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作者:小白张阳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作者:小白张阳

时间:2019-04-08 09:54:06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1

身子骨一直都很硬朗爷爷去世了,我心里面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一个星期前还给我打电话,叫我好好考试不要紧张,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

当天晚上接到的消息,第二天我立马就赶回了家。

家里气氛非常沉闷,老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守着爷爷的木头,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着烟。

高考刚完,我满头大汗的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看见的也只是爷爷的木头。

我妈见着我就对我说:"回来了,先去给你爷爷磕三个头,然后去洗洗,看看你这一脑壳汗水。"

房间里面挂满了白绫,爷爷的遗像放在木头前面,照片里面的他老人家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精神,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我就问我爹:"老爹,到底怎么回事儿?前几天爷爷给我打电话不是都还很精神的吗?怎么突然就......"

爹重重的吸了一口烟又吐了出来,才对我说:"我也不晓得,这个事情太突然,完全没得任何征兆。"

这时候二爹推门走了进来,手里面提着不少的香蜡纸钱和一些大白馒头,爷爷生前最喜欢吃的就是大白馒头。

我想再去看爷爷最后一眼,在我记忆里头,小时候爷爷对我总是宠爱有加,夏天的时候我睡觉,他就在一边给我摇扇子,给我买冰棍...

想着,我也是鼻尖一酸,扭过了头去。

快晚上的时候,家里面请来住持葬礼的先生来了,姓姜,叫姜道一,很多人称呼他为姜先生。

我记得他和爷爷的关系非常好,经常和爷爷一起下棋,我称他为姜爷爷。

而且姜爷爷也是这一代比较出名的阴阳先生,大家有个什么红事白事,都会找他。

看见我的时候姜爷爷愣了一下,才对我说:"小程回来了。"

"姜爷爷。"我苦笑一下,答应了一声。

姜爷爷就安慰我,对我说,人嘛,这一辈子都是老天爷注定咯,生死有命,你还年轻,不要太伤心了,否则你爷爷在天之灵,也不会安生呐。

我点了点头,对姜爷爷说,爷爷的事情就要麻烦姜爷爷了。

"傻小子,我和你爷爷是好朋友,我又啷个会不送好他最后一程哇!"姜爷爷的笑容让我心里头的悲伤缓解了一些。

然后姜爷爷就把我爹和二爹叫了出去,好像是在商量啥子,进来之后爹和二爹的脸色都不太自然,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不时的就看我一眼。

只是我爹抽烟的频率更高了,一根接一根,几乎不间断的。

就我妈把饭菜端上桌子的时候我爹站起来,说道:"我去买包烟。"

我二爹也跟了上去,房间里面就剩下了我,我妈和姜爷爷。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对姜爷爷说道:"姜爷爷,我想看看我爷爷。"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因为按照规矩,老人死了后,差了辈儿的后背是不能去看死者的遗体的,不然死者看到了后辈儿孙,舍不得,就有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姜爷爷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居然答应了。

"木头没有扣死,有点重,注意不要碰到你爷爷。"

我妈有些意外的看了姜爷爷一眼,我惊喜交加,立马站了起来向着我爷爷的木头走了过去。

我心里面其实一点都不害怕,我知道里面的是从小就宠爱我的爷爷。

使了挺大的劲儿把木头推出来一个二十多厘米的口子,爷爷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花白的头发,神色安详的躺在木头里面,就像睡着了一样。

"爷爷!"

我轻轻叫了一声,爷爷当然不可能答应我,房间里面一时间沉寂到了极点,一丝丝的凉意向我袭来。

我最终还是慢慢合上了木头。

姜爷爷这才对我说,你爷爷虽然走的很突然,但是我平时老跟他在一块儿,我也知道,他最放心不了的,那就是你小程啊。

我没明白,感觉姜爷爷这句话好像就是字面意思,但是姜爷爷的语气又让我感觉他是话里有话,一时间我有点捉摸不透。

这时候我爹和二爹回来了,这才开始吃饭,但也是味同嚼蜡,食之无味。

匆匆扒了几口我也没心思再吃下去,我总感觉什么地方怪怪的,就像是有人在看着我,但又说不上来。

晚上守夜,我爹和我二爹轮流来,他俩不让我守夜,也不说是什么原因。

我拗不过他们两个大人,也就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一直到接近十二点的时候我突然一下反应了过来:是尸斑!

