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极道妖鬼 作者:斑马

极道妖鬼 作者:斑马

时间:2019-04-08 09:52:55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第1章 河边女人

我叫石乾生,高考没考上大学后,回了村子跟了一位捕鱼老师傅学艺。

我们村子是一个渔村,三面环水,世世代代靠着这条名为长丹河的河流,繁衍生存了下来,这一日师傅在长丹河拐子弯一带大获丰收,渔船拖着一整船的肥鱼满载而归,别提我师傅心里多高兴了。

我们开着渔船刚刚驶出拐子弯时,忽然看见河畔有一位红衣女子向我们招手。

这女子看不清楚脸,不过穿的衣服飘飘扬扬的,将她的身材存托得很婀娜。

长丹河河流很长,拐子弯一带又是一个三岔口,也是作为附近几个村子的交通枢纽。

经常有人在这里等候过往的渔船,希望能搭乘他们一段,有的渔船也会收一点坐船费。

但我师傅可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平日遇见这样搭乘渔船的人,基本不会收费。

他告诉我这是积德行善,老天爷看在眼里,会保佑我们每次都能大获丰收。

我知道我师傅善良的秉性,我正要把船开过去,我师傅却一把推开我,亲自掌舵把船加速开走了。

我楞了好几秒,问道:"师傅,刚才怎么不去管那位红衣女士。"

我师傅没有立即搭理我,船驶出好一大段距离,才从兜里抽出一根红塔山,狠狠的吸了一口。

说道:"乾生啊,你跟了我也快大半年了,师傅该教你捕鱼技术也都教了,但是有些事却忘了告诉你。"

我师傅说完又猛吸了一口,停顿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道:"以后遇见这样的红衣女子,千万不要去搭理她,因为她很可能不是人。"

"不是人!"

我听后吓得浑身陡然一惊,"她不是人,难不成是女鬼吗?"我后背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看着我师傅一个劲吸烟,我知道他应该不像是逗我玩。

我战战兢兢又问道:"师傅,那我们该怎么办?"

师傅看了看天色,天边已经是阴沉一片,估计再过一个时辰,天就彻底黑了。

"你也别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大胆往前开船,趁着天黑之前离开这片水域,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我点点头,心里早就吓得发毛,接过师傅手里的船舵,小心翼翼的开着。

随后我看见我师傅从船舱里拿出了一堆火纸,在船头上分成三堆烧了,随后重重对着前方磕了三个响头。

师傅做完了这一切,又对我说,"这是祭天,祭地,祭河神,一定要怀着虔诚的心,以后遇见这样的事,一定要记得告诉他们,祈求他们的保佑。"

我看见师傅这么自信满满的说着,心里底气也增强了不少,别说还真奇怪,船开了十几分钟,再也没看见那位红衣女子。

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船开了几分钟,我猛然间看见前方路口出现了一块石碑,上面赫然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拐子弯"

"这怎么可能?"

我顿时吓得脑袋轰的一声响,我们是从拐子弯离开的,一路沿着河流直行离开,怎么莫名其妙又回到了这里。

那是不是意味着前方不远处,那个红衣女子也在前方等着我们。

我强按下内心那颗狂跳不止的心,扭头看向我师傅,却见我师傅早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师……师傅,我们好像又回来了。"

我支支吾吾的说着,我当时才十八岁,吓得说话都快结巴了。

师傅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怕,一切有师傅在呢。"

他又从船舱里面拿出两根蜡烛,分别在船头两侧点燃,随后又拿出一个香灰坛,恭恭敬敬在坛中插了三炷香。

这三炷香烧的很快,我感觉就是一瞬间就断了,香坛中三根香,有两根直接从中断了。

都说"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烧香遇见两短一长,则视为凶兆。

我师傅看见这一幕,整个脸色都变了,如木头一般杵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扭头走进了船舱,紧紧盯着船舱里面的鱼。

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后,说道:"唉,希望能够破财免灾。"

师傅毫不犹豫的将船舱打开,将捕捞到的所有鱼,全部放生了。

我看着心里都难受,这可是能卖好几千元呢,但是也知道师傅这么做,肯定也是不得已。

师傅放完所有的鱼后,让我继续开船。然后他又回到了船头,毕恭毕敬的重新插了三炷香,磕了几个大响头后道:"冤有头,债有主,老汉我只是一个捕鱼的小老儿,还请这位娘娘莫要认错了人。若是小老儿拿了娘娘不该拿的东西,小老儿已经如数归还,还请娘娘网开一面,给小老儿一条生路。"

我师傅在船头念念叨叨了大半天,我则继续开着船,过了一小会儿,师傅满脸疲倦的朝我走了过来。

"师傅,那位红衣娘娘会放过我们吗?"

