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鬼赐花 作者:鬼秣

鬼赐花 作者:鬼秣

时间:2019-04-10 09:06:39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1
第一章 鬼赐梅花
我叫刘宇,从小和爷爷住在自家的纸扎店里,据爷爷所说,这家扎纸店足有数百年的历史。

 

可在这纸扎店中,有一样东西很奇怪。

铺子里有个香案,不供神佛,却摆着一个小盒子。

爷爷告诉我,每天都要对这盒子拜上三拜,还要给它上香,而当我问起爷爷原因的时候,却都被他糊弄了过去。

不光光如此,就连村里的人来买纸扎,都没有进过店里来,他们似乎对着盒子,也有几分忌惮。

但时间长了,我对这盒子的好奇心也淡了不少,不过,自从我经历过一件事后,却再也不敢放松警惕了。

这是一个下午,爷爷出去办事,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店铺,纸扎这种生意很特殊,只有村里死了人或者有什么节日的时候才有顾客,但平白无故的哪有这么些丧事。

我搭拢着脑袋,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外面,现在正是夏天,温度一高,我的困意也就来了。

就在我的眼皮快要闭上的时候,突然吹过来一阵寒风,"嘶!"我冷得一哆嗦,抬头一看,晴天却突然变得乌云密布。

"唉,看来又要下雨了。"我缓缓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却发现这纸扎店里居然站了一个女人。

"啊!"

我猛的一个激灵,这女的什么时候来的,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更奇怪的是,她居然还打着一个油纸伞。

女子虽然用伞遮住了大部分的面容,不过我还是能看的出来,身材十分不错,腿长腰细,该翘的地方翘。

不过她的打扮有些奇怪,就像电视里的古装美人,而且,这村里人我都认识,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身材这么好的一个,平常人根本不会进店,而这个,怎么突然闯了进来?

疑惑归疑惑,不过碍于礼貌,我还是笑了笑问道:"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来我们店里,是要买什么。"

"退货……"

我心里一惊,退货?经历这么多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来纸扎店退货的!

"不是?你刚才说的是,退货?"我还是再三确认了一下。

她听了我的话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油纸伞收了起来,这么一来,她的面容,全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眉目如画、身材窈窕,长发用一根粉白色的丝带轻轻系住,一袭白衣,鲜花一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觉这女子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娇美无匹,容色绝丽。

只是有一点,她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

"本来我想退货的,可是……"说到这,她突然对着我笑了笑。

此刻的我根本顾不上这女子倾国倾城的面容,居然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是姑娘?我们店里这么多年,你可是第一个来退货的,不知道,是谁买了纸扎?你想退货的纸扎,又在哪里?"

"就是你爷爷的纸扎,喏,这不就是?"说完,一个纸人突然从她背后拿了出来,就这样扔在了我的面前。

这纸扎我知道的,前几天爷爷亲自做的,不过我记得他将这个纸扎拿出去的时候,就没有再拿回来,难道说,他是给了这个女子?

我摇摇头,一时间也想不通所以然来,"那姑娘,你到底还退不退货了?"

她忽然往我这边走了过来,一手抓住我的手腕。

冷,这是我的第一感觉,我的手腕就像被放入了一个冰块,一股股寒气直窜我的皮肉。

她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微微在我的手腕处点了一下,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居然直接昏了过去。

"唉,醒醒!宇儿,醒醒!"

我微微睁开双眼,却觉得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爷爷看着我笑了笑"你个小兔崽子,要睡觉也别在这里睡,感冒了怎么办?"

他正想扶我,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宇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了?"爷爷的语气突然急促起来,刚才的笑容也瞬间不见。

还没等我说话,他直接翻来我的手腕,当爷爷看了一眼后,居然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爷爷……怎么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先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然后将我扶到了床上。

"宇儿,你将这事情,好好告诉我,一点都不要漏掉。"

爷爷如此严肃,属实是有些吓到了我,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都是慈眉善目的一个人,而现在,却也不知道为何变得如此紧张。

将遇到那女子的事一一告诉爷爷,他越听,眉头皱的越来越严重。

"你是说,她来退货的?"

