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小道士混都市 作者:纳兰坤

小道士混都市 作者:纳兰坤

时间:2019-04-10 09:10:53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第一章 江湖催,少年老

 
 
 
"老头,你放心的去吧,我一定会完成你的遗愿,将来娶三房小妾。"

 

老道士死了,这对牧易来说,固然有些伤感,但在流了两滴眼泪以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他跟着老道走了八年的江湖,小的长大了,老的也死了。

这八年来,如果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招摇撞骗。

一开始,牧易还以为老道是有真本事,治病,算卦,捉鬼,驱邪,无论上九流还是下九流几乎没有他不会的,但事实证明,他就是个老骗子。

牧易跟着老道逃亡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挨打更是不计其数,但他从未怨过老道,因为如果没有老道,他早就饿死了,甚至这八年下来,也让牧易学会了如何在这个世道中生存。

可是老道毕竟年龄大了,而且用他的话说,当年他跟大敌生死一战,伤了根本,能够挺这么久,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对这种胡言乱语,牧易一开始还反驳几句,到后来也就只装作没听见。

实际上,最后半年多,老道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牧易多次让他停下来,用手中的积蓄在乡下买块地,渡过最后的日子。

可是老道却说,他走了一辈子江湖,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座江湖里,牧易至今不懂他的这种执着。

伏牛山,山神庙,是两人的最后一站。

这座山神庙被遗弃了好些年,牧易收拾了一下,勉强可以住人,他跟老道浪迹江湖,从未有过家,可在老道生命的尽头,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冲动,那就是有个家。

于是他把这座山神庙当成了家,让老道不至于死在荒野里。

最终老道还是死了,按照习俗,他为老道守了三天灵,然后把老道葬在了山神庙后面两棵野松之间,这么些年,他跟着老道听的多了,见的多了,加上些许天分,对风水多少还是有些精通的。

鲜红的柳木大棺,加上此地长青的风水,或许来生老道能当个大官也说不定。

这一年,牧易十四岁,身材不算挺拔,稍稍不及成人,面容算不上俊逸,只能用清秀来形容,唯有那双清澈的眼眸,没有一丝杂质。

每当牧易弯起嘴角,露出些许茫然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行走江湖的时候,这一招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至少他看上去不像个坏人,反而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

老道入土第一个白天,他什么都没干,呆呆的坐在道观门口,任凭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没有焦距。

太阳落山后,牧易简单的做了点吃的,就回到那间四面漏风的屋里躺下。

屋子里有一张少了一条腿的桌子,上面放着盏油灯,小指甲大小的橘黄光晕无法将黑暗全部屏退,但还是能够看清牧易所谓的床实际上就是一张门板,上面铺了一床被褥。

桌子跟床是庙里原先就有的,油灯是老道留下的‘宝贝’,被褥是在山下镇子买的,如此,勉强成了一个家。

躺在床上,牧易迟迟睡不着,他没有想老道,就是觉得孤单。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老道捡到他的时候他六岁了,可是却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他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印记之类的东西,至于玉佩什么的同样没有。

他也从没有想过要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除了血缘上那点关系,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找他们,至于一见面就跪在地上,两眼泪汪汪的叫着爹娘,他觉得自己做不出来,他唯一的亲人就是老道,可老道死了,所以他孑然一身。

牧易想了很多,不知不觉间他又想到了老道死前两天不断拉着他说的那些话,尽管那些东西听上去荒诞不羁,有些离谱。

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记忆力顶多比普通人稍强上一些,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老道最后两天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怎么都忘不掉。

老道告诉他,这个世界以前是有仙人的,朝游北海暮苍梧,上穷碧落下黄泉,但自先秦以后,天地灵气开始逐渐枯竭,直至明朝末年,随着汉家江山彻底颠覆,天地之间最后一丝灵气也消失殆尽,修真练气成为绝响。

不过除了修真练气以外,还有一条道路,叫做神魂之道,它不需要天地灵气,因为这一条道路主要是发掘人体秘密,主修神魂。

神魂之道共有四大难,分别是一难心动,二难感应,三难出窍,四难见神。

这四难一难比一难凶险,尤其是最后的见神,更是只存在传说当中,老道说自己年轻的时候走到了感应的第六关,在破开第七关的时候没能迈过去,以至功亏一篑。

牧易并不想相信这些,但老道留给他的东西实在太详细了,甚至就连那盏油灯也被说成最适合他的宝贝,不过需要等将来他达到出窍,熔炼本命的时候才能用到。

"或许可以试一下?"