师傅嘴巴张了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顿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先别问这么多,把你衣服脱下来。"说完他自己也把衣服脱了。

我虽然纳闷,但是看见我师傅脱了,我也只好照着脱衣服。

我师傅接过我的衣服后,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两个小纸人,在我俩衣服上一人贴了一张,然后搭在了船舵上。

随后师傅又对我说道,"待会儿我俩下船游到岸边,从青冈林走小路回家,你一定要紧紧跟着我,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停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谁叫你名字,你都不要搭理他,一定要牢记这一点。"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师傅用这么严峻的语气对我说话,加上今晚这诡异的遭遇,我那还敢半分不听从。

我师傅吩咐完了之后,率先一头扎进了河里,我也紧跟着跳了进去。

冰凉的河水顿时走遍我全身,冻得我都快抽筋了,我咬紧牙关,紧紧跟着我师傅。

渔村的人,大多水性都不差,也就三四分钟我们便上了河岸。

这期间师傅一直没有说话,我也死死闭着嘴,身后时不时吹来一阵阵冷风,我全身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离开了河流,我俩便开始走青冈林的小路,两侧的树枝就是鬼影一般,在左右张牙舞爪的飘来飘去,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两只山猫,在身边急速跳过,好几次吓得我都快往回跑。

不过我脑海死死记住师傅的话,不能停下,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忽然看见前方一片光亮。

那是我们村子。

我师傅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我能明显感觉他胸中松了一大口气,身子一弯靠在一棵大树旁,转过头来看着我。

"乾生,我们安全了,马上就要到家了。"

我也长长出了一口气,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走吧,进村吧。"师傅领着我进了村子,我已经能听见乡邻房屋里面传出的电视机声音。

师傅把我送到了我家门口,又对我说道:"今晚之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即使是你爸妈也不行,明天我们得一起去把船开回来。"

师傅这么一说,我心又紧张了,赶紧点头说我知道了。

我走进了屋子,家里人都睡了,也没去和我爸妈打招呼,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我身体都快散架了,直接回了屋往床上一倒,便呼呼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脑中依旧盘旋着今晚的画面,尤其是我师傅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语。

突然间,我顿时想到刚进村的时候,师傅回头叫我名字了,他说过无论是谁叫我名字,都不能搭理他,我是不是做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和师傅都已经安然无恙的回了家,应该是不会出事,不知不觉间又沉睡了过去。

第2章 噩耗

原本以为已经没事了,可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准确的说第二天我还睡在迷迷糊糊中,就被一阵紧锣密鼓的鞭炮声给吵醒了。

农村里只有逢年过节,或是谁家老人过世了才会这么隆重的放鞭炮,今日可不是什么节气日子,难不成村里有人死了?

"乾生,乾生你快起来,你师傅死了,公家来人了,要找你问话呢。"

我挣扎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妈一脸急切的瞪着我。

"什么?"

我脑子一炸,顿时就从我床上弹了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我师傅死了,不可能吧?"

"哎呀,你这孩子,当妈的还能骗你不成,他昨晚被淹死在河里了。"

我妈一边替我找衣服,一边催促着我赶紧过去。

师傅的尸体被放在村口河坝上,上面盖了一张长长的白布,从白布下的轮廓来看,尸体显得很臃肿,像是被水泡了许久的样子。

老村长见我来了,将我拉过去说道:"乾生啊,你师傅走了,你快去见他一面,送他最后一程吧。"

亲人见死者最后一面,村子一直有这样的一个习俗,意思是念念不忘,舍不得死者离去。

这本来应该由死者的直系亲属来做,可惜我师傅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个老婆孩子,我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披麻戴孝就该由我来代替。

我点点头,扑通一下子跪在我师傅面前,我心中说不出的难受,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下子就走了。

老村长对其他人摆了摆手,周围人都转过身去,意思是亲属要送死者最后一程,其他人请回避。

我用手掀开盖在师傅头上的白布,师傅的脸也是臃肿无比,双眼紧闭,深深的凹陷在眼眶里。

我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又重新将白布给他盖上,可就在此时,我竟然看见我师傅的双眼,突兀的睁开了。

我吓得手一抖,身子如被闪电劈了,全身都在发麻。

师傅的眼睛瞪得巨大无比,直勾勾的看着我身后,像是有什么话要交代我。

我彻底被吓坏了,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老村长听见声音,转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看见我师傅刚才睁眼了。

老村长顿时也吓得脸都白了,扭头看去,却说没有啊。

我再去看去,师傅依旧安详的闭着眼,难道是我眼花了。

"老黄你就安心的去吧,乾生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会替你张罗好一切的。"

老村长对着我师傅说着,最后将白布重新盖上。

他把我爸妈叫过去,说道:"黄老汉没有后人,只有乾生这么一个徒弟,他的后事就由你们操劳一下吧。"

我爸点点头,说灵堂都准备得差不多了,等公家问完话,就可以抬师傅的尸体去灵堂了。

很快,就有一个警察同志向我走了过来,这是个扎着马尾,五官很精致,透着一股英气的女警。

"你好,我是北川县公安局的林雨桐,经我们调查结果显示,你师傅是因为腿部抽筋,而溺水死于长丹河拐子弯,死亡时间大概凌晨3点半左右。据乡民说,你昨天一直和你师傅在一起,能否告诉我,你和你师傅最后分别的时间,以及昨天一整天发生的事吗?"