常人死亡后几个小时之内身体上面就会出现尸斑,但爷爷已经去世了一天,而且现在的时间还是夏季,热的不行,爷爷脸上的表情却像睡着了一样,甚至感觉有点气色红润,根本没有尸斑的半点影子!

越想心里头就越瘆得慌,再加上我爹和二爹从我回来之后,看我随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姜爷爷也是话里有话,好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事情有点诡异,我心里面那种烦躁感觉越来越强。

越想越睡不着,最后是在没办法,我干脆就下了床,想去在去看看我爷爷,心里头没有底气,万一是我眼花了呢?

走到我爷爷的门口,上半夜是我二爹在守灵。

二爹见了我,眉头皱了一下,问我:"叫你别来,你又做什么?姜先生都说了,年轻人火气太重,不适合在灵堂多呆,会惊扰到......"

"二爹!"我打断了二爹的话,一下子对他跪下,我用祈求的语气对二爹说:"你就让我陪陪爷爷吧!他老人家连我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这个做孙儿的心里头有愧啊!"

说着,我一个头就磕在了二爹面前。

二爹连忙过来扶着我,对我说,小程你这是做啥子?在你爷爷灵堂面前给我跪下这算啥子哦!不晓得的还以为我这个做二爹的欺负你,快起来快起来!

我是铁了心要留在这里,就威胁我二爹,不让我留下我就不起来。

二爹拿我没辙,只好依了我。

一点过的时候我对二爹说,二爹,我想陪爷爷说会儿话。

二爹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起身向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我说:"我就在院子里面。"

二爹走了之后我有意无意的把门掩住了一半,心里头莫名的瘆得慌。

给爷爷磕了几个头,对爷爷说,爷爷,孙儿不敬,您请理解一下。

说完后我就三步并作两步去到了木头旁边,咽了口唾沫之后再一次使劲慢慢的推开了木头的口子。

还没来得及看,外面院子里面突然就开始刮起了大风,门猛地被风吹开,烧了的纸屑和香灰满房间飞舞。

我紧绷着的神经猛地一哆嗦,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反应过来之后我连忙重新回去到了跪着的位置,刚刚跪下二爹就冲了进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突然刮风吓把门吹开了我一跳。

二爹抬头看了爷爷的木头一眼,念叨了几句"小孩子不懂事不要生气"之类的话,然后就对我说,姜先生不让你在这里果然是有原因的!我让你呆了这么久还不敢让姜先生知道,小程,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我看着就行。

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我当然不愿意,刚刚想争取点时间,二爹却对我说,你爹就要来了,到时候可就要发脾气。

想到我爹,我还是点了点头,又给我爷爷磕了几个头,这才不舍的离开了爷爷的灵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觉得爷爷的遗像在对我笑呢?

回去之后根本睡不下,第二天天都没亮,我爹和妈以及二爹就炸开了锅。

我在想是不是我偷偷开木头的事情被发现了,出去一问才知道,我爷爷的遗体消失了!!!

2

听到这话,当时我都蒙了,爷爷的遗体没了?!

我妈挺着急的打着手电对我说:"你爹都急疯了,出去找去了,我给他送手电过去,你现在家呆着!"

我还是感觉信息量太大,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其实当时"诈尸"两个字已经从我的脑子里面冒了出来,但是毕竟也是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怎么可能去相信鬼神之说。

我看了下时间,五点刚过,下半夜的时候可是我爹一直在守灵,按理说,我爹的上心程度比起二爹来肯定是只强不弱啊,怎么会二爹守灵的时候没事,我爹守灵的时候,反而出了事情!

想到这儿,我也是三步并作两步娶到了我爷爷的灵堂。

姜爷爷已经在那儿了,二爹在那儿打下手,我过去连忙就问,二爹,姜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有人故意整我们?

二爹的眉毛也拧巴成了一团,对我说,你爹说他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听见木头后面有响动就去看,没想到老爷子脑袋这一头的木板竟然破开了,老爷子也没了。

我一停二爹这话就走去木头的另外一头看,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木头上面直接破开了一个大洞,一个人爬进爬出绰绰有余。

我看着脸色异常难看的姜爷爷,想问点什么,姜爷爷却摆手让我不要说话,而是自己不停的在木头四周打量着。

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开始我大开的缝隙上面,沉着脸问我,小程,一开始你打开了木头见了爷爷之后有没有把木头合上?

