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蛇人绝密档案 作者:千钧四两

蛇人绝密档案 作者:千钧四两

时间:2019-04-09 09:11:46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1
第一章 女尸
明河附近发现了一具身份不明的女尸,送到法医中心,准备进行尸检。但打开尸袋时,我却发现这女尸居然很美……

 

"叶老师?"如果不是杨雪喊了我一下,我可能还会发呆更久。

"嗯?"

"你呆住了?"她看着我。

在自己的实习生面前,对一具女尸发呆,这很尴尬。

"昨天熬夜看书,才睡醒,不精神。"我解释。

"叶老师看什么书?"

"关于蛇……工作时间,说工作。你判断的死亡时间,告诉我。"说话时,我将尸袋彻底打开。确如杨雪所说,尸体的表面没有任何损伤。而且这女尸的皮肤很好,解剖室明亮的灯光下,她光洁的好像是一块玉做的人。

"不……不知道。"

我当时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杨雪。其实我也可以自己判断,但这么简单的东西,她没理由会是这个反应,"你不知道?"

"对不起,叶老师。这中间有个问题,你听我解释……"

"说。"

"正常来讲,是很容易判断,但是……尸体是在明湖桥下的位置发现,那里正对着城西酒店的监控。从监控上看,白天这段时间,那里没来过任何人。所以我觉得尸体在桥下,起码已经十二个小时了,但她……没有尸斑,也没有尸僵。"

我以为这孩子在糊弄我,就去动了一下尸体的下颌部。下颌部是人死亡后,最先会出现尸僵的位置。成年人死亡1~3小时内,下颌部出现肌肉僵硬,之后缓慢扩散到全身,12~16小时会达到最大。

结果死者的下颌部真的没有出现尸僵现象。

我愣了半秒,回忆陈森说的发现尸体的事件,到现在大概过了两个半小时。确实还没到最大值……可人总不会是发现尸体的同时死亡的吧?

我又重新做了一次外部判定。

结果是震惊的。

这女尸的每一寸肉体,都是那么柔软,活动自如。甚至让我觉得,面前这个死人,好像还没有死……但最让我意外的,还是当我看到尸体的手的时候。我发觉她的指甲上没有月牙白。这本不算是个神秘现象,若是平时,我只会觉得死者生前体弱。可今天,当我看到这话面时,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段文字:蛇人有两种形态,一种为半人半蛇,而另一种与人类大致无异。只是细微之处,有些差别。其中有眼、齿、指甲……而在关于指甲的注解上就有提过,蛇人是没有月牙白的。

我怎么又想到了蛇人?

"叶老师,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杨雪的声音打破了解剖室里静到僵硬的空气。

"正常程序走,我要看看,她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我皱皱眉,然后拿起手术刀,在女尸左胸锁骨下斜切四十五度,拉到胸口,然后向下一刀划到耻骨联合的上方。右胸锁骨下斜切四十五度,对准之前的刀口。

当我完成切割后,意外的从尸体的伤口处涌出大量的血液。

我愣住。

杨雪也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然后看我:"老师……"

"我知道,我也觉得怪……"然后我打开被切割的皮肉,呈现在我和杨雪面前的是尸体的胸骨、肋骨还有腹腔中内脏。可让我觉得意外的是,我面前的这些东西,全部是完好无损的。

"骨钳给我……"我对杨雪伸手。

我要剪断肋骨,打开尸体的胸腔,检查心肺。其实在打开胸腔之前,我一直怀疑,尸体可能是死于某种药物。可当胸腔真的被我打开,这具女尸又一次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居然看到了伤口。

肺部、心脏,那整齐的刺入、切割的痕迹,明显是刀伤。

正常判断的话,应该是一把刀刃十五厘米以上的刀具刺入胸腔造成的伤害。甚至还有一些痕迹可以表明,凶器的刀背上,有些倒勾形状的装饰。

"叶老师,为什么会这样?"杨雪看着我。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胸腔完好无损,皮肤完好无损,里面的器官却被人捅了……怎么做到的?钻进她身体里,捅的她?"我站在原地,突然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这报告要我怎么写?

"老师,那颅腔还需要检查吗?"

"你来做……"对于杨雪,虽然是个实习生,但我很放心。而且我现在确实有点头疼。之前关于蛇人的那本书的记忆,就好像是即将冲破河堤的洪水,有种压抑不住的感觉。

我怎么总是想起那本书?