我点了点头,"她就是这么说的。"

"爷爷,那个纸扎,你给了谁?"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给了谁?给了鬼。"

"什么!"要不是我身子还很虚弱,我真的都快跳起来了。

"这件事情,反正迟早你都要知道的,不过现在,我先告诉你要紧的。"

"你今天遇到的,并不是人,那个纸扎,我早就烧了,今天我进店的时候还奇怪,怎么店里还有一大片纸灰。"

"你看看你的手腕。"

经爷爷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今天也就知道那家伙在我手腕里点了一下,却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而当我将手腕翻过来的时候,我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手腕的正中央,居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梅花。

"宇儿,你要记住,不管今天晚上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不管见到什么人,你也不要信,反正就是一句话,死,也别离开这床!"

爷爷说完后从外面拿出一个盒子来,先用手擦掉盒子上面的灰尘,然后从里面摸出一把一把的黄符。

将黄符一个接一个的贴在我的床边,我看得见,爷爷的手指都在抖动。

他贴完黄符以后,再将脖子上的吊坠给我带上,这是一个玉八卦,听爷爷讲,这个东西有了不少的年份,自打我记事以来,这坠子爷爷就是洗澡都不会取下。

他做了这一切,也让我开始觉得,这一次,事情恐怕有些不好办了。

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爷爷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宇儿,放心,不会有事的,不过我说的话,你可一定要记住!!"

看我点了点头,他才抱着盒子走了出去。

顺着窗户,我看见爷爷居然穿上了道服,手里还拿着一把桃木剑,就这样坐在纸扎店的店门口。

就在这时,窗外的风居然大了起来,我甚至听见了一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1
第二章 初战失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意识变得越来越迷糊,不过耳中那锣鼓的声音却还是十分清晰。

 

"孩子!孩子!"

被这么一叫,之前的那种感觉也瞬间消散了,我猛的睁开眼,发现爷爷正紧张的抓住我的双臂使劲摇晃着。

"爷爷,我怕……"我直接哭了起来,不知所措。

"别怕别怕,我们赶紧走!这家伙要来了,我担心我应付不了。"说完爷爷就直接将我背了起来,直接从后门冲了出去。

爷爷的速度很快,而我在上面也颠簸的十分难受。

突然,我又听见了那敲锣打鼓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了。

我将这事情告诉爷爷,他却没有什么动静,只说让我别乱动,速度越来越快。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耳边了。

砰的一声,爷爷一个急刹车,我也因为惯性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宇儿!你没事吧?"

我起身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却直接愣住了……

居然……有两个爷爷。

而在我的旁边,居然还有一个花轿,之前听到的敲锣打鼓的声音就是从这东西上面传出来的。

"干什么呢?我是你爷爷啊!赶紧过来!"

"宇儿,别听他的,我才是,你小子别上当!他是鬼!!"

……

我听的头皮发麻,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却没有走到任何一个人的身边,因为我实在是分不清,这到底哪一个是人,哪一个,才是鬼。

我猛的朝着后面跑了过去,也就是之后赶来的爷爷。

因为我突然想到,我的爷爷,一直都是叫我宇儿的,之前的那个,似乎是叫我,孩子。

而且他一路上都十分反常,尤其这里还有一个花轿,怎么想都觉得十分可疑。

爷爷松了口气,一把将我拉到身后,然后抬头怒视前方,"这么多年,你的怨气,还是放不下?"