我听到姜爷爷这话就知道他和是想猜测上面的缝隙是不是我留下的,当时知道正式火烧眉毛的时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突然有点害怕,就说拼命点头,说,合上了啊,当时我是合上的啊!

姜先生一听我这话,立马看向二爹:"你上半夜守夜的时候,有没有别人来过?"

二爹飞快的瞥了我一眼,我低下头去不敢跟二爹对视,我从姜爷爷的神色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事情麻烦了,只怕很有可能还跟我悄悄打开爷爷的木头没能够关上有合上有关系。

"没有!"

二爹的回答出乎意料:"我一直都在,没有人来过。"

我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看着二爹,二爹再帮我圆谎?为什么?

我疑惑的同时,姜爷爷表情更加难看了,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非常棘手的事情一样。

好半响他才开口说道:"这件事,麻烦咯!"

我心里头是害怕到了极点,生怕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打开了木头之后才发生的,心里头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跟姜爷爷坦白这件事情。

姜爷爷一直围着木头转悠了许久,留下一句"我出去一趟,莫要跟着我"突然离开了我家。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灵堂里面就剩下了我和二爹,我二爹看着我,突然对我说:"小程,你说,你是不是动过木头?"

二爹的目光似乎直接刺向了我的心脏,让我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点了点头,同时或许是为了减轻一点心理上的压力,就把关于爷爷已经离开这么久却依旧不长尸斑这样诡异的事情告诉了二爹。

二爹皱着眉头,对我说,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你爹,我先给姜先生商量一下。

我有些犹豫的看着二爹,二爹瞪了我一眼,说道:"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是肯定要告诉姜先生的,你看看现在整出来了多麻烦的事!"

我没脾气了,只好耷拉着脑袋。

二爹出去找我爹了,我看了灵堂我爷爷的遗像一眼,对爷爷说道:"爷爷啊,您走都走了,还找出来这么多事儿,是不是放心不下孙子我啊。"

说完后苦笑一下,去到了旁边的偏房里面,爷爷的房间因为要布置灵堂,所以他生前的东西都被暂时搁置在了这个偏房里面。

房间里没有灯,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不算大的房间里面几乎被爷爷的东西塞满了。

我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打开,里面都是一些衣物被褥什么的。

房间里面转完了,准备离开的时候,角落的一个麻布口袋去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走过去打开之后才看到里面都是些书,其中一些甚至还是很久以前的那种繁体字,书页因为受潮和时间太长的原因,都全部开始泛黄脱落,不过面前还能看得清写的是什么。

我看了几页,是一些鬼故事,心里头一下子也有些觉得好笑,从来没见过爷爷拿出来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爷爷年轻的时候用的,没想到爷爷年轻的时候就看这些鬼故事啊。

怎么说也得是六七十年前吧,这些东西是不是都能够当作近代文物了?我心里头不怎么确定。

这时候书里面却掉出来一页信笺纸,和其余的书明显不同的就是这页信笺纸非常新,上面的字迹也是现代的简化字体,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最近写的一样。

我捡起来那张信笺纸看着里面的内容,却越看心里头越发毛,看完后我匆匆忙忙的就把所有的书又重新装回了口袋里面,小心翼翼的叠好信纸,快步离开了偏房。

我爹们还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坐在爷爷的灵堂里面,看着爷爷的遗像心里面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爷爷在信里说自己本来命还挺长的,没想到就要死了,还说那东西要出来了,他得去镇压那个东西,又说不想害了自己的孙子......

我也不傻,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本来还能活,没想到要死了?那个东西又是什么东西?不想害了孙子,他的孙子不就是我吗?什么叫做不想害了我?

我怎么感觉爷爷有很多的秘密都被他带进入了木头里面。

这封信写了,却没有寄出去,而是被爷爷压在了书里面。

我在想原因,是不是爷爷写了之后又不想把这封信寄出去了,所以就把信夹在了自己的某一页书页里面,没想到被我歪打正着看见了。

我又联想到了爹和二爹自从被姜先生叫出去谈过话之后,看向我的眼神就有些奇怪,我感觉姜先生和我爹他们好像也有什么是瞒着我,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不知道姜先生他们知道不知道爷爷这封信里面写的那个东西,以及爷爷莫名其妙的死亡。

看到了这封信之后再要我相信爷爷是自然死亡,我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而且不偏不倚,就好像是爷爷不想影响我高考一样,我高考刚刚完,爷爷就咽气了!