"好……"杨雪点点头。

我暂时离开了解剖室,在门外吸了根烟。本打算冷静一下再去想那具尸体的问题,结果这时,解剖室里却传来了杨雪的叫声。

我立刻冲进去:"怎么了?!"

当时杨雪已经锯开了尸体的头颅,头盖骨也取了下来。可我没看到完整的大脑,取而代之的是解剖台上,从死者颅腔内流出的糊状物……

没错,糊状。

"……如果不是她的头是完整的,我会猜测,死者是被人砸碎了脑袋。"我走到杨雪身边:"你出去吧,别怕,只是死人。"

杨雪点点头,立刻离开了解剖室。

片刻后,我也来到了走廊。我俩互相看了两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死人,外表完好,身体里却一团糟。

不管是出于我的职业,还是作为人的道德,我都不该对死者不敬。但现在,我真就想问一句话,这姑娘究竟是怎么把自己死的这么别致的?

啪嗒!啪嗒!

这时,法医中心一楼空旷的走廊里传来了皮鞋脚步声。

是赵泽昊。

这小子走路很讲究,脚跟先落地,然后落脚尖。每一步,都能走出他觉得帅掉渣的"啪嗒"声。但我很烦,因为这样走得太慢。

"好像是赵泽昊来了?"杨雪都听出来。

"我知道。你回家吧杨雪,接下来收拾尸体的事情,交给他。你今天做的不错,回去以后不要想这件事了,放轻松。奇怪的事情每天都有,但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任何事情都一定会有个答案。"我担心这种奇怪的事情会给年轻人留下心理阴影。

"知道了叶老师……那我先回家了?"杨雪看着我,我点点头,她才摘下手套扔到垃圾桶里。

 
1
第二章 脚步声
杨雪走到走廊拐角,我听到她和赵泽昊小声说我生气了,要他小心点。

 

赵泽昊过来的时候,果然是恭恭敬敬:"叶老师,你听我解释,我其实今天来了,上午的时候我一直在中心做伤情鉴定,您交代的任务我都完成了……下午我真是有点事,然后……"

我也不说话。

就看着他。

这小子终于是闭嘴了,然后特惭愧的看我一眼:"行,我承认,我今天没来,我错了。"

"去换手术衣,然后跟我进解剖室。"说着,我打开解剖室的门。

我这人天生不是个做老师的材料,说教的本事很差,也没什么威慑力。

"干嘛啊?叶老师?"赵泽昊跟在我身后。

"今天来了一具尸体,我和杨雪刚刚做过尸检。"

赵泽昊脸色一白:"那……那案子又多了一个死者?"

"不是,应该和之前的案子没什么关系……嗯,起码现在看不出关联。"

赵泽昊那张脸,巴掌大的地方,写满了"不情愿"三个字,站在门口半天:"那,老师你们把该做的都做完了,我就没必要进去了吧?"

我转过身,靠在门框上,上下打量这小子:"你倒是清闲啊?一天什么事都不做,还学会指挥我做事了,是吗?那行,解剖室你没必要进,明天也没必要来法医中心。"

"别,别叶老师!我错了,错了,这就换衣服!这就去!"

……

磨蹭了半个小时,赵泽昊终于是来到了解剖室。

看到女尸第一眼,他就差点吐了。没错,他看到尸体还会觉得恶心,学了差不多五年的法医学,还跟萌新一样的人。真不知道这些年,这小子到底都在研究些什么。

"我去……老师,你没必要这么整我吧?我就旷一天工啊,你跟杨雪把这人都切成这样了,还……还专门让我看一眼……喔……"

"盯着看十分钟,转身或者闭眼,明天就回家过暑假吧。"

"老师……不……不至于这么绝吧?"

赵泽昊盯着尸体,我则准备将她收起来。今天这个问题怕是没办法解决了,我今晚决定加班。先收拾起来,去吃个晚饭。

可在收拾尸体的途中,我看到了这女尸闭合的一双眼睛。

杨雪说,她只有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中没有眼球。其实我还觉得很奇怪,明明没有眼球,眼皮为什么还是正常鼓起的?因为之前杨雪已经做完外部判定,我之后的检查,也只是粗略的看一下僵硬程度和外伤,至于眼睛,我真的没仔细检查过。

而现在,突然对这双眼睛感兴趣的另一个原因是,就在刚刚,我的脑海中又闪过了一段话:蛇人可以让自己的外表几乎与正常人类一致,但却有些细微的不同之处,其中包括眼、齿、指甲……而关于的眼的注解是,蛇人之眼白昼时为淡黄色,夜晚时,瞳孔会变成竖立的形状。

我伸出手,一点点靠近女尸的眼睛。

轻轻扒开了左边的那只……空的!然后,我的手就靠近了右边。

"叶老师,你干嘛呢?"赵泽昊突然出声。

"做检查,有问题?"