牧易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他并没有立即尝试,尽管他才十四岁,但八年的江湖生涯早已养成了他沉稳的性格,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现在的心境适合修炼。

尤其是按照老道的话,神魂之路凶险无比,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一夜匆匆而过。

老道下葬后第二天,牧易下山买了斧头,锯子,钉子。

他知道秋天很快就会过去,知道四面透风的屋子在冬天意味着什么。

伏牛山树木茂盛,数十年的大树数不胜数,牧易虽然不大,但却很有一把子力气。

一连三天,山神庙终于变了样,比不上全盛时期,但也像模像样,不用担心冬天冷冽的北风跟大雪。

牧易住的房间位于山神庙的西厢,跟大殿相连。

屋里多了新的桌子,凳子,还有一张大床,打造家具剩下的树干,全都被牧易砍成段,堆积在大殿的一角,以备冬天取暖用。

大殿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以至于原本的蛇鼠蜘蛛等东西也纷纷搬了家。

牧易唯一没动的就是庙里供奉的山神像,甚至下山买了一些贡品,恭恭敬敬的上了香,禀明了自己借住的意思,这也是他选择西厢房的一个原因。

庙宇中若有神像,就是有主之地,不告而取,是为窃,如果神像有灵,就会结下因果。

他跟着老道混了这么久江湖一直没出事,就是因为他们懂规矩,从不逾越,哪怕是行骗,也会在另一方面补上。

老道下葬第四天,也是头七回魂日。

牧易在老道坟前烧了些纸钱,陪着老道喝了一壶酒,酒是老道的最爱,可他却从不允许牧易喝酒,有一次,牧易偷着喝了一杯,那是他第一次喝酒,当他摇晃着身体,醉眼朦胧的告诉老道他没喝的时候,被老道狠狠的抽了一顿。

不过从那以后,老道就再也没有管过他,可牧易反而对酒没了兴趣。

这次是牧易第二次喝酒,也是第二次喝醉,所以晚上早早就躺到床上睡了。

半夜里,牧易朦朦胧胧的听到大殿传来一些响声,有些不真切,直到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传来,牧易才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一刻,什么酒都醒了。

"有人!"

这是牧易第一反应,可在这半夜三更,又是荒山破庙,又有什么人来呢?

 
 
 
 

第二章 夜猫子笑

 
 
 
牧易的胆子绝对不算小,当初跟老道混迹江湖的时候,他甚至连乱坟岗都睡过。

 

拎起房门口那把前两天用来砍树的斧头,牧易悄悄打开门,垫着脚朝大殿走去。

今晚月色正浓,透过周围的门窗,勉强可以看清大殿中的情景。

在大殿中心,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骤然看到这个身影,牧易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虽然看不清人影的面目,甚至隔得有些远,但牧易仍旧感觉尾椎瞬间一麻,然后一股寒意直冲头顶。

接着人影一晃,就来到牧易的面前,牧易只闻到一股恶臭传来,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牧易才呻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先摸了摸身体,没发现伤口,就是脑后还有些发疼,同时昨晚发生的那一幕也浮上心头。

当时那个影子实在太快了,甚至快的有些不像人,他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的江湖高手,但高到这种程度却从未见过。

而且他记得当时昏迷的之际分明闻到了一股恶臭,这种恶臭甚至让他有些熟悉,那是人死后经过腐烂才会形成的尸臭。

随后,牧易又朝着大殿看去,只见山神像此刻倒在地上,身体已经裂开,唯有脑袋消失不见。

他昨夜听到的那一声巨响应该就是神像发出的。

只是究竟什么人会无缘无故的朝着一尊神像下手?难不成神像的脑袋里藏着什么宝贝?不然为何偏偏脑袋没有了。

但只要一想到昨晚闻到的那股恶臭,牧易就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而且昨天是老道的头七,由不得他不多想。

带着重重心事,牧易来到老道的坟前。

只是一眼,牧易的心就提了起来,在老道的坟头,一些土是新的,甚至还多了几个不属于他的脚印。

牧易深吸了口气,却也没有贸然行事,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随后,牧易匆匆下山,一直过了晌午才背着一个大包回来。