我彻底傻了。

我师傅死在了拐子弯。

死亡时间是在凌晨3点半。

这怎么可能。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和我师傅是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下了船,夏季黑的比较晚,我估计也就8点多。

而且我亲眼看着我师傅带我上了岸,经过青冈林又将我送回了家。

难不成我师傅趁我进了屋后,又转身回去了拐子弯?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女警林雨桐见我一直发愣,轻轻拍了我一下肩膀说道。

我回过神来,尴尬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正要把我想到的说出去,却突然想起昨晚师傅嘱咐我的话。

"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昨晚的事。"

又想到刚才师傅瞪了我一眼,是不是在告诫提醒我什么。

我认真的想了想,即使没有师傅的嘱咐,我也不能将昨晚的事情说出来。

如果我告诉他们昨天我们遇见了红衣女鬼,师傅可能是被女鬼害死了。

恐怕这些警察也会说我是胡说八道,搞不好还会引起众人的恐慌。

我吞了一口口水,撒谎道:"昨晚我和师傅一整天都在捕鱼,因为没有捕捞到多少鱼,师傅就叫我回去了,时间大概是10点多。"

林雨桐也没多问,只是拿着一个本子记录,做完后就说没事了。

师傅的尸体被抬进了灵台,师傅死得太突然,所以办丧事需要的东西都很欠缺,甚至连棺材都没有,一下午我爸妈都忙得不可开交。

按照习俗,我晚上要去给我师傅守灵,所以我爸就叫我先回去休息。

我一个人回到了家,但是心里总是惶恐不安,我觉得师傅的死,和我们昨天见到的红衣女子脱不了干系,如果师傅是被她谋害了,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我。

推开家门的时候,没想到的是,上午询问我的女警林雨桐,正坐在我家院子里。

她旁边还有一个男警,个子挺高的,模样很俊俏,但却是一脸的冷傲。

他俩如同审问犯人一样盯着我,我心里有些发虚,就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在我家?

林雨桐也没有解释,很直接的就对我说:"你师傅是被你害死的。"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直接就扣我头上,我肯定受不了。

有些怒气的说道:"难道警察就能这么随便诬陷别人的吗,我为什么要害我师傅。"

林雨桐旁边的男警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我说道:"臭小子,就你那撒谎的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我们雨桐,老老实实交代,不然有你好受的。"

这男警冲我扬武扬威一番后,又带着讨好的嘴脸对林雨桐说道:"雨桐,这小子太不老实了,要不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林雨桐厉眼瞪他一眼,"小何,你做事怎么还改不了毛毛躁躁的性子,你出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这个被称呼小何的男警,竟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很不爽的盯了我一眼,就乖乖的出去了。

不知怎的,本来有怒气的我,忽然对这个林雨桐有了一丝好感。

小何出去后,林雨桐对我说:"现在这里就我一个人,把你上午没说的,都说出来吧。"

我有些犹豫,这丫头一眼能看出我上午撒谎,看来她作为警察,经验应该很丰富。

可是我还是坚持,我说我没有撒谎,我没有害我师傅。

我刚说完,大门就被小何给一把推开了,冲我大声嚷嚷道:"小子,别给脸不给脸。"

接着他又对林雨桐说道:"雨桐,咱走吧,这次你得听我的,这事你不能管,你就让这傻乎乎的小子死了得了。"

林雨桐瞬间就从凳子上坐了起来,怒视着小何,"我让你进来了吗?"

小何脸色刷的剧变,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连连说道:"对不起雨桐,我错了,我不该多嘴,我这就走。"

小何的突然闯入,我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是我听到他说我死了得了的时候,我却是吓得陡然一惊。

林雨桐轻叹了一声,从她兜里掏出一块铜镜塞给我手里。

说道:"你叫石乾生是吧,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你印堂发黑恐怕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块铜镜能为你当一次灾,想通了就来找我。"

林雨桐说完就挺着身子离开了。

我有些晕乎,"你印堂发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样的话语竟然从一个警察口里说出来了。

第3章 守灵

林雨桐的一番话,让我又惊又怕,我看了看手里的铜镜,这丫头难不成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人吗。

我心里有一丝动摇,但是在师傅和林雨桐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师傅,还是选择了不说。

晚上7点的时候,我就去了我师傅家里帮忙,乡里人都很质朴,虽说是爸妈张罗师傅的丧事,但是乡里乡村的都在帮忙。

我到师傅家的时候,火纸、花圈、纸人等物品就已经准备的非常齐全,就连师傅的寿衣都穿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爸和几个叔叔把棺材也买了回来。

"来几个人,把黄老汉抬进棺材里。"老村长在灵堂前指挥着。

几个汉子上前恭敬对我师傅做了几个揖,就抬着他往棺材里面放。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砰的一声,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突的一下子砸在了师傅的棺材里。

"打死这个怪物,快打死这个怪物。"师傅的院子外面,连续传来了几声疯疯癫癫的声音。

"是二傻子!谁让这个傻子来这儿了。"

我爸气的扛起一把锄头就冲了过去。

二傻子人如其名,是我们的村的疯子,平时就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说的话也是乱七八糟,不给他吃的,这家伙就一直缠着你,但是你打他两下,这家伙就会跑。

我爸用锄头顶了他两下,斥声痛骂道:"你这个疯子,快滚出去,这里没吃的,滚!"

"哈哈哈,好多死人啊,好多死人啊!"