"没事儿,咳咳。"

我深呼吸,然后一点点扒开了这女尸的右眼。那一刻,我屏住呼吸,眼皮被我一点点翻开了……黄色。

黄色的眼仁!

"哎?叶老师,这人眼睛,怎么是黄的?"本来我还以为,自己可能是看错了,但赵泽昊这句话,完全打消了我自欺欺人的想法。

赵泽昊这时凑到我身边:"哎,叶老师,黄眼睛的人是什么病来着,我有点记不清了,好像是……"

我拍了一把赵泽昊的肩膀,打住他要说的话:"你收拾一下,送到尸体冷藏柜里,然后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哎?这,这就能走了?"

我没理他,走出解剖室,来到走廊尽头,我的办公室。

我将门反锁,然后打开电脑。

开始查询关于蛇人的内容。可最后我却发现,整个百度百科中,都没有任何与我昨晚看的那本类似的关于蛇人的资料。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那具奇怪的女尸,女尸的指甲、眼睛,还有她奇怪的被破坏的内脏,以及我脑子里的那本关于蛇人的书。

一切交织在一起,让我忘了时间。

最终,一切在我脑海中汇聚成了一段话,也出自那本记载蛇人的书籍:蛇人拥有远超人类的自愈能力,近乎不死的奇怪力量。被破坏的组织会自行愈合,包括心脏、大脑……而愈合的方式是,自外向内。

自外向内的愈合……

我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我知道了,没有死……那具尸体,正在复活!"

这么奇怪的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我都很惊讶。

不过伤口自愈这件事,其实也并非没有科学依据,自然界本身就有许多恢复能力极强的生物,蚯蚓、蝾螈、蜥蜴等等……尤其是蝾螈,自愈能力极强,它的肢体,无论被砍多少次,都能够自愈。它的眼睛、脊髓,甚至大脑,都可以再生。

然而,它不是人……

不过,那本书中记载的蛇人,也不该是人吧……那究竟是一种什么生物?

"而且,我总不能写一份女尸是未知生物的报告给刑警队吧……不行,我得再看看尸体!"

我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

当时我一愣。

十二点!

夜里十二点,我居然在座位上发呆了差不多六个小时?

"怎么还多出了个工作狂的属性。"我揉揉头。

而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咚咚咚。

我抬头:"谁啊?"

"叶老师,是我……那个,现在几点了,你到底回不回家?"

居然是赵泽昊。我还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在外面等了我六个小时,"不是说让你先走吗,还没走?"

"我哪敢啊……老师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这时,赵泽昊又敲了敲门。

我走过去,本想直接开门,但突然,我的心莫名其妙的揪了一下。那是种很奇怪,很难形容的感觉。我想到了一个问题。赵泽昊走路声音很怪,为什么刚刚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就突然传来了赵泽昊说话的声音?

是我想问题太入神,没听到吗?

"叶老师,你开门啊?"赵泽昊又敲了敲。

"门锁出了点问题,我弄一下……你去解剖室,我打火机刚刚好像忘在里面了。帮我取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走。"我随便找了个理由。

"打火机?好吧。"赵泽昊应了一声。

我听到了脚步声,门外的,赵泽昊应该是转身走了。

但那一刻,我的心却凉了半截。

那脚步声,不是赵泽昊的"啪嗒"声,而好像是一双没穿鞋的脚,踩在地面砖上发出的"啪"的声音……很轻,很细微。

我一点点弯下腰。

门下缝隙很大,透光,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人的样子,但是可以看到脚。

我整个人趴下了,单眼对着门下的缝隙,看到了幽暗的走廊里,一双苍白的,女人的脚正在向着解剖室的方向,一点点走去。

 
1
第三章 命案
光着的女人的脚?