就在我心里头思绪万千的时候,我爹和二爹回来了,我妈在后面跟着。

没理我,爹和二爹直接去了房间里面,我问我妈有什么结果没有?

我妈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我说,这种事情又不敢大张旗鼓的问,只能自己悄悄找,但是你爷生前爱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得啥子结果。

又联想到了那封信,心里头一阵寒意一下子传遍了全身。

爷爷消失了,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被什么东西带走了,另外一个......那就是自己走了!

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我第一次对无神论产生了动摇!

我知道,前半夜,除了我和二爹,没有人进过灵堂,而后半夜,我爹撒泡尿的时间,一个人,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把棺材打出来一个洞又把我爷爷背走还不发出来什么响动。

毕竟我爹说当时他撒完尿回来只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声响。

细思极恐,鸡皮疙瘩一阵接着一阵!

3

姜先生还没有回来,我们也不知道姜先生去干什么了,老爹的眼睛又红又肿,布满了血丝,说起话来嗓子都是沙哑的。

我一直在想,姜先生和爷爷是好朋友,他自己又是阴阳先生,所以爷爷的秘密他会不会知道一些?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姜先生终于回来了,不同的是他这回还带着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比我高一点,倒是挺健壮的。

姜先生给我们介绍说这是他一个徒弟方子善,方子善咧嘴跟我们笑了一下。

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可能是同龄人的原因,所以我也有想要快些和这个方子善认识,毕竟既然是姜先生的徒弟,那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吧,好像是这样子说没错。

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清楚我爷爷的事情。

我妈知道姜先生这一来一回肯定是一直都在赶路,连忙就去给姜先生煮些茶点。

我冲方子善挥了挥手后,他背着包走到我旁边:"你有啥子事?"

笑了一下后我对他说:"咱们年纪都差不多,认识一下就不用那么生疏了哇,我叫冉程。"

他笑了一下,对我说:"我叫方子善,你也知道,不过你这名字挺像个女娃儿的。"

"他们都这么说,不过也无所谓了。"然后我就问他:"姜爷爷把事情都给你说了吗?"

他摇头,对我说,没有啊,今天师傅急匆匆的赶到我家里面叫我带上东西就走,一路上都在赶路,师傅也没给我说到底是啥子事。

说完后方子善又神神秘秘的对我说,我都很久没有见到师傅这样子急躁了,你们家是不是出啥子大事情咯?被比如闹鬼之内的!

姜爷爷没有告诉方子善,我也就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我还是准备再等等。

姜爷爷和方子善吃过饭后姜爷爷对我爹和二爹说,你两兄弟跟我来,小方小程,你俩暂时不要跟着来。

我和方子善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我从方子善眼睛里面的神色就可以看出来,他明显没有把姜爷爷的话听进去。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子,爷爷的事情不弄清楚,我估计永远都安心不了。

然后姜爷爷就带着我爹和二爹走了,我妈在收拾碗筷,我和方子善彼此看了看,方子善一下子走上前来对我说,你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我说:"我只想弄清楚我爷爷死亡的真相。"

方子善一副老成的样子,摸着下巴对我说,原来是你爷爷走了,到底是个啥子情况,你能给我说说不?

我看了方子善一眼,及其简单的对他说,我爷爷走了,但是昨晚上木头被刨开了一个洞,爷爷的遗体消失了。

我话刚刚说完,方子善的脸色就变了,非常震惊的对我说:"我的老天爷,这么刺激!!!"

我苦笑了一下,说,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呢。

方子善眼珠子转了转,对我说:"你能带我去你爷爷的木头看看不?"

我想了想,现在人都走了,我也就答应下来,带他去了爷爷的灵堂。

没想到方子善的胆子比我想的大得多,让我跟他一起推开了木头后他竟然直接就钻到了木头里面去,可把我吓得不轻,连忙问他干什么呢!

他的声音在木头里面传来,不要慌,我虽然没我师傅厉害,但是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我不在说话了,看着在木头里面鼓捣的方子善,心头突然疑惑起来,方子善这句话的潜台词我是不是能够理解为,姜爷爷有真本事,方子善也懂一些,阴阳先生的本事,不就是抓鬼吗?

难道说,世界上是真的有鬼?