二傻子嘻嘻哈哈的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后,一边跑还一边舔着嘴角的泥土。

"唉!幸好他扔的石头没有打到老黄,不然可就是对逝者的大不敬啊。"老村长叹气了一声。

把师傅放进棺材后,众人都说家里有事,就纷纷离开了。

看得出这二傻子把众人的心里弄得很荒,师傅院子里的十几个人,不到一会儿就剩下我家三人。

"儿啊,你也别怕,你爸你妈都在你身边呢。"

我妈摸着我的后脑说着,估计是怕我因为二傻子这一闹,不敢在这儿给师傅守灵了。

我笑了一下,"妈,没事的我不怕。"

在我们村守灵也是有讲究的,灵堂棺材前要点一盏灯。

因为人死之后要过奈何桥,哪里黑灯瞎火的,怕死者看不见路,所以要在灵堂的棺材下面点一盏灯照着,所以这灯叫"过桥灯"。

而且灵堂这盏过桥灯,千万不能熄灭,必须要求守灵的人看着。

我爸妈为了不让我们犯困,就一直说着我小时候的事情,闲聊了一会儿,我忽然就犯起困来,打了一个哈欠。

我妈看在眼里,有些心疼的说:"困了就去睡会儿吧,妈替你守着。"

我爸一听就反对,说:"不能睡,既然是守灵,就要诚心的守,这才刚开始就要睡觉,孩子他师傅会不高兴的。"

我妈又护着我说道:"儿子昨晚2点才上的床,今天又忙了一整天,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啊。"

我一听就纳闷了,我昨晚两点 上的床?

这不对啊,我记得我回家的时候,也就十点的样子,怎么就成了2点了。

我赶紧问道:"妈,我昨晚真的是两点上的床?"

我妈没好气的说道:"那可不是吗,你回来后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进了屋就睡觉,我叫你半天你也不应一声,还是我给你盖的被子。"

听到这里我后背顿时就冒了一层冷汗,刚才的睡意瞬间就没了。

我朝着师傅的棺材望了一眼,昨晚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后半夜的时候,我爸妈各自靠着一根柱子边睡着了,说实话我也很想沉沉的睡一觉,然后一觉醒来就是新的一天。

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

盛夏的夜晚本应该是凉爽惬意的,可是我却感到一阵寒冷,周围没来由的飘来了几缕夜风,将师傅棺材的油灯,吹得晃晃悠悠的,险些熄灭。

我匆忙跑过去,用身体挡住吹来的夜风,又朝油灯里面加了一些油。

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我却忽然听见了一道声音。

"擦……擦……擦"

那种声音就像谁在用指甲,使劲抠木板一样,我又仔细的听了听,竟然是从我师傅的棺材里面发出的。

这一下可把我吓住了,我屏住我的呼吸,条件反射的抬起手里的油灯,朝师傅的棺材看去,我期待着有什么虫子,或者什么小动物的恶作剧。

可我才刚刚抬起油灯,就看见棺材板子,如拉抽屉一般,刷的一下拉开了一大半。

紧接着,我师傅的一只手从棺材里面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乾生,你快让开,别挡着师傅,拉师傅一把,师傅我好饿,快拉我出来。"

棺材里面传来诡异的低沉声音,那声音断断续续,就像是我师傅在哭泣一般。

我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这根本就是诈尸了。

我啊一下子尖叫了出来,胸口如一团火焰在燃烧,脑袋更是天旋地转。

"儿啊,你怎么了?"

我猛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我爸妈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而我趴在师傅灵堂前的板凳上。

竟然是一个梦。

"孩子,你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我妈急的都快掉眼泪了。

我用袖子抹掉了额头上的冷汗,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说,"我梦见我师傅了,他说他饿了。"

我妈一听,顿时就把衣袖挽到胳臂肘的位置,然后冲着我师傅的棺材就开始没好气道:

"黄仁贵啊黄仁贵,我家乾生给你当徒弟当了这么久了, 你走了他还像亲儿子一样给你守灵,你个挨千刀的,你走都走了还吓唬孩子,有你这样当师傅的吗?"

我爸赶紧冲过去,一把捂住我妈的嘴,"哎呀,你少说两句,你怎么能在灵堂面前说这些话呢。"

我缓了好一会儿,胸口依旧隐隐传来灼热感,往怀里的衣服兜一摸,竟然是林雨桐给我的那一块铜镜。

我摸出来一看,这铜镜已经开裂了,上面列出好几道口子。

我呆呆的看着这块铜镜,难道我师傅真是我害死的,他刚才是找我索命来了?

若不是这块铜镜为我挡了一次,说不定我在梦中就被我师傅吓死了。

"儿子,跟妈回去,别给你这没心没肺的师傅守灵了。"

我妈也是个暴脾气,拉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爸看了看时间,已经5点半了,天边也已经出现了红霞,也就没拦着我妈,只说一句你们娘俩先回去吧,做点早饭,我待会儿就回来。

我没有跟我爸妈说铜镜的事,我怕说出来会吓着他们。

我在厨房给我妈当下手,乡村没有煤气灶,还是用柴火做饭,一顿早饭差不多做了一个多时辰。

把早饭刚做好,我看见我爸也推门进了屋子。

我妈给我爸打了一盆热水,随口说道:"孩儿他爸,洗洗脸准备吃饭吧。"

我爸一边洗漱一边朝我望了几眼,他的脸色很难看,就像是被吓到了一般。

我妈一眼就瞧见我爸有点不对劲,就问他怎么了?