之前的"爷爷"突然大笑起来,身上的皮肉迅速的破裂开,从里面猛的钻出来一个女子。

就是,之前我在纸扎店里见到的那个。

"把他给我,保此地,千年平安。"女子冲着我笑了笑,似乎没有把爷爷放在眼里。

"我知道你迟早会发现他的存在的,不过,想得到他,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爷爷手臂一震,从里面弹出来一把桃木剑。

他整个人都极速往女鬼那边靠了过去,然后咬破自己的指尖,嘴里念念有词。

"天逢门下,降魔大仙,摧魔伐恶,鹰犬当先,二将闻召,立至坛前,依律奉令,神功帝宣,魔妖万鬼,诛战无盖,太上圣力,浩荡无边,急急奉北帝律令。"

爷爷一手将血液涂抹在自己的桃木剑上,然后对着那女鬼的腹部猛的一刺,那家伙直接伸出双指将爷爷的桃木剑直接夹在了半空中,动弹不得。

女鬼笑了笑,笑的十分瘆人。

她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我的整个身子不知道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一直往那花轿上滑去。

"爷爷……"我还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整个人都已经进了花轿。

敲锣打鼓的声音越来越大,那花轿居然也在极速的移动。

爷爷想要抽身,不过那女鬼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我跟你拼了!"爷爷怒吼一声,从身上掏出几张黄符出来,猛的用手指夹在鼻梁前,念叨几句直接朝着那女鬼扔了出去。

砰砰砰几声巨响,女鬼极速往后滑着,只见空中突然垂下来了几张巨大的灵符,将这家伙围在了里面。

那女鬼也是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后面灵符上,直接被震了回来,后背的皮肉都开始冒着烟,滋滋滋的响着。

女鬼从地上直接飘了起来,也没了之前的笑容,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的爷爷。

爷爷一手拿出八卦镜来,斜着插入地下,将空中那仅存的一点点月光直接反射在那灵符阵里。

几张灵符突然微微震动起来,女鬼似乎有些慌乱,在这里面转来转去,时刻注意着四周。

"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合!"

那些灵符直接往中间聚集起来,然后猛的盖在了那女鬼的身上。

只见那灵符一阵阵的冒着黑烟,还散发着一股股尸臭味,那女鬼在里面胡乱的挣扎着,叫声听的人头皮发麻。爷爷将桃木剑扔在空中,用手猛的抓住,然后直接往那灵符中间扔了过去。

桃木剑直接穿过灵符,扎在了后面的树干上。

而那女鬼也直接倒地,一动不动。

爷爷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终于结束了。"

他微微的向前走了走,还没等爷爷靠近那个灵符的时候,这东西居然猛的炸了开来。

从里面飞出来一个满身黑气和粘液的人影,直接没了身影。

"老东西,你给我等着!"

巨大的声音从树林里传了出来,爷爷紧紧皱着眉头,忽然,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猛的吐了一口鲜血。

刚才阵法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而我只觉得自己身体动弹不了,下面的花轿在疯狂移动,路上没有一点点的颠簸,只有耳边巨大的锣鼓声。

突然,花轿停了下来,那声音也直接消失不见了。

许久后,周围的风声突然大了起来,吹的花轿两边的帘子都在抖动。

滋滋滋,花轿发出木板摩擦的声音,而我吓得嘴唇都在颤动,没有爷爷在身边,我又如何能够面临这个女鬼……

哗的一声,这个花轿的四面突然倒了下去,而我就像是花朵里面的花蕊一样,停留在了中间。

现在的我内心万念俱灰,早就认定我,已经是一个死人罢了。

我的身边到处充斥着一股股霉味和尸体的味道,因为没有光线,我也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不过我能感觉到这里应该是野外,毕竟还时不时的吹过来一阵寒风,这风来的奇怪,听不见树叶摇晃的声音,而且,能钻入皮肉,深入骨髓。

"咯咯咯……"一声奇怪的笑声突然映入了我的耳中。

 
1
第三章 悲惨身世
这时,一个人影猛的落在了我的面前,这家伙全身都是一个个的不规则伤口,我甚至都能看见里面蠕动的蛆虫。

 

"别怕,一会我的样子就能恢复了。"女鬼冲着我笑了笑,嘴角伤口上的蠕虫也因为挤压掉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

还没等我说完,那女鬼直接发怒,一手伸张旁边十分粗壮的树木上,然后猛的一抓,那树居然直接爆了开来。

"无冤无仇?咯咯咯。"她整个身子直接坐在了那翻落的树干上,然后转头看了我一眼。

那是一种能够杀死人的眼神。

"那我就跟你说说,我们到底有什么恩怨!也不至于,你到了阴曹地府,还不知道为什么死。"