 

门外的人,显然不是赵泽昊。

我的心半截彻底凉了。

而这时,那双白皙的女人的脚突然停住了……这让我心跳加剧。

她由脚跟,一点点转了过来,将脚趾和脚背面对我……她转身了?然后一步步走向我,走向我办公室的门。

"叶老师,你怎么可能把打火机带到解剖室?你那么守规矩的一个人,不是吗?你之所以让我去,是想……听听我的脚步声吧?"

声音还是赵泽昊的。

然后那双脚突然停住。

"怎么不说话了,我猜你现在应该没有站着吧,你的眼睛是不是正在盯着……我的脚啊!"

突然!一团黑色的东西从门缝的画面中坠了下来!

是头发!!

她弯腰低头了!

我甚至没敢看她的脸,就慌乱的爬起来,当时拉过办公室里的桌子、柜子,一股脑全部挡在了门口。

"你是谁!"我冲着外面大喊。

"叶老师,我是赵泽昊……你忘了吗?"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什么?你是什么!"我一边推着桌子,担心她冲进来,一边大声的吼着。

"呵呵……"然而她只是在笑,用赵泽昊的声音,用赵泽昊渐渐变得尖细的声音,用已经不属于赵泽昊的让我觉得陌生的声音……

接着我感觉到冲击力。

她开始撞门。

我推着桌子、柜子,还能够感觉到她巨大的力量。

门锁好像传来了松动的声音,我看了一眼……螺丝已经要崩出来!

"开门……开门啊。"

"呵呵,你逃不掉的……开开门……"

"开门……"

……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钻进我的耳朵里。

我感觉身上的力量一点点消失了,很疲惫。终于,我有点撑不住了,稍稍走神那么一会儿,就听"啪"的一声。

一枚螺丝飞了过来,打到我的额头上。

我看了一眼门,门锁已经被崩开了。

一只苍白的女人的手,伸了进来。那五指的指甲上,没有月牙白……

是那具女尸,那是她的手,我认得!她……真的活了过来吗?!

嘎吱!

她的半截身子钻了进来,她的手抓向我,越来越近。眼看着进来的部分越来越多,我发觉挡不住了。

她一点点抬起头,黑密的头发在我眼前一点点散开……

我看到了一张,长满鳞片的,蛇一样的脸!!

当时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被手机闹钟的铃声震动吵醒,我抓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早晨三点半。当时我头很疼,之前发生什么,也有些记不清楚。随着我一点点的清醒,记忆也开始稳定,之前的事情,渐渐从脑海中浮现。我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我面前的一切。

是我的办公室,电脑还开着。

办公桌、柜子堵在门口,但门并没有被打开。

……

我松了口气,原来一切是个噩梦。

一定是因为尸体太诡异,我才会胡思乱想。

可是……

我突然一愣,办公室门关着,门锁没坏,但不代表昨晚就一点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为什么我要用柜子、桌子把门堵住?

昨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梦?

我一点点走到门口,挪开桌、椅、柜子,正准备开门,鼻子里却钻进一股熟悉的不太好的味道。

那是血腥味儿。

我渐渐低头,当我看到门缝下渗出的血液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终于有勇气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门外没有尸体,但走廊的墙壁,几乎全被血液染红……

我一步步走出去,走到一半,我终于拿起手机,报警。

……

十几分钟后,刑警队的人就来到了现场。

昨晚的事情,是我生平遇到过的最诡异的事。警察到现场的时候,我还是大脑一片空白,对于他们的提问,我也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没办法,只能他们自己开始调查。后来他们告诉我调查结果。

据说昨天丢了一具尸体,就是那具无名女尸。

除了丢尸体这件事,刑警队的人还怀疑,昨晚应该有一个人死在了这里。走廊墙壁上的血液,还有解剖室内的一些被肢解的器官,经过检验,是同一人。初步怀疑,是昨晚跟我一起进行尸检的实习生。

赵泽昊,死了吗?

我头很疼,到了中午,才勉强可以协助调查。

但他们却拒绝我去解剖室,理由是,我现在也存在嫌疑。

本来我以为这会是个很容易解释的问题,因为走廊里有摄像头。但当我提出调监控的时候,陈森告诉我,就在昨晚,法医中心监控系统出现莫名其妙的故障,没有留下任何监控视频的信息。

"陈森,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应该相信我,对吧?"我看着他。

此刻,我们在法医中心楼下。

他掏出一支烟,为我点燃:"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把烟夹在指间,看着陈森:"昨天我遇到怪事了,那具尸体,就是你送来的尸体……外表没有任何损伤,但是胸腔内的器官,还有大脑,都被破坏。心肺上有明显的刀伤……"

陈森对我挥挥手:"你想说什么?刀伤?不破坏人的皮肤肌肉,直接伤到内脏的刀伤?"