我爸抹了一把脸,缓缓开口道:"跟你们说一个事,我刚才走的时候,发现老黄的棺材盖子,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啊?这副棺材不是你们刚买的吗,怎么就裂开了一口子?"我妈一脸惊讶说道。

我爸转身又把门给栓上了,"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我去把棺材开裂的地方合上时,我竟然看见那一道口子边上有鲜红的血迹。"

第4章 饿了

"怎么会有血迹,难道是你们放尸体的时候,不小心磕着碰着了?"

我妈一边把早饭往饭桌上端,一边小心的问我爸。

我爸摇摇头,又再次朝我看了两眼,"不是,我刚才准备回家的时候,想起他师傅家的后院不是养了几只老母鸡吗,我本来打算给它们撒点谷物,可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我爸突然突然压低了声音,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啦?"我妈问道。

"那几只老母鸡,全都死在了地上,而且他娘的每只鸡的脖子上,都有两个血窟窿,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活活咬死的,血全被喝走了。"

"什么?"我妈吓得筷子都掉在地上了,"这……这这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咬在,这么凶啊?"

我爸刨了两口饭,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孩儿他妈,早上乾生不是说他做了个噩梦吗,梦见他师傅说饿了,我觉得是他师傅的尸体有问题,总之今晚不能去守灵了。"

我爸说完这话,我妈明显颤抖了一下, 这几乎等于说我师傅死后诈尸了,还把院子里面的鸡全给咬死了。

"那真要是那样,那可咋办啊,总不能放着这害人的东西不管吧。"我妈双手紧紧攥着。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头一次碰见这么邪门的事情,待会儿我去找找老村长,他见多识广,我请他给咱们出个主意。"

"可那样的话,不是弄得全村人都知道了吗,儿子师傅的尸体会吸血,那村里人以后该怎么看待乾生啊。"

都这时候了,我妈还不忘替我着想。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不说了快吃饭。"我爸冲我妈吼了一下。

这顿早饭吃得我们三人心里都惴惴不安,等到日上竿头的时候,我爸换了身衣服朝老村长家走去了。

我回到了屋子里面,脑子里一片空白,为什么师傅死后会出现这些事情,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林雨桐。

我又掏出那块已经开裂的铜镜,或许此时只有林雨桐能够帮我。

中午的时候,我趁我妈不在就溜了出去,径直找到了村事处招待所。

昨天来的五六个警察,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林雨桐和小何。

小何见我来了后,忽然戏谑的一笑,"臭小子,现在知道来找我们了吧,昨晚吓傻了吧,哈哈哈。"

说实话,我真想上去好好把小何揍一顿,虽然我昨天没有告诉他们实情,是我不对,但是他这副落井下石的嘴脸,似乎巴不得我早点死一样。

林雨桐这会儿也走了出来,她换了一身紧身的便装,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可惜我现在没心思欣赏她的身材,否则准会被迷得像花痴一样。

"你来了啊,快进了吧,昨晚还好吧。"林雨桐说话很温柔,刚才一瞬间的火气就消了一大半。

我走了进去,坐在了她的对面,将怀里那块破裂的铜镜放在了一张桌上。

"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不相信你们。"

林雨桐则是轻声的笑了笑,说道:"对一个陌生人保持警惕性,这并不是一件错事,从一个警察的观点来看,你反而做的很对。"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丫头,一句简单的话语,不但给足了我面子,还在我心里树立起了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大美女形象。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转弯抹角了,直接开门见山,将那日我和我师傅在拐子弯的遭遇,到昨晚灵堂的变故都说给了她。

林雨桐听得越来越皱眉,也不说话,像是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旁边的小何则是一会儿给她倒茶,一会儿给他扇风,还真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良久后,林雨桐问我道:"乾生,麻烦你再说一次,你师傅与你分开时,交代你的事情。"

我顿了顿,回复道:"第一,今晚的事情不能向任何人说,第二明天咱们去把船开回来。"

林雨桐听完点点头,"你师傅既然说要把船开回来,那么船上肯定有古怪,我们先去拐子弯找找那艘船。"

我一听赶紧说道:"为什么不先去处理我师傅的尸体,万一他跑出来咬人吸血,那村子里不就有大麻烦了吗?"

我刚刚说完就感觉不妙,旁边的小何果然立马就对我凶道:"臭小子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你见过大白天跑出来咬人的尸体吗,雨桐让你做什么你就找做,懂了吗?"

林雨桐又狠瞪了他一眼,随后向我解释道:"就算是尸傀害人,也只会在午夜过了12点出来,现在距离12点还早,我们还是先去拐子弯吧。"

尸傀?

林雨桐的话里似乎是说我师傅死后,变成了尸傀,可尸傀又是个什么东西,电影里面的僵尸吗?