"几百年前,当时的我,还是一名歌妓,这是我唯一能够赚钱的工作,不过,赚钱,我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知道我的音乐能力一般,他们过来都是因为我的容貌。"

"当然,有很多的人想要打我的主意,不过我总是推脱,直到有一天,我受邀为一个人祝寿,没想到,他居然在我的食物里下药,将我强奸。"

"醒来后的我,已经在牢房里面,他是当地十分有势力的人,为了保存自己的名声,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我入狱,那些所谓的官府,根本不敢得罪他,不单单如此,他还每天让一名罪犯和我……"

听到这,我的内心都在极速的颤抖。

"本来,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的,因为,我知道,我那年迈的父母,还在家里等着我,没有我,他们迟早要饿死。"

"最终,我从狱卒的嘴里听说,那家伙不单单要害我入狱,还将我的父母纷纷残忍杀害。"

"我,自杀了,由于怨气,巨大的怨气,我成为了一个恶鬼,亲手杀了那个恶霸,还有这官府里的人,接着,就是那些罪犯,最后,整个地方,再无生命。"

我咽了咽口水,"你,把其他没有得罪你的人,也杀了?"

女鬼突然大笑起来,"怎么?他们不该死吗?我受尽如此屈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我讨一个公道,这些人,该死!!"

我能感觉到,她的声音都开始变得凌厉了。

"是不是很奇怪?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会想说,我是那恶霸的后人吧?"

女鬼笑了笑,笑的很勉强,"不不不,你不是。"

"我当时杀了所有的人,这个地方,就再也没有人敢来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居然来了一个道士。"

"他很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这道士也没有能力杀死我,最后,他硬是把我封印在了此地。"

为了防止我以后出来作乱,这道士便留下后人,一直看管我。

后来,这里陆陆续续有了一些人,他的后人,便做起了纸扎生意。

我一愣,"我?和我爷爷?"

女鬼点点头,"对,除了你们家,哪里还有纸扎店?"

噗嗤一声,那女鬼突然从那树木上滑了下来,她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抖动着,而且,我能够看见她的身上,到处散发着浓厚的黑气。

她猛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吓得我往后微微窜了窜,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伸手直接刺进地下,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个老鼠。

女鬼直接将老鼠扔进了嘴里,然后咯吱咯吱的咀嚼起来,"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了。"

我只看见那家伙直接化作一团黑气,然后一缕一缕的缠绕着我,甚至,想要从我的毛孔里,钻进我的身体。

而我此刻却动都不能动,只能任由那黑气围绕在我的旁边。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我的胸口突然震了震,那些本来缠绕在我身上的黑气突然消散,然后重新在我前面聚集起来。

"你?戴了什么鬼东西!"这女鬼身上的伤口比之前的还要多了,五官也十分扭曲,到处都是蠕动的蛆虫。

我此刻才想起来,爷爷之前给了我一个吊坠,应该是这个东西在作怪。

"小东西,我还是低估你了……"她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猛的一震,又跪在了地上。

我咽了咽口水,这女鬼应该受了很重的伤势,不过要是等她缓过来,我还是死路一条。

此刻,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能够动弹了,不过碍于那女鬼还在这,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那女鬼身上往下掉落的碎肉越来越多,身上散发的黑气也越来越浓密,我挪动着早已有些麻木的身体,一边注视着这女鬼。

"你!……"她见我想跑,刚想起身,却又嘶吼的摔在了地上,我被这么一吓,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撒腿就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该往哪走,不过我知道的是,不管跑到了什么地方,都比在这个女鬼身旁要好的多。

周围的风吹的地上常年的叶子胡乱的飘散,这风声就像催命符一般,而我也是一边哭着,一边极速的跑。

"宇儿?是你吗?"一声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赶紧停下了脚步,才发现,这里就是之前那女鬼和爷爷打斗的地方。

"爷爷,你没事吧。"我直接跑了过去,将地上躺着的爷爷扶了起来。

"咳咳……我和她都受了重伤,没想到,你能够活着出来。"爷爷嘴角都是鲜血,说话都十分费力。

"辛亏您给我的东西,要不然我肯定活不到现在了。"我擦了擦泪水,背起爷爷就往家里跑。

"宇儿,你记住,那个盒子!十分重要!"