"你不信也无所谓。昨天的尸检过程,有录像,你们现在去查。"

"录像已经看过了,我没跟你说过吗,没留下任何痕迹。"

"我没录?"

陈森看着我,也不说话。

好吧,他的确回答不了我的问题。那我该怎么解释?本来我还想跟陈森提一句蛇人生命力顽强,器官由外向内自愈的事情。但想想如果真的说了,他恐怕会觉得我已经疯掉。即便我现在只对他说了一点点内容,他就已经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

……

虽然我有嫌疑,但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是凶手,所以下午我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回去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书架搬倒!

我在书堆里,一本一本的寻找,找着那天晚上,我读的那本关于蛇人的书籍。可很诡异,甚至比之前女尸胸腔里的画面更让我觉得奇怪。我居然真的找不到那本书。

"我明明看了一夜,为什么找不到?"我坐在书堆上发呆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

看着窗子上我自己的倒影,憔悴了不少。

叮咚!

而这时,我家的门铃突然响了。

我扶着桌子,艰难的站起来,甩甩头试着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走到门口。

"谁?"

"叶老师在家吗,是我,杨雪。"

 
1
第四章 该信谁
是我那个女实习生。

 

我将门打开,看着她:"怎么了?"

"我今天去中心,他们不允许我进去,您电话还一直关机,所以……所以昨天出了什么事情吗?"她看着我,然后微微皱眉:"老师,你看上去好像很累?"

我让了一步,示意她进来。

从冰箱里拿了一听果汁给杨雪,"坐吧,是出了点问题……昨天的女尸丢了,还有赵泽昊,他……死了。"

杨雪呆呆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抱歉。"虽然我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毕竟当时是我和赵泽昊一起在法医中心。我作为老师,活了下来,却对他的死因一无所知。这是我的责任。

"叶老师,这……这不怪你,那具尸体我们都觉得很奇怪。"

杨雪安慰我。

但我却突然觉得很奇怪。

我看着杨雪:"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会跟那具奇怪的尸体有关系……我的意思是说,正常人,不应该觉得是有人潜入法医中心,杀死赵泽昊,之后偷走尸体吗?无论理由,但过程正常人会这样想吧。你为什么会说尸体?"

杨雪看着我,有点紧张,她把果汁放在茶几上,然后说道:"我……我其实昨天就有一个想法的老师……但是我不敢说,担心你会骂我。"

"说。"

"我其实是相信科学的,但这件事……也不一定是违反科学的事情,毕竟很多东西,我们……"

"直接说你的想法。"

"我觉得那具‘尸体’可能没死,她可能不是人,而是一种特殊的生物……所以不是她的伤口奇怪,而是她可能拥有自外向内的强大自愈能力,老师您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

杨雪所说的,和那本书里关于蛇人的强大自愈能力,几乎一样。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我看着杨雪。

"不是……"杨雪摇头:"一开始不准备说,这种事没什么科学根据,说了也会被骂。只是昨天的尸检我有点在意,想听听叶老师今天会给我什么答案。叶老师昨天不是说过,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不可怕,因为一定会有答案吗?"

我看着杨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话。

没错,确实一切问题,都会有答案。只是不一定每个问题的答案,都会被人了解。

"我还找不到答案,甚至更愿意相信你说的。"我无奈一笑,看了一眼时间:"吃完饭了吗?"

杨雪摇头。

"那留下吃吧,吃过晚饭一起研究一下昨天的事情。"

我这么说,杨雪似乎很开心,笑着点头,看我的目光也第一次没那么紧张。

我简单的炒了两个小菜,完事儿准备叫杨雪开饭的时候,却发现她不在客厅。这时书房那边传来了动静。我将小菜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到书房,开门。

杨雪正在帮我整理弄了一地的书籍。

"叶老师?不好意思,我刚刚路过,看到里面很乱……所以就帮你整理一下。"她对我微笑。其实我不是个小气的人。相反,本就比较懒散的我,有人帮我收拾房间,我应该开心。可也不知道怎么,心里突然觉得很别扭……也说不上,具体是因为什么。

我走进去,对杨雪露出微笑:"我刚刚找东西,所以弄乱的。"

"找什么?找到了吗?"她好奇的看着我。

我摇头:"可能压根就没有那东西,而且是我自己的事。走吧,吃饭。"说着,我转身离开书房。

这时杨雪却突然又喊了我一声:"叶老师!你……以前当过兵吗?"