路上我问了林雨桐几句,可惜这丫头只是笑笑叫我别多问。

我们三人沿着长丹河,走了一个小时的小路,来到了拐子弯。

拐子弯这一带的河面很宽,河水也很湍急,可是远远望去,师傅的那艘渔船稳稳的停在了河岸,似乎正等着我们前去一探究竟。

看着这艘熟悉的渔船,我心里五味成杂,这一切的变故就像是做梦一般,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别发愣了,快走吧。"

小何推了我一把,我才发现林雨桐已经跳上了船,我也赶紧跟着跳了上去。

"先去船舵找找你们的衣服。"林雨桐就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将军,上了船立刻就发号施令。

我领着他么来到了船舵,我那件浅灰色的长衫,正完好如初的搭在上面。

林雨桐将我那件长衫抓了过来,衣服里顿时滑落出了一张白色小纸人。

林雨桐手速很快,似乎在我眨眼间,就看见她用两根手指夹住这纸人,她将这纸人放在眼前反复了看了看,突然头一转,带着一股惊异的眼神望向我。

那眼神看得我心里一颤,我不安的问道:"怎么了?"

林雨桐顿了一会儿,才恢复了脸上的笑容。

对我说道:"乾生,你觉得你师傅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说我师傅是一个十足的好人,搭乘过往的路人,从来都不会收费。

林雨桐听完却是摇头,冷笑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乾生你可能被骗了。"

说完她将手里的纸人放在我手里,纸人的背后赫然写着我的生辰八字,而且字体的颜色,鲜红无比,我轻轻一问,上面还有一股血腥味。

"这纸人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我错了,我原本以为当晚你师傅为了救你,会用扎纸术中的护身童子,来保全你们性命。"

"但是到今日我才知道,你师傅给你扎的纸人,根本不是救人的护身童子,而是让你替他死的催命纸人。"

轰的一声,我全身如坠万丈深渊,我师傅要害死我,这怎么可能。

林雨桐继续说道:"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按照当晚情况来看,死的应该是你才对,可为什么最后是你师傅死了,你却活着。"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她会用一种特别惊异的眼神看我了,那是在打量我是不是个活人而已。

我此刻已经彻底乱了,林雨桐的一番话语,彻底将我心中高大无私的师傅形象给毁了。

可是我如何都无法将处处关心我的师傅,和一个为了自己活命,不惜让徒弟替他死的恶人师傅形象混在一起。

林雨桐见我凌乱的样子,有些不忍。

便安慰我道:"乾生,你冷静一点,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而已。"

随后她又向我解释,单一的催命纸人是没用的,只有与之对应的引魂纸人同时出现,才能害我性命,也就是引鬼魂来催我的性命。

所以只有确定我师傅的衣服里面,还有一张引魂纸人,才能断定师傅是要谋害我的。

可是我们已经在这里找了好几遍,但是我师傅的那件衣服,却不见了踪影。

第5章 笑声

宽阔的河面上,时不时荡起一层层细浪,将两岸青葱树木的倒影,给扭曲得支离破碎,宛如我的心境一般。

"小何,你再去船舷边找找看。"林雨桐依旧没有放弃寻找我师傅的那件衣服。

她说我师傅的那件衣服,很可能是师傅突然死亡的关键所在,无论如何都要找到。

小何应了一声,尽管已经找了好几次了,可他依旧没有抱怨的出去继续寻找。

似乎林雨桐的话语,对他而言就是不可违抗的圣旨。这二人的关系,令我有些疑惑。

"哎呀,谁他娘在这里放了根绳子。"

突然外面传来咣当一声,接着整条船也晃荡了两下。

我和林雨桐立马跑了出去,却看见小何正结结实实的摔倒在了船头上。

小何爬了起来,从脚下好似凭空一抓,接着愤然的瞪着我,"臭小子,我们不辞辛苦的帮你救你,没想到你小子竟敢阴我。"

我茫然一片,这小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阴他了。

仔细一看,见小何手里刚才抓的,是几缕细细的鱼丝,这种鱼丝透明纤细,若不仔细看,还真是难以发现,可见小何定是被这几根鱼丝给绊倒了。

我摆摆手,解释道:"我没有放鱼丝,我刚才一直和雨桐在一起。"

林雨桐也点点头,"乾生一直和我在一起,是不是你一不小心,没看见脚下的鱼丝而摔倒的。"

"这不可能。"小何一口否决,接着道:"这地方我来了三次,前几次都没鱼丝,怎么就这次有了,还是特意在船舷拐弯两侧拉直绑好的,一定是石乾生这小王八蛋趁我不在,偷偷把鱼丝放这儿阴我。"

娘的,这小何还真是给脸,一直骂我,现在连小王八蛋都骂上了,我也是火了。

直接怼了回去,"疯狗别乱咬人,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

"不是你,难不成还是鬼啊。"小何脱口而出。

可是他刚说完,我们三人顿时就沉默了。

船上就我们三人,难不成还真是鬼干的?