我点点头,"爷爷,你别再说了,等回了家,您再慢慢说给我听。"

"不,万一我等不到那个时候,这个事情,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了,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关于这个女鬼的秘密。"

"我都知道了,那女鬼已经将她的身世都告诉我了。"

爷爷猛烈咳嗽几声,"不,不是这个,那个盒子是祖上在封印这女鬼的时候专门留下来的,应该会对压制这家伙有作用……"

我一愣,"那,为什么其他人对这个盒子也十分忌惮?"

 
1
第四章 寻天仰鼠
我的话刚一说完,就觉得后背一沉,爷爷居然昏迷了过去。

 

叹了一口气,我脚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幸亏这里离纸扎店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我也赶紧把爷爷背到了家里。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我又出门将住在村口的郎中王叔叔叫了过来,本来他是不愿意进到纸扎店里面的,因为要进来,必须经过,那个盒子。

不过碍于人命关天,他还是拿着药箱跑到我爷爷身边看了起来。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伤成这样?"

我咽了咽口水,"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王叔叔,我爷爷没事吧?"

"没事,我给他开点药,不过身体很虚弱,你这几天要好好照顾。"说完他就从药箱里急匆匆的将药递给了我,我能够看见,他拿药的手都有些不稳,然后赶紧走了出去。

我看了看爷爷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忌惮这个纸扎店。

第二天,等我起床过去的时候,爷爷已经醒了。我赶紧将药拿出来让他喝了,然后坐在他身边。

"爷爷,我们赶紧走吧,那女鬼万一回来了怎么办?"

"咳咳!跑?不行,跑了,这些人都要死……而且,这家伙也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所动作。"爷爷说了一句我几乎听不懂的话,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去,把那个盒子拿过来。"

我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将那个盒子捧在了手心,这盒子是我第一次拿,感觉不怎么沉,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我居然对着这东西上了这么多年的香。

爷爷见我走过来,他指了指盒子道"打开。"

我一愣,不过手还是将盒子盖微微的往上翻了翻,里面放置的,居然是一张羊皮。

将东西递给爷爷,然后将空盒子放在了一边。

爷爷拿上羊皮看了半天,才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爷爷,他们为什么忌惮这个盒子?"我微微皱着眉头,还是将这个我十分想要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

爷爷摇摇头,"这个不急,我之前跟你说了,祖上将这个盒子留下了肯定是有用意的,我刚才看了看,我们想要制服这个女鬼,需要好几样东西,第一个,就是鼠牙。"

"鼠牙?老鼠多了,我这就给您抓来。"见我起身要走,爷爷直接伸手将我拉住。

"不是,我说的鼠牙跟你说的不是一个东西,我们要的,是有五百年生命的老鼠。"

我直接吓傻了,许久之后才微微张嘴,"五百年的老鼠?成精了吧?"

"对,就是鼠精,鼠是一种十分具有灵性的动物,在我们眼里,鼠分为天仰鼠和地俯鼠两类之分。"

"而我们要找的,就是天仰鼠,天仰鼠是一种活了很长时间的老鼠,这种东西已经十分具有灵性,而且它们的食物很特殊,是尸。"

爷爷笑了笑,"凭借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只能再等几天,看看我能不能帮你,辛亏那女鬼也受了重伤,不然我们估计都没有准备的时间。"

"爷爷,我们这里有天仰鼠吗?"