当过兵?

我愣了一下,回头看时,杨雪正拿着一相架。里面的照片背景似乎是在战场上,照片中的男人穿着迷彩服,有着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他端着枪,凝视远方,嘴角带着我至今仍然看不懂的微笑。

面对地狱一样的战场,究竟有什么好笑的?

"那不是我。"我走过去,拿过相架。

"啊?可是好像……"杨雪不解的看着我。

我把相架重新放回书架上,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我有个孪生哥哥,叫叶阎,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去当兵了……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没回来?"

"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十几岁的时候。现在已经快二十年没见……也许,战死了吧。"其实我对这个哥哥基本没什么印象。因为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从小跟着母亲。而我哥哥,是跟着我父亲的。

所以兄弟感情也比较淡。

至于照片,那是我母亲一定要我留着的,我也没办法。

"哦,对不起。"杨雪跟我道歉。

"没什么,吃饭吧。"

"嗯!"

杨雪走到茶几前,看到我炒的小菜,就开始拍我马屁。

我正准备给面子回一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一看,当时一愣,那个来电号码让我非常意外,居然是赵泽昊的号码。虽然我没有记录过他的电话,但这家伙平时总跟我请假,所以我认得出。他已经死了,那电话是谁在保管?给我打这个电话又是为什么?

其实我很自责,本来我应该让他和杨雪一起离开,那么起码他不用死。

"喂……"我接通电话,声音有些低沉。

可下一刻,我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因为电话那头居然传来了赵泽昊的声音!

"喂!叶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也是才知道,我昨天真有事儿才旷工的……我不知道中心出事儿了!您现在在家吗?我……"

当时我整个人是懵逼的。

我以为打电话过来的,或许是赵泽昊的家属。

但我没想到,居然会是他本人?

他还在跟我解释旷工的问题,我立刻让他停住:"你先闭嘴!"说着,我走进卫生间,关好门,然后问道:"你谁啊?别耍我!"

"对,对不起啊,叶老师,给您气的都忘了我是谁了……我,我现在往您家去呢,一会儿我当面赔罪。啊,听说昨天咱法医中心出命案了?您没受伤什么吧?怪我,怪我,我昨天晚上应该去一趟的,我……"

真的是赵泽昊的声音。

一点都没有问题。

是我疯了吗?此刻,我心里就是这个想法。

冷静了几秒,我再次让这小子闭嘴:"你先听我说……"

"哎好,叶老师您说。"

"你不死了吗?"

电话那头很尴尬:"呃……老师,我,我知道您跟我生气。小雪她出了这种事,我也很伤心啊。但是您也不能,就希望好学生活着,差生死啊。我也是人啊……"

"你……你说什么?"

"我说,说您不能太偏心,不能……"

"我是问你,你说谁死了!"

我心跳很快,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杨雪啊,她昨天不是跟您在法医中心吗?结果晚上出事了,现在……连尸体都拼不全。对不起,叶老师,我知道您心情不好,我不该提这个。我快到了,咱当面说吧。"说着,赵泽昊挂断了电话。

 
1
第五章 月牙白
我愣在卫生间,不知道该干嘛了。

 

赵泽昊不是死了吗?这电话是怎么回事?

他说杨雪死了,那外面吃东西的是……是什么?

而且,他说他昨晚没来?

我头很疼。

我拿起手机,给陈森拨了过去。我仔细想了想,因为我有嫌疑,所以关于尸体的细节,我确实不知道。只知道死了一个实习生,可到底是杨雪还是赵泽昊,我真的不知道。陈森也没告诉我。

我现在必须打电话问清楚。

可该死的陈森,这时候居然电话不通。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不知道杨雪和赵泽昊哪一个说的才是真的。可偏偏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咚咚咚!

"叶老师,您在干嘛?怎么还不出来,东西要被我吃光了?"