小何和林雨桐几乎是同一时间向四周打量去。

我抬头看了看高挂头顶的大太阳,又觉得不太可能,什么鬼敢在太阳底下放肆。

我正在纳闷中,突然小何立马转过来朝我推了一把,冲着我发怒道:"你他娘的还笑,肯定就是你刚才阴我的。"

小何突来的推我,我险些从船上掉到河里面,幸好林雨桐手疾眼快,一手抓住我。

稳住身子后,我说我没笑啊,你这条疯狗怎么又开始乱咬人了。

"哈哈哈……"

我话音刚落,周围又响起了一串嘻嘻哈哈的声音,这声音我听着似乎有一点熟悉。

小何顿时不说话了,面色一红知道错怪了我,转过头警惕的看着周围。"是谁在笑,给老子滚出来。"

我们仨相互背靠着背,全身紧绷。

"哈哈哈……"这嘻嘻哈哈声音越来越大,紧接着一连串的鸟叫声从林子里面传来,哗啦啦一群麻雀腾腾的飞跃而来。

"来了!"林雨桐提醒说道,随即就看见她从腰间拔出一把漆黑的手枪,全身戒备。

"哈哈哈,打死你们这群坏人,打死你们这群坏人。"

只见从林子里面,呼呼飞出五六块巴掌大小的石块,毫不留情的朝我们砸了过来。

我定眼一看,竟然又是我们村子的二傻子,难怪我觉得那嘻嘻哈哈的笑声,这么熟悉。

不对,这二傻子身上还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那是我师傅当晚脱下来的,怎么穿在他身上了。

我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大叫道:"他他他……身上穿的是我师傅的衣服。"

林雨桐眼光一寒,立刻道:"小何,快去抓住他。"

小何几乎是在林雨桐说完这话的瞬间,就从船上跳了出去,这一跳起码有三米远,看的我是目瞪口呆。

"我也去帮忙!"我反应过来后,立即就要迈腿冲出去,却被林雨桐一把抓了回来。

"乾生你不用去了,小何一个人就够了,你留下来我们还有事要做。"林雨桐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问道:"师傅的衣服已经有线索了,我们留在船上,还有什么事吗?"

林雨桐笑了笑,"你忘了刚才绊倒小何的鱼丝了吗?"

我一听身子顿时一颤,是啊,小何一跳有三米远,还是在没有助跑的情况下,可见他的身手定然不凡。

这几根鱼丝怎么就可以轻松绊倒了他。

"乾生,你很聪明,一下子就看出这其中的问题了,小何做事就是冲动,什么事就不经脑子,哎!"林雨桐很欣赏的打量着我,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被人夸奖难免有些飘,而且还是被这样一位大美女。

"那这几根鱼丝……"我话到嘴边,林雨桐忽然对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我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暗道:"不会吧,难道还真是有鬼作怪吗?"

林雨桐咳嗽了两声,清了两下嗓子,对着周围大声道:"追啊,咱们快追啊, 不能放过那个傻子。"

接着还用脚使劲的在原地小跑,忙活了一阵,忽然就从兜里掏出两张符纸,在我俩肩头各自贴了一张。

做完了这一切,她又拉着我躲在一个大箱子后面。

我是彻底晕了,这丫头到底要干嘛,我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林雨桐却是微微一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三个字:骗鬼呢!

呵呵。

当时虽然我有些害怕,可是当我听见她说"骗鬼呢"这三字时,我心里却是想笑,平时和大家斗嘴的时候,总爱说一句"你骗鬼呢"。

没想到在今天,真的遇见有人在骗鬼。

接下来林雨桐也不说话,我俩躲在箱子后面,密切的关注周围的一切。

也不知怎的,原本艳阳高照的大白天,忽然变得黑压压的一片,一阵烈风呼啸而来,将两岸的树木吹得东倒西歪。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整条渔船下沉了一部分,随后又听见轰隆隆一声巨响,那是师傅渔船柴油机发动的声音。

我心紧跟着一跳,这渔船竟然自己动了。

哗哗哗!

我看着河面上荡起的一层层白浪,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驾驶舱,若不是这几日见过太多离奇的事情,我一定会吓得晕过去。

渔船速度很快,径直朝拐子湾深处飞奔而去。

拐子湾最深处是叫做落鸟滩,据说那地方长年水雾弥漫,而且周围有许多的岩石峭壁,所以渔船若是开到了这里,很容易因为无法辨别方向,而撞在岩石上船毁人亡。

长丹河所有的捕鱼的渔民,没有谁敢越过拐子湾。

我心里有些不安,若是任由这条渔船带着我两俩驶进了落鸟滩,那几乎等于去送死啊。

我轻轻拐了一下林雨桐,小声告诉她这落鸟滩去不得。

可是林雨桐却摇摇头,告诉我:"我们越来越接近真相了,不如虎穴焉得虎子。"

这丫头出人意外的淡定,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我咬咬牙,心想一个大姑娘都不怕,我一个大老爷儿还畏首畏尾的,像什么话,死就死吧。

渔船很快就越过拐子湾,进入到了我从未去过的落鸟滩。

周围的温度瞬间就降了下来,眼前白茫茫一片,果然是水雾笼罩着周围,就连我眼前的林雨桐,我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啪啪啪!