没想到他想都没有想就点了点头,"肯定有,祖上既然能够留下这东西,不可能是我们准备不到的,再说了,你别忘了,我们附近,还有一个乱葬岗呢,我估计那里,肯定会有天仰鼠的踪影。"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一直照顾着爷爷,有时间也做着纸扎的生意。

三天后,爷爷和我将东西准备好,我们就在天黑后,缓缓的往乱葬岗摸了过去。

"爷爷,这个铁板是干什么用的?好重……"我有些纳闷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其实就是觉得这东西太重了不想背罢了。

"这可是找到它的唯一办法,别说话了,留点力气赶路。"

这乱葬岗一到晚上其实还是挺冷的,风微微的刮着,看着周围的尸骨在仅存的月光下泛着白森森的样子,我有些颤抖的咽了咽口水。

我走的速度并不快,就这么跟在爷爷的后面,见他突然挥手示意,我也急忙停了下来。

"爷爷……"我刚说了两个字,他就直接将我嘴巴捂住,然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只见爷爷将我背上的铁板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贴着我的耳朵轻声的道,"宇儿,你一会不论看到什么,遇到什么,尽量不要出声,这天仰鼠能够活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

我点了点头,内心不知怎么回事,莫名的多了些许的恐惧。

爷爷和我就这么坐在地上,任由旁边的风吹着,而我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更不敢开口问。

许久过后,爷爷突然紧张起来,他轻轻拉了拉我的衣服,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坟头。

我也知道爷爷的意思,直接给他递了一些黄符,还有准备好的一碗米饭。

爷爷将几张黄符环着这个坟墓放置完毕,然后再将在那米饭里插了三炷香。

见那香正常燃烧完毕,他一边点头,然后和我一起拿起铁楸来,挖了半天,一个腐烂的基本看不出人样的尸体,就这么显露在我们眼前。

我顿时有些作呕,不过却也强行忍住了,爷爷朝着那尸体拜了拜,然后将尸体搬到了铁板上。

此刻,爷爷却拉着我去将旁边的树枝捡了起来,将那些东西全部放置在了铁板下,随着树枝越来越多,我心里的疑问也是越来越重。

随即,他直接拿起一张黄符,嘴里默默念了几句,那符咒居然直接烧了起来,砰的一下,爷爷直接用黄符引燃那些木材,这个尸体,就跟铁板烧一样,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味道。

此刻我才明白,他是在烹尸……

味道越来越重,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爷爷也只能拉着我到跟前一个小沟里面趴着,似乎,是在等猎物上钩。

周围的风越来越大了,吹的我都裹紧了衣服。

"不对,有问题。"爷爷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过我看周围,却跟之前的没有什么差别。

 
1
第五章 纸人之法
爷爷,不是……挺正常的嘛。"我小声的说了一句,而爷爷看都没看我就直接摇了摇头。

 

"你没有发现吗?旁边的树叶,都没有动弹?"

我一愣,不过当我往环顾一圈后才发现,这树叶居然真的没有一点点动静。

"这风,来的奇怪。"他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将我的身子往下拉了拉。

滋滋滋……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细碎的声音,这声音要不是仔细听,还真的不容易听见。

爷爷的眼睛一直都盯着那铁板上面的尸体,而我却是捂着口鼻环顾四周。

这尸的味道,属实是让人太难以忍受了……

砰……砰砰砰,我直接张大了嘴巴,差点叫出声来,幸亏爷爷直接一手将我嘴给堵住了。

在我的眼前,是一只纯褐色的老鼠,这家伙先是从底下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头,然后一边嗅一边看,觉得没有危险,才将整个身子爬了出来。

而它的块头,足足有半米有余……

这家伙刚开始还挺谨慎,用自己那十分长的胡须在周围走来走去,不过一会,就被那铁板上的尸体给吸引过去了,我在一旁,甚至都看见了,这家伙流下来的口水。

刺啦一声,这天仰鼠直接从尸体上咬了一口腐肉,然后大口咀嚼起来,一下子,我的胃里翻江倒海,不过却也只能强行忍住。

爷爷缓缓的拿出几张黄符出来,然后嘴里微微嘟囔几句,"天精地精,日月之精,天地合其精,日月合其明,神鬼合其形,你心合我心,我心合你心,千心万心万万心,意合我心。"