想着,我又苦笑了一下,现在纠结这个还有用吗?

这时候方子善从木头里面跳了下来,对我说,你爷爷只怕是自己走咯!

我顿时就头皮一麻,问他,你说啥?自己走了?

方子善点了点头,对我说,没错啊,你自己看看,木头里面,有洞的这一面,有很多的抓痕,就像是一个力气很大带着铁手套的人强行做出来的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我愣愣的看着他,他继续说,你不用想的太复杂,结果很简单,就是说这个洞其实是被人从里面破开的,你看破开的洞都看得出来,木刺都是向外突出的,说明有了第一个缝隙后,里面的人就在往外面推,或者砸,最后他出来的时候,才会造成这个结果。

方子善这一番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他说的有理有据,我没法反驳。

但是这也直接证明了,是我爷爷自己从木头里面跑出来的,毕竟木头里面除了我爷爷,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我咽了一口口水,觉得喉咙里面异常的干,一时间脑子里面乱成一团,我实在没法牵强附会的用很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恶作剧来解释这件事情。

本来死者为大,没得那个神经病会来开死者的玩笑,而且爷爷在村里一向都很有威望,我们家也没有跟谁结过仇怨,根本没有可能会有人来开这种玩笑。

脑子里面一阵思索,最终我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死去的爷爷从木头里面跑了出来。

方子善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不用接受不了,这世界上神奇的事情还多着呢。"

我看着方子善的笑容,问他说:"你上过学吗?"

方子善说,家里穷,关键还是没那个天分,念到初中就没念了,这两年在家里面帮着做农活,偶尔跟着师傅跑一跑,今年正好成年了,准备去外面打工去。

我对他说:"我从上学开始,被灌输的就是无神论,也就是世界上没有鬼魂,也没有妖精,这是科学世界,要相信科学!"

方子善挠了挠头发,对我说:"这个东西,我也不晓得该啷个跟你说,但是......哎呀反正我跟着师傅亲眼见过,你相信我就是了。"

到了这个时候,也由不得我不相信,我也就跳过这个话题,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姜爷爷他们。

方子善嘿嘿一笑,说,不能说,万一说了,师傅又要说我学艺不精丢他的人,而且他们大人都有这个毛病,觉得我们娃儿办事情不靠谱,所以我们还得自己动手。

"先去找我师傅!"

说完后他就率先出了门,我跟在他后面,问他,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我们可是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了。

方子善神秘的笑了笑,叫我快些跟上他就是了。

我俩一路小跑,方子善好像比我还熟悉地形一样,一点儿都不带停顿的。

"到了!"

方子善在一个山坡上突然停下脚步,叫我赶快蹲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竟然真的看到了我爹......爷爷!!!

方子善也是两只眼睛直钩钩的盯着不远处,一句话不说,但是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出卖了他。

我看到了我爷爷,顿时心里面就是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而且爷爷竟然在一个土包上单手道倒立。

环顾了一下四周,我才发现这个位置我小时候来过!从距离来说其实距离我家一点儿都不远,就在我家的下面,只不过杂草荆棘很多,得绕路才能过来。

还有一些不知道多少年的石碑,上面刻着不少奇奇怪怪的文字符号,我不怎么认识。

小时候我爷爷知道我来了一次这里后就对我发了一次火,在我的记忆里面也是唯一一次对我发火,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有去过,后来长大了,去了外地读书,这个事情我也就忘记了。

但是爷爷来这里做什么?而且竟然还用那么诡异的姿势!

4

我死了的爷爷半夜从木头里面跑出来,在一个土包上面单手倒立。

想着想着,我自己都有些不争气的笑起来。

方子善对我说:"一般的情况下,就算是死者被畜生窜了气真的起了尸,也是危害家人祸害畜生什么的,但是你爷爷这个,跑到这里来......"

"跑到这里来怎么了?"见方子善说了一半就不说了,我就开口问他。

他突然做出来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我不要出声,同时自己也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山坡,又看着不远处矮一些位置的我爷爷那个方向的那个土包,脸色突然开始变得精彩起来。

我被他神神叨叨的样子弄的有点毛骨悚然的,但是又不敢打扰他,毕竟现在方子善在我心里头还是一个高人。

前前后后的打量了好一会儿之后方子善才对开口自言自语的说:"不得了不得了,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这里竟然是如此大的一个天然风水局!"

