁以2-0击败多特蒙德赢得德国杯决赛,但在比赛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种 就在拜仁后卫们退后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草坪上,在看不见之前冲刺了一段时...
  • 美国男子收到已故好友电邮:我正看着你
    美国男子收到已故好友电邮:我正看着你
    美国一名男子去年因病猝逝,事后5个月,多名亲友却离奇收到他“发出”的电邮,问候各人近况,连死后发生的事情似乎亦了如指掌。其家人声称并不知道他的电邮密码,亦不相信其...
  • 探访东方四大鬼宅,揭秘京城81号为什么是凶宅
    探访东方四大鬼宅,揭秘京城81号为什么是凶宅
    前有北京四大凶宅,后有东方四大鬼宅,这鬼宅可真是无处不在。所谓东方四大鬼宅指的是我国东方最著名的四个闹鬼之地。其中最有名的要数京城81号了,根据这里的鬼故事改编出了许...
  • 千万别试!十大灵异实验探秘
    千万别试!十大灵异实验探秘
    人类真有转世吗?人类之所以惧怕死亡,是因为今生有太多的愿望未能完成。如果人类有灵魂,有转生,那么是否一些灵异事件可以得到解决。科学家为探秘灵魂的存在做了一系列实验...
  • 四川南充僵尸事件视频,四川南充僵尸事件录音曝光(慎入)
    四川南充僵尸事件视频,四川南充僵尸事件录音曝光(慎入)
    说起四川南充僵尸事件,就是在2005年的时候在四川南充某一建筑工地发生的僵尸现身案例,据说还震惊了当地的文物局,但是令人震惊的是,文物局的人在发现僵尸以后竟然将其焚烧了,但...
  • 四川南充百年清朝古尸曝光,为什么要烧掉南充僵尸
    四川南充百年清朝古尸曝光,为什么要烧掉南充僵尸
    在2005年的四川南充,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据说当时四川南充百年清朝古尸肆虐人间,最后有关部门派人将其焚毁,此事件被称为是四川南充僵尸事件,如果真的发现僵尸了,有关部门...
  • 广东水库抓到一只女鬼,其实只是一只脱发的马来熊
    广东水库抓到一只女鬼,其实只是一只脱发的马来熊
    在每个地方似乎都有着一些关于鬼神的传说,在湖边或是水库周边的传说更是数不胜数。据说近日网络上流传着广东水库抓到一只女鬼这么一则新闻,难道鬼神真的存在吗?广东水库抓...
  • 死亡账单 作者:Summer晴空
    死亡账单 作者:Summer晴空
    第一章 遗照 当初我瞎了眼才会看上冯楚扬,今天早上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包裹。里面居然是各种各样的账单,都是之前跟冯楚扬一起出去的各种费用。没想到,他居然记得这么仔细!...
  • 耶稣降临在印度洋尼汪火山岛上空
    耶稣降临在印度洋尼汪火山岛上空
    2011年9月5日,在西南印度洋的法属留尼汪火山岛上空日前出现了一尊灵异的“人像”它浮于云端,双臂平展,身后泛着金色光晕,周身为霓虹环绕。整个画面好似耶稣降临。<br />
    <br />
    拍摄...
  • 飘离肉体的灵魂求救之谜
    飘离肉体的灵魂求救之谜
    一名普通的中国商船船员,本来是对那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不屑一顾,可是那年冬天发生在他身边的一桩奇异的事情,却使他感到匪夷所思,以下是其自述。<br />
    <br />
    金发年轻人<br />
    那是一个晴朗...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