哗哗哗,几张黄符直接悬在了这天仰鼠的上空,而这家伙反应也快速,想要往出跑。

不过还没等它跑几步,那黄符突然射出来了一股股红光,聚集在了这天仰鼠的身上。

那老鼠的身上突然冒起了烟,滋滋滋的响着,它的身子,散发着浓厚的臭味,而爷爷也直接起身跑了过去。

只见他一手拿着符咒,用中指和食指夹住,缓缓的放在了自己的鼻梁前方。

另一只手拿着金钱剑,将符咒扔在了空中,砰的一声,那黄符直接点燃,爷爷将金钱剑横起来,黄符燃烧完的灰烬,全数落在了这剑身上。

而那天仰鼠此刻依旧在叽叽叽的吼叫着,不过那四面的符咒将它死死的包围,现在的它,动也不能动。

爷爷将自己的手指在剑身上面划了一下,然后自然的在上面留下了大量血迹。

"去!"爷爷猛的大吼一声,那剑极速的穿过这天仰鼠的肚皮,然后扎在了后面的土里。

那老鼠在地上胡乱的翻滚着,看样子十分难受,爷爷在空中挥舞着手臂,而那金钱剑也开始微微颤动,直接转过方向,又反过来刺过这老鼠的身体。

此刻我才看清,这金钱剑的上面,都是绿色的粘液。

不到半分钟,这个天仰鼠就没有了动静,而爷爷也是叹了一口气,缓缓收起了四面的符咒。

就在这时,那家伙居然猛的伸出爪子,想要打洞逃跑!

"嗯?"爷爷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奇怪的符咒,直接扔在了这老鼠的身上。

砰砰砰几声响,这天仰鼠的身上突然猛烈的爆了开来,等我回过神看过去的时候,它的尸体都都已经炸的看不出样子了。

"哎,本来还想给它留一个全尸的。"爷爷摇了摇头,直接过去将那天仰鼠的牙齿弄了下来,然后再将那个尸体和这个老鼠的尸体挖坑卖了。

他没有多说什么,拉着我回到了纸扎店。

刚一进门,爷爷突然皱了皱眉头,将我还往自己身后推了推。

咔咔咔……突然之间吹来了一阵大风,门和窗户都开始胡乱的摆动着。

爷爷猛的在旁边拿起一个纸人,然后将我的手抓了起来,二话不说用剑在上面划了一个口子。

把我的血液滴在了那纸人的眉心处,爷爷又拿出一张黄符,在背面写上了一些字。

写的,居然是我的生辰八字。

做完这些,爷爷将那黄符贴在了这纸人的身上,然后趴在我的耳边道,"宇儿,这个女鬼好像已经恢复了一些,估计一会就会过来,我现在不是它的对手,你今晚睡在棺材里面,棺材阴气重,能够盖住你的阳气,它不会发现你的,而且我用了一个纸人,把它放在你的床上,希望,今晚能够骗过它。"

我一愣,"那,爷爷你呢?这家伙,也有可能伤害你。"

"没事,我虽然还没有恢复好,不过我估计它也就恢复大半,硬拼起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爷爷说完直接将旁边的棺材给打开,然后将我塞了进去。

棺材盖被盖住,此刻的我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外面那门窗的声响,还有微弱的,爷爷的走路声音。

许久以后,那风吹的声音越来越大,而我,也根本没有一点困意。

突然,我发现我周围本来嘈杂的声音,一时间居然都消失不见,而这纸扎店的温度,居然变得很低很低。

我咽了咽口水,心里也知道,这女鬼,可能是要有所动作了。

滋滋滋,一个奇怪的声音由远至近,然后在我睡的棺材旁边,停了下来。

我的身子都在不停的颤动,这种恐惧,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不可控制的。

女鬼来了,她,就在这里!