我没听懂方子善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挺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他指了指我们脚底下的山坡,又指了指对面的山坡,对我说,你看见没有,这两个山坡缓而长,且地势相对较矮,你读的书多,先把这片山坡想成一对翅膀。

不等我发问方子善又指着两处山坡中间凸出来的一处位置,那个位置在爷爷他们现在位置的正上方,也就是我家,方子善说:"那个位置,也就是你家,你把它理解为老鹰的头,你看你家的地理位置,前面是一处斜度很大的坡,后面却是茂密的树林,在风水局上,这叫做前坡后林,乃是一处聚气的风水局,你就理解为很好的地理位置就行了。"

"而前坡后林中间是你家,左右两边是一对翅膀,这叫做一飞冲天,有很强大气运,按理来说,你家是要出大人物的!但是很奇怪啊,你爷爷是农民,你父母也是农民,不应该的!"

说完后方子善又开始摩擦他那刚刚冒头的胡子,他说的话我只听懂了个大概,但是毫无疑问,方子善在我心里面的"高人"形象又凝实了几分。

这时候不远处,我爹和我二爹突然跪在了爷爷面前开始磕头,然后姜先生应该是在说什么,距离不远,但是因为地势开阔,声音发散严重,我也没有听清。

没多一会儿,二爹和爹就去把爷爷抬了下来,我爹背着。

"先躲躲!"

方子善示意我先藏起来,我们就躲到了一块儿石头后面。

姜爷爷几人离开之后为何方子善这才跑到了那个土包哪里,方子善对着土包左三圈又右三圈,我指望着他能不能看出来些什么道道,毕竟我觉得我爷爷肯定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跑到这里来。

好一会儿之后方子善才摇了摇头,有些歉意的对我说,我没办法了,这个东西师傅还没有教我。

我拿出手机给这个地方拍了几张照片,既然这些个问题方子善不知道,我也就不指望这些石板上面的文字和符号他能看懂了。

这四周倒着很多的石板,不远处还立着一个,我又仔细看了一阵,与其说是石板,倒不如说更像是墓碑,就是电视里面那种,人死了之后立的那种墓碑。

回去之后我爹就问我哪儿去了,我支支吾吾了一阵才说刚刚带着方子善出去转了一下。

我爹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为了表示我没有乱跑,我连忙问爷爷找到了吗?

姜爷爷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找到了,不过现在事情更复杂了。

我没懂,姜爷爷也没跟我说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看了一眼木头,我知道爷爷暂时就在那个木头里面,木头坏了,肯定要买新的,而到时候估计又会有不少人说闲话。

姜爷爷把我叫了出去,对我说:"小程,你二爹给我说了,你当时动过木头是不是?"

我沉默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姜爷爷说,不用怕,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是你没有去动木头,你爷爷也会......

我知道是也会跑出去,但是我不明白啊,我就问姜爷爷,方子善 告诉我,我爷爷是自己跑出去的是不是?

姜爷爷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对我说,没错。

我又问,我回来的前一天晚上,为什么爷爷就没有消失,我一回来,当天那晚上,爷爷就消失了?这个和我有没有关系?

姜爷爷叹了口气,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走吧,跟我出去转转,边走边告诉你。

我跟上了姜爷爷的脚步,姜爷爷在前面才对我说,我先前就跟你说过,你爷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所以当初你提出来要见你爷爷一面的时候,我才答应了。

或许你爷爷之所以第一天晚上没有消失,原因就是你还没有回来,他没有见到你,所以心里面放心不下,所以你回来后他也就走了。

我连忙问,什么叫爷爷就走了?姜爷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

姜爷爷回过头来看着我,没有回到我的问题,反问我,你这样子想知道这些,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不否认的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说出来那一封信的事。

姜爷爷坐在一棵树下擦了擦汗,才对我说:"小程,我和你爷爷是好朋友不错,但是我对于他,也是知之甚少。"

"记得他去世前几天,莫名其妙的对我说,人上了年纪,指不定啥时候就死了,还跟我开玩笑,问我能不能算出来他啥子时候死,然后还说自己感觉自己的命不长了,有点放心不下你,当时我只当他是玩笑话,但是那个晓得,这才几天的时间,他竟然真的就走了。"

说完之后姜爷爷叹了口气,对我说:"可能这就是天意咯,他自己可能都想不到,当时几句话,结果就成了真!"