牧易背着大包回到房间,然后将其打开。

一叠黄纸,三五支毛笔,一盒上等的朱砂,一瓶黑狗血,一团红绳,二斤糯米,七面聚光铜镜,十几根粗大的蜡烛,还有不少从山下土地庙中换来的铜钱以及一些小铃铛,最后是一把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剑。

能够在山下小镇买到这些东西,牧易已经很知足了,尤其是那把木剑,是用上等桃木做的,而且是陈年之物。光是这把木剑就将他的积蓄几乎花光,等把所有东西买齐,也就近乎身无分文了。

也幸好前两天牧易买了足够的油盐米面,够生活一段时间的。

在世人眼中,道士就是专门捉鬼的,牧易跟着老道这么多年,捉鬼作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也算熟门熟路,尽管他从未捉到过鬼,更不知道鬼长什么样子,但每次,老道都很认真。

加上昨夜的事情,以及脑海中那些知识,让牧易本能的这么做,虽然他也不清楚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

牧易匆匆吃了两口昨夜的剩饭就开始忙活了起来,他先将糯米一分为二,一半泡水盆里,一半围着房子撒了一圈,甚至连大殿中也没有放过。

接着牧易用红线将铜钱跟铃铛穿在一起,挂在窗户跟门口上,尤其是庙门口,更是密密麻麻。

不过这也只是刚刚开始,牧易根据北斗七星的位置将七面聚光铜镜布置在大殿上方,并且经过仔细的调试,让这七面镜子正好对准一个点。

那十几根蜡烛也被牧易按照九宫八卦置于大殿之中,一旦将其点燃,上方七面镜子就会将这些光芒汇聚起来,直指中心。

一直将这些做好后,牧易又用黑布将镜子挡住,却又做了一个小机关,一旦触动,黑布就会揭开,毕竟杀招只有最关键时刻才能使出,一直暴露在那里,谁也不会上当。

只可惜这个中心被局限住了,无法移动,让牧易多少有些遗憾。

最后,牧易给那条黑狗放了半碗血,混合着糯米水加入朱砂,将其搅匀,成墨。

实际上,自从老道教了牧易识字以后,画符这种东西就成了他的活,为此,他没少挨老道的揍,虽然他感觉自己画的只是比老道差上那么一点,完全可以将就着用,但老道却严厉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正所谓熟能生巧,日复一日的锻炼下来,已经让牧易即便闭着眼也能画出符来,不过即便这样,他也只会五种半符箓。

分别是招财,护身,驱邪,镇宅,斩妖,至于那半种则是五雷符。

牧易焚香净手以后,深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底的浮躁,或许是因为少了依照,牧易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认真,他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有种升华的迹象。

握笔,沾墨,笔走龙蛇,顷刻间一张符箓就出现在牧易的面前。

甚至直至符箓画好,牧易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味的望着符箓发呆。

这是一张护身符,之前牧易已经不知道画过多少张,即便闭着眼他都能画的一丝不差,但这一次,牧易看着这张护身符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具体原因他又说不上来,跟以前的那些符箓相比,眼前这张似乎看上去更加的自然,和谐。

牧易使劲摇摇头,按下心底的杂乱,继续画了起来。

三张护身符,十张驱邪符,十张斩妖符。

这是牧易最后的成果,不是他不想多画一些,而是画符消耗的心神太大,加上晚上可能还会有行动,他需要留出足够的精神体力。

不知道为什么,牧易随后画的符箓就再也没有第一张那种感觉,虽然仍旧画的很标准,甚至跟以前比也能称得上优秀,可一旦跟第一张比,顿时感觉出了差距。

可惜现在老道死了,没有人给他解释,告诉他原因。

牧易想了想,珍而重之的将第一张符箓贴在胸口放好,至于那十张驱邪符跟十张斩妖符都被他放在左右两个口袋。

最后,牧易来到大殿开始忙活起来,一直到太阳缓缓下山才算忙完。

吃了晚饭后,牧易穿着衣服躺到床上,斧头被他放在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桃木剑挂在腰间,然后他才闭上眼睛,鼻端发出轻微的呼吸。

"咕......咕咕。"

"咕......咕咕。"

一阵夜猫子笑声将牧易惊醒过来,实际上,他睡的并不深,只要外面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能醒过来。

醒来后,牧易趴着窗子看了看,根据月亮的位置基本判断出现在差不多亥时,也就是夜里九点到十一点钟。

虽然他知道有种东西叫做怀表,但那不是他能买得起的。

牧易用冷水洗了洗脸,然后提着斧头悄悄来到大殿,此刻大殿虽然勉强可以看清,但仍旧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最后,牧易在靠近庙门口的墙角阴影中蹲下,并且尽量的将呼吸放轻。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不时传来夜猫子的笑声,似乎象征着某种不祥即将发生。

"叮铃铃!"