 
 

相关文章

  • 双鱼玉佩灵异事件:诡异的彭加木失踪之谜
    双鱼玉佩灵异事件:诡异的彭加木失踪之谜
    1980年6月5日,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考察队在彭加木的率领下,由北向南纵贯干涸的湖底,终于按计划到达本次考察的终点——米兰,打开了罗布泊的大门。史无前...
  • 康乃狄克鬼屋事件,被女巫诅咒的恶灵之地(吓坏总统)
    康乃狄克鬼屋事件,被女巫诅咒的恶灵之地(吓坏总统)
    这里说的鬼屋,可不是我们常去的游乐场所,而是真正被恶灵环绕的诡谲之地。据说康乃狄克鬼屋事件是美国政府唯一承认的灵异事件,虽然这句话是假的,但能够被这样认为,也足以说明了...
  • 世界上最坚强的无头鸡麦克,被斩掉头部依旧生存18个月
    世界上最坚强的无头鸡麦克,被斩掉头部依旧生存18个月
    我们都知道,头部是人类身体比较重要的部分,动物也是如此,失去了头部可以说这条生命就就完结了,但是在美国却有着一只无头鸡,头部被主人意外的砍断了,但是却在没有头的情况下竟然...
  • 女子三次死而复生 是波尔兹曼大脑在作怪
    女子三次死而复生 是波尔兹曼大脑在作怪
    女子三次死而复生,死后灵魂进入宇宙之中。人死后有灵魂吗?灵魂又讲去向哪里?这一只是科学家关注的问题。一位经历了3次死亡威胁的女孩声称,她在快死的时候灵魂似乎进入了宇...
  • 最恐怖红色房间直播杀人,残忍直播杀人现场(胆小者慎点)
    最恐怖红色房间直播杀人,残忍直播杀人现场(胆小者慎点)
    直播现已成为一种特殊的职业,似乎只要长得漂亮就可以当主播。当世界上还有一种血腥直播网站“红色房间”,该直播专门以杀人为主。房间里的vip,可以指定屠夫进行屠...
  • 诡异的迪拉玛·阿比鬼屋,世界上最邪恶魔法师的住宅
    诡异的迪拉玛·阿比鬼屋,世界上最邪恶魔法师的住宅
    还有什么比一个邪恶魔法师的住宅更诡异的地方呢!?迪拉玛·阿比这栋房子的诡异不仅是其阴森恐怖,最主要的是他的主人阿莱斯特·克劳利,他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位...
  • 女娲真身吓人图片大全,人首蛇身的诡异存在真可怕
    女娲真身吓人图片大全,人首蛇身的诡异存在真可怕
    相信关于女娲补天造人的神话传说大家都是听说过的,女娲作为上轨神话传说中的创世女神,她的真身究竟长什么样子一直都是人们是十分好奇的。不过最近网络上曝光了一组女娲真身...
  • 南京古城怨灵聚集
    南京古城怨灵聚集
    南京,一个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历史上发生了许多事件,留下了许多关于南京的恐怖和精神事件,据说是一个怨恨和精神聚集的地方。接下来,我将对灵性故事发生的地方进行评估。 龙颈...
  • 日本自杀森林充满咒怨,已搜出500具尸体(遍地都是尸骨)
    日本自杀森林充满咒怨,已搜出500具尸体(遍地都是尸骨)
    说起日本自杀森林,作为日本的富士山下著名的景区,除了景色优美之外,每年竟然有成群的人前往来此自杀,实在是令人震惊不已。据说目前发现的尸体总共已经超过了500具,原本十分美...
  • 蛇人绝密档案 作者:千钧四两
    蛇人绝密档案 作者:千钧四两
    明河附近发现一具神秘女尸。 女尸表面完好无损,内部受损严重,死因不明。法医叶瀚在对其尸检的过程中,发现许多与神秘古书《蛇迹古卷》中记载一致的蛇人特征。当晚法医中心蛇人复活,尸体失踪,实习生惨死。 叶瀚因此被牵扯到一系列与神秘种族蛇人有关的事件当中:被蛇人骨灰复活,丧失人性的尸人;只有石像没有活人的怪村;被黄沙掩埋千年的蛇王墓;为追寻蛇人永生而疯狂的探险者…… ...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