我沉默了,姜爷爷没有说他对我爹和二爹说了什么,从那之后我爹和二爹看我的眼神都是奇怪的,那种感觉我说不上来。

"那我爷爷为什么死后会起来,跑到那种地方去做出来那种奇怪的动作?"

姜爷爷脸色变了,有些生气道:"你俩跟踪我们?"

"我只想知道我爷爷的死因,还有你们瞒着我的事情!"我声嘶力竭,对姜爷爷大声道。

姜爷爷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对我说:"小程,我是尊重你爷爷的意思,有些事情不让你知道,是为你好。"

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姜爷爷面前,说,姜爷爷,您和我爷爷是好朋友,我爷爷这么奇怪的死去,您要是真的是为了我好,就请您告诉我真相,我不想这么糊里糊涂的!你给我爹和二爹都说了什么,他们看着我一直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爷爷到底为什么会去到那个土包那里,小时候我去过那个地方一次,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的爷爷在那次冲我发火了,就好像那个地方是什么禁地一样,现在爷爷莫名其妙的去世了,他居然跑到了那个地方,还做出来那么奇怪的动作,这些,你们都以为我不知道吗?还是打算一直瞒着我?

姜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对我说,小程,你说的这些,有些我知道,但是有些,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我没有接话,等着姜爷爷接下来的话。

姜爷爷把我扶起来,才对我说,要是我猜得不错,你爷爷,只怕也是一个真正本事高强的阴阳先生啊!

姜爷爷这开头的一句话我直接就蒙了,我爷爷是阴阳先生?!

5

我爷爷是阴阳先生,我看了有些仙风道骨的姜爷爷一眼,又回想了一下我爷爷有些糟老头子的样子,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姜爷爷对我说,就晓得你接受不了,所以才不想给你说的,人人都说我姜道一本事高强,很是尊敬我,但是只有我自己猜晓得,我的本事,在真正的阴阳先生里面,只能算是中流而已,那里是什么高人哦。

我不知道姜爷爷是不是在谦虚,但是我还是没法把我爷爷和阴阳先生联系起来,就问姜爷爷,他是怎么猜测我爷爷是个阴阳先生的。

姜爷爷摇头说,他不确定我爷爷是阴阳先生还是匠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爷爷本领很高强。

我又懵了,匠人?我爷爷怎么会又成了匠人了?

姜爷爷继续说,如果你爷爷是个匠人,那肯定不会是啥子木匠砖匠,我估计最次,也得是个赶尸匠,要是个阴阳先生,那可能就是背负了老天爷的诅咒在身上的。

姜爷爷说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明白,要是他说的都是真的,那我爷爷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啊?

姜爷爷应该是看出来我的疑惑,就对我说,小程,我晓得一次性给你说的太多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样子你看要的不,这几天你就跟着我一起,啥子时候你想问,你就问,只要是我晓得的,就都告诉你,你看要的不?

确实,就现在,我都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儿不够用了,现在不管爷爷的身份是什么,他老人家去世了,都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现在还是处理好爷爷的后事才是最要紧的。

想到这里我才又跟姜爷爷回了家,半路上我问姜爷爷,他刚刚说的,老天爷的诅咒,是什么东西?

姜爷爷告诉我,那些真正本领高强的阴阳先生能够洞晓天机,断人生死,而这些已经是属于神仙的范畴,一个凡人有了神仙的本事,老天爷就会降下惩罚,而这个惩罚,那就是关于"五弊三缺"的诅咒。

而这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钱,命,权"。

本来我还想问问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到家了,我也就没有再开口。

爷爷的信还在我兜里面放着,这就算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吧,爹和二爹他们肯定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但是有这封信在,时间到了我自然就会知道。

方子善跑过来问我和他师傅谈了些什么,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给他糊弄了过去。

姜爷爷对我爹说事情有些麻烦,为了以防万一,今天晚上最后守一晚上,明早就下葬。

二爹已经出去购置新的木头,晚上回来请人帮忙抬,爷爷木头破了这事儿最终还是没瞒住,不过好在爷爷平时在村里面威望挺高的,也没多少人说三道四。

下午的时候姜爷爷说要看坟地,我爹却拒绝了,好像是想对姜爷爷说什么,又看了看我。

姜爷爷看了我和方子善一眼,才对我爹说,有些事情,不是不说就能够瞒过去,孩子也不傻,迟早都会知道的,以后也不要避着孩子了。

我爹看了我一眼,没有反驳姜爷爷的话,算是默许了,就继续说道:"老爷子已经交代过了,就把他埋在那个位置。"