我站在卫生间里面,呼吸越来越急。我感觉到不对劲儿了,杨雪很害羞,也很怕我,她怎么可能敢不经过我允许,就到我书房去帮我收拾东西?而且,以杨雪的性格,此刻敲门,也不会是说这几句话。

在我出去之前,她根本不可能主动吃任何东西。

"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你先吃。"

"哦,那好吧。"杨雪应了一声,人影就从门口消失了。

我暂时松了口气。

可是我该怎么出去呢?我现在判断杨雪是有问题的,虽然有些小证据。但不能绝对的说明问题,她仍然可能是没问题的那一个。那么就是赵泽昊有问题。可他说,他正在往我家里赶,很快就到了。

那么如果他有问题,稍后我和杨雪,会一起倒霉。

我现在感觉自己被困住了。

进退两难,甚至连卫生间都出不去。

"怎么这么窝囊……"我坐在马桶上。

咚咚咚!

突然,卫生间的门,又被敲响了。

我抬头,看着磨砂玻璃上映着的杨雪的影子,"又怎么了?"

"哦,叶老师,我突然想起来……你刚刚好像接了个电话,谁打来的?我听了一句,有点像赵泽昊的声音,是我听错了吗?"

"他都死了,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别胡思乱想。"

"哦……"

我站起来,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得想办法先出去,于是我深吸口气,走到卫生间门口。其实那一刻我很担心,开门的瞬间,杨雪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露出一张不属于她的,狰狞的脸。

好在当门真的打开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

杨雪坐在茶几上吃东西,我看向她,她还在对我微笑。我当时看了一眼杨雪的手,我皱皱眉,走了过去。

如果她真的是什么怪物,一层玻璃门,估计我已经死了几个来回。

所以,与其难为自己,不如我直接问她。

这是个大胆的想法,"杨雪,你……"

可我刚刚开口,杨雪就突然对我摆摆手:"不好意思,叶老师……电话。"然后掏出手机,在我面前接通。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近,我居然听不到手机那头发出什么声音。

她只是站起来,有说有笑的走到我身后。

我立刻转身,盯紧她。

几分钟后,杨雪挂断了电话,看着我,双手合十:"对不起,叶老师,白蹭了一顿饭,我朋友找我有点事情……尸检的结果,回头我们再研究吧,我现在可以离开吗?"

离开?

我去,求之不得啊!

"咳,不是工作时间,你随意……"我看着杨雪,我觉得我反而成了奇怪的人。

"那谢谢叶老师!"

"不用谢,走吧。"

然后杨雪就真的走了。

我长舒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刚刚在卫生间里,我真的吓坏了。其实现在也很紧张,但毕竟她走了。

"不行,我要再给赵泽昊打个电话。"于是我拿起手机。

可刚刚拿起来,手机就开始震动。

是赵泽昊打来的。

我将电话接通,那边传来就声音:"叶老师,我要到了……你家具体位置是怎么走的来着?我有点记不住了。"

"别来我家了……我们去个别的地方,正好我没吃东西。"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然后穿衣服下楼。

不管他们到底谁有问题,都别想再进我家门,在我家,我反而是死路一条,逃都不知道去哪……嗯,毕竟是十七楼。

我在附近找了家小酒馆,要了几个小菜,然后就开始等赵泽昊。

我倒要看看,一会儿出现在我面前的他,究竟是完整的大活人,还是个僵尸男。可后来,我发现自己等来的竟然不止赵泽昊一个人,还有陈森。

"你们……怎么在一起?"我好奇的看着两人。

虽然有点惊讶,但内心的恐惧倒是几乎散尽了,毕竟陈森这么个活生生的警察跟在身边,赵泽昊不可能是假的。

"刚刚在路上遇到的,我也正好准备来找你谈谈。"陈森拉过椅子,做到桌对面。

"行,刚才给你打电话就一直不通,现在好了。你问我之前,我要先问问你,你是不是耍我?耍我吧?"我拍了一把桌子。

陈森一愣:"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告诉我,死了个人吗?实习生?这什么,诈尸了?"说着,我指了一下赵泽昊。

"老师,你……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我也不该死啊……杨雪的事儿,我也很伤心。"赵泽昊一脸尴尬。

陈森更是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他死了?"

"那死的是谁?"

"另外一个实习生,女孩,叫……"

"放屁,她刚从我家走!还吃我一顿饭!"