我听见一阵水声,好像是有鱼儿在水里搅拌的声音。

我侧过头颅寻找水声朝船舷边看去,却看见一条巨大的怪鱼浮在水面。

我只看了一眼,就吓的差点叫出声来,这怪鱼差不多有三四米长,跟一条三四百斤的大肥猪一般。

最诡异的是,它的脸好似一张人脸,鱼鳃两边各自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骇人无比。刚才哗哗的水声,只不过是它背鳍缓缓摆动发出的。

这怪鱼突然身子一弯,头顺势就甩了过来,朝着我的方向对视了过来。

与此同时,林雨桐一把按下我的头颅,用细弱的声音说道:"别看他,你会被发现的。"

我被林雨桐按着也不敢说话,一直等到听不见水声我才敢微微抬起头。

"刚才那究竟是什么怪物?"我好奇的问道,虽然它像是一条鱼,但是我已经不能将它和鱼划等号了。

林雨桐皱了皱眉,"这应该是尸怪,有一些动物,若是从小吃死人肉长大,特别是吃一些枉死之人的肉,就会变成这样,尸怪是这类动物的统称。"

我一听腿都软了,刚才的怪鱼是吃死人肉长大的,这尼玛太邪乎了吧。

"只是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鱼尸怪,这样大块头的尸怪,更像是有人特意饲养的。"

我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林雨桐又补充了一句,我心头又猛的一颤。

我心里暗骂,这他娘的到底是谁这么丧尽天良,竟然饲养这种怪物,这得死多少人啊。

渔船继续向落鸟滩前行,在一片朦胧的白雾中,我看见前方出现一根巨大的圆形石柱。

也许是被周围水雾,常年不断侵蚀的原因,这根石柱看起来锈迹斑斑,有不少的地方都出现了磨损,但是在石柱的顶部,却有纹着一圈莲花的图案。

最让我好奇的是,石柱上面的莲花,完好无损,而且每一笔一划都镶嵌着金边,好似这些莲花全都是用金子浇筑而成。

 

相关文章

  • 颐和园的不可思议:“水牢”灵异事件
    颐和园的不可思议:“水牢”灵异事件
    本文摘自《秘密的怀疑解密》。作者:薛跃,薛颖,出版社: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版:2010年7月,第一版。 为什么颐和园是中国最早的主题公园为什么颐和园今天比以前短多了为什么在昆明湖...
  • 上海林家宅37号发生的灵异事件
    上海林家宅37号发生的灵异事件
    小时候隔壁住着一个老刑警,由于年轻时候牵涉个人生活作风问题80年代初就提前退休了,他告诉我的一些事情据他说在上海市公安局档案里面都找不到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
  • 阴阳鬼医 作者:小夜
    阴阳鬼医 作者:小夜
    第1章 佳人有约 我姓唐,单名一个宋,出生在黔南一个边远的山区里。 我爷爷叫唐秦,我父亲叫唐汉,他们都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正因为从小受他们二人的影响,我一直想成为一名救...
  • 人死了会去哪里,人死后会有灵魂吗(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人死了会去哪里,人死后会有灵魂吗(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死亡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个步骤,这是人生的最后一站。那么人死了会去哪里呢?我们的灵魂会不会还留在世间呢?科学家一再证实了灵魂是真实存在的,对于人死了会去哪里这个问题,一...
  • 七张倒过来看吓人照片,超真实诡异(神奇/你看懂了吗)
    七张倒过来看吓人照片,超真实诡异(神奇/你看懂了吗)
    一张照片可以看出两种不同的画面,七张倒过来看吓人照片就是这种神奇的照片。一张图片可以看出两个不同的状态,比世界上50张最诡异的画还要有趣,七张倒过来看吓人照片非常的有...
  • 中国民间故事里的“烧钱”习俗的由来
    中国民间故事里的“烧钱”习俗的由来
    古往今来,有三种向地下世界传递宝藏的方式,我们将在下一章看到,它们经常出现在同一个仪式场合。中国向地下世界传递宝藏的方式可以与其他群体相比较。传播可以说是人种学研究...
  • 震惊世界的十大灵异照片,证实鬼魂真实存在(图文解析)
    震惊世界的十大灵异照片,证实鬼魂真实存在(图文解析)
    世界上发生过很多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网上也流传着很多恐怖的诡异照片,这些图片的背后无人能解释所以然。小编找到震惊世界的十大灵异照片,这十张照片能证实鬼魂真实存在。...
  • 盘点十大地球上禁止探索的地方,中国秦始皇墓位居榜首
    盘点十大地球上禁止探索的地方,中国秦始皇墓位居榜首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着许许多多是神秘的未知事物等待着人们去探索发现,所以同时也存在着许多的禁区,地球上禁止探索的地方有很多,或许有的地方是你所经历过...
  • 湖南僵尸村是真的吗?湖南僵尸村图片(腐烂僵尸喝血食肉)
    湖南僵尸村是真的吗?湖南僵尸村图片(腐烂僵尸喝血食肉)
    民间关于僵尸的传说还是有很多的,传说在清朝时期,我国的湘南有着一个僵尸村,据说在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僵尸,到处吃活人的肉还喝血,整个村子里都弥漫着一股腐败的气息。...
  • 最好看的降头电影大全,世界十大降头电影排行榜(邪门至极)
    最好看的降头电影大全,世界十大降头电影排行榜(邪门至极)
    说起降头电影,很多人第一想到的是香港。不得不承认香港的降头电影确实经典,在降头电影大全中有一半是来自香港,还有泰国降头片。降头电影大全中,香港电影《降头》最为经典,一起...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