姜爷爷愣了一下,好像是明白了,叹了一口气,说:"既然老哥都说了,那我也不好不听,就去那里吧。"

姜爷爷可能是以为我没有听懂,就又给我解释说,你爷爷已经交代过了,他离开后就把他埋在今天找到他的那个位置。

二爹带着人去了,我爹把我叫了出去,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这才对我说,有些事情,老一辈的人经历过,晓得不好走,就不想要你再去走一回,你懂的起这个道理不?

我点头,说晓得。

我爹又才继续给我说,你爷爷是阴阳先生,我和你二爹,也是阴阳先生,年轻的时候因为这个职业吃过不少的苦头,所以我们这才不想要你走上这个老路,这就是为啥子我非要把你送到外头的城市里面去念书的原因。

"你们都是阴阳先生,岂不是说世界上真的有妖魔鬼怪咯!"

毕竟是我爹当着我的面承认了,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一些结果,但还是没忍住想要在确认一次。

知道我鼻腔里面发出来了"嗯"的一声,当时我心里头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来是个啥子滋味。

"你爷爷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给我和你二爹说,我们也在拼命的猜他到底是有啥子事情没交代给我和你二爹。"我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包括这回他老了之后的坟地选址,他选的那个位置恰好是不好的,当时我和你二爹跟他争论过很久,但是他啥子也不肯说,只是说以后把他埋在那里。"

我又想到了我爷爷用那种诡异的姿势倒立在那个土包上,总感觉有啥子地方怪怪的。

我爹说又对我说,学了这些东西就要背上诅咒,你二爹终身未娶就是诅咒之一,你爷爷一辈子没什么钱财就是诅咒之一,我这两根手指头没了,也是诅咒之一。

说着,我爹给我伸出了他的左手,小手指和无名指没了,我知道那是早些年的时候被机器压断了的。

我爹看着我,说,我们一家人都被这些诅咒折磨,所以才不希望你也和我们一样。

有了你后我们才在这里落户,做了普通人家,再不去管那些妖神鬼怪的事情,为的就是希望你能好好长大,不要再触碰这些东西,毕竟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我们这些东西也要被淘汰了。

老爹说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但是我却能够听出来老爹语气里面的无奈。

我就转移话题,问他,那爷爷的坟地怎么办?

爹说,还能怎么办?他最大,他都发话了,只能听他的啊,要不然估计还得给我们托梦呢。

到了晚上,新的木头回来了,二爹也说坟挖好了。

姜先生怕再出意外,就对我爹和二爹说,你们今晚上就幸苦一下,不要睡觉了。

方子善对我说他感觉不对头,我问他怎么回事儿,他说他老是感觉心神不宁的,就好像要出啥子事一样。

我以为他天天和姜爷爷一起呆的时间长了,有点敏感了,就叫他晚上早点睡。

结果刚刚到晚上,我妈刚刚在收拾碗筷,村里面的邻居发了疯一样跑到我们家来,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姜先生快救命"。

家里面房间不够,所以方子善是跟我一块儿挤着睡的,我们也当然也听到这个消息,对视一眼后立马就跳起来跑了出去。

来人是村里面的二婶子,这时候他刚好一下子跪倒在姜先生面前,一边哭一边说,叫姜先生快去他家救救人。

姜先生叫他不要着急,问他怎么了,到底出了啥子事情。

他才说二叔下午去帮我爷爷挖好了坟地后回家就一直说脑袋晕,刚刚吃了饭后竟然一下晕倒,嘴里面还不停的吐着一些很臭的黑色的水。

姜先生听到这句话脸色立马就变了,立马对方子善说:"小方,东西带上,走去看看!"

二婶子一边抹眼泪一边说着谢谢,没想到刚走到门口,竟然有七八个人都朝着我们家跑了过来,不时的还在喊着"救命啊"之类的话。

靠近了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村里面的长辈,他们家里面也出现了和二婶家里面一样的情况。

姜先生说:"大家不要着急,我这就去!"

我已经猜倒了一些,这些人只怕都是下午的时候帮爷爷挖过坟地的!

我看向二爹,二爹正和爹再商量着什么,而我爹的脸色这时候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相关文章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