陈森和赵泽昊同时懵逼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陈森笑笑,走到我身边,拍打了两下我的肩膀:"叶瀚,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之前那个女孩也很努力,你对她印象不错这件事我也知道,但是……"

"你觉得我疯了?"我看着陈森。

"当然不是,我是……"

陈森想对我解释几句什么的时候,酒馆的服务生正好端着两盘我刚刚点的小菜过来,还有一瓶开胃的梅酒。那梅酒正好在陈森手边,他抓住酒瓶,给我倒了一杯:"你先冷静点,你现在的情绪很有问题,这样的你,正常交流都是问题。"

"我情绪有问题,我没办法正常交流是吧?你知道刚才……"我正想说杨雪,还想给她打个电话,把她叫到这家小酒馆来,当面对质。

我倒要看看,是我疯了,还是几个人串通起来耍我。

可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却好落在陈森推酒杯到我这边的那只手上。

我看到了他的指甲。

没有月牙白?

 

相关文章

  • 发生在敦煌莫高窟的灵异故事
    发生在敦煌莫高窟的灵异故事
    在故事之前,我得先介绍一下敦煌莫高窟的概况。莫高窟俗称千佛洞(本地人都这么叫),现在被誉为丝绸之路上的明珠,世界文化遗产宝库,因为那里有几千年来中国各个朝代开凿的...
  • 东北术士 作者:老七
    东北术士 作者:老七
    有种职业大隐于市,他们凌驾于一切职业之上,知晓的人,亲切的称他们为—灵异先生。 我叫霍劫,九岁那年,因为我贪玩,害死了我的小伙伴,为了活命,我……...
  • 我的世界九大隐藏怪物:第一种只有0.004%的几率出现!
    我的世界九大隐藏怪物:第一种只有0.004%的几率出现!
    玩过沙盒游戏《我的世界》都知道里面有攻击性、中立型、被动型、特效用生物、特产怪物、末影水晶、传说级怪物,但里面的隐藏怪物却很少人晓得,下面探秘志小编来为大家揭秘9...
  • 灵异鬼故事之孤魂野鬼找上门
    灵异鬼故事之孤魂野鬼找上门
    胡晓飞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中文系。她班上几乎所有的男学生都换了职业。女学生当办公室职员,而胡晓飞则是自由职业者。她总是说她是一个作家,但她没有具体说明她是一个短篇鬼故...
  • 校园灵异故事之实验楼里消失的女尸
    校园灵异故事之实验楼里消失的女尸
    在黑暗的夜晚,一轮的光亮伴随着星星在校园里闪耀。黑暗笼罩着整个校园。它让人感觉像掉进了无尽的深渊。作为临海最著名的医科大学,实验大学也是全国最著名的医科大学之一。...
  • 世界十大幽灵船之玛丽·西莱斯特,随风漂流鬼船(无人驾乘)
    世界十大幽灵船之玛丽·西莱斯特,随风漂流鬼船(无人驾乘)
    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常常会出现几只无人驾乘的恐怖幽灵船,世界十大幽灵船中玛丽·西莱斯特是最令人着名的谜案。当人们在海上发现玛丽·西莱斯特号时,船上空无一...
  • 这些地方频发灵异事件,够胆来试一试吗?
    这些地方频发灵异事件,够胆来试一试吗?
    今年春天,洛杉矶发生了一起可疑的杀人案。截至目前,有关各方的推理不仅没有揭示案件的真相,而且导致了案后著名的黑大丽花悬案,给案件增添了神秘色彩。死亡案中的塞西尔酒店也引...
  • 盘点中国近年真实怪异事件,每件都细思极恐让你毛骨悚然
    盘点中国近年真实怪异事件,每件都细思极恐让你毛骨悚然
    有关于那些灵异的事情相信的大家都有听说过,近年来中国也发生了很多怪异的事情,以至于怪异到连科学家都无法解释,中国近年真实怪异事件频频发生,人们的内心其实也是心惊胆战的...
  • 意大利女尸罗萨莉娅·隆巴多,100年不腐烂(如同睡美人)
    意大利女尸罗萨莉娅·隆巴多,100年不腐烂(如同睡美人)
    论起尸体保存完好,大家脑海里浮现的一定是埃及木乃伊了。有具罗萨莉娅·隆巴多的小女孩木乃伊保存得栩栩如生。罗萨莉娅·隆巴多的尸体直到现在,看起来还只是像...
  • 《招魂2》恩菲尔德事件
    《招魂2》恩菲尔德事件
    2016年,北美电影市场非常繁忙。在改编自《曼威》系列的《超级英雄》系列片主宰电影银幕后,今年最值得注意的是《情感魔兽世界》的上映,但在这两周的票房统计中,一部小成本电影刚...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