 
 
 
 

第三章 尸变惊魂

 
 
 
"叮铃铃!"

 

山神庙门口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让牧易身子一震,握着斧头的手不禁更紧了几分,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手心冰凉,并且出冷汗了。

铃铛只响了一下就不响了,不禁让牧易怀疑是不是风吹的。

就在他准备起身瞧一下的时候,一个巨物从外面砸了进来,重重的落在地上。

牧易定睛一看,那东西正是他白天好不容易拖出去的神像,却不想此刻却成了催命的敲门砖。

只是这个时候后悔也晚了,因为一个黑影紧随其后进入大殿。

牧易想也未想就拉动身边早就准备好的第一个机关。

"咔嚓!"

庙门口的另一侧,突然传来声音,像是什么碰撞到了一起,在这寂静的夜里有些刺耳,同时也立即吸引了黑影的注意力。

随着碰撞声传来,一溜火星闪过,接着呼的一声,一团耀眼的火焰从盆中升起。

然后是一条火蛇快速的在大殿中蔓延开来,每当火蛇经过一个转弯,都会有一根粗大的蜡烛点燃。

趁着黑影被火盆吸去注意力,牧易提着斧头就从阴影中跳了出来,对着黑影重重的砍下。

"噗!"

斧头直接陷入黑影的肩膀,实际上牧易原本是照着脑袋砍的,可没想到关键时刻黑影的脑袋偏了一下。

斧头落下,没有那种砍入人体的感觉,倒像是砍中一根木头。

黑影反手一挥,牧易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斧柄当即断掉,而他也踉跄的退后数步,差点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火蛇虽然才将蜡烛点燃了一半,但也足以将大殿照亮了。

"老头子?"

尽管早有猜测,可当牧易看清楚黑影的脸后,仍旧禁不住骇然失声。

此刻的老道脸色呈现一种金属光泽的黑色,眼睛也只余白色,嘴巴变大了许多,牙齿露在外面,看上去有些狰狞。

之前斧头砍在他的肩膀上,却不见有鲜血流出。

"尸变?"

这是牧易看到老道之后的第一反应,以前他也听老道提起过,但却只当成故事听,更是从不相信有什么尸变,或者僵尸一类。

可眼前这一切,无不告诉着牧易那些故事是真实的。

不过按照老道所说,想要形成尸变的条件无比苛刻,首先是怀着一口怨恨之气,然后需要被埋在极阴之地,经历至少一两个月时间才会产生尸变。

而且刚刚尸变以后并不会太厉害,顶多比普通人强上一些。

但是现在,老道却强的有些离谱,甚至他还记得老道死的时候分明含笑而亡,又怎么可能怀有怨恨之气。

只是现在谈这些都没有用处,从老道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里,牧易就知道‘老道’已经不是曾经的老道了。

他快速退到大殿中央,这么一小会工夫,火蛇终于燃烧殆尽,所有蜡烛都被点燃。

‘老道’重新将目光落到牧易的身上,见到牧易想要逃跑,立即追了过来。

牧易当即往后一跳,同时拉动头顶的绳子。

唰的一下,遮挡镜子的黑布就被揭开,七道光柱汇聚在一起,正好落在‘老道’的身上。

"吼!"

‘老道’猛地一颤,身上顿时冒出一阵黑烟,嘴里发出嘶吼。

这个时候,牧易却突然掏出一个瓶子,然后狠狠的砸在‘老道’的身上。

瓶子应声而破,加了料的黑狗血洒出。

"嗤嗤!"

黑狗血没有让牧易失望,但也只是给‘老道’造成了些许麻烦。

紧接着,牧易从两侧的口袋中掏出早就准备好驱邪符跟斩妖符,嘴里一阵念念叨叨,就朝着‘老道’丢去。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手段没能管用,两张轻飘飘的符箓飞出半米就摇摇晃晃的落在地上,

而老道也已经脱离聚光铜镜的照耀,继续朝着他杀来。

牧易心中一慌,不管他之前表现的多么镇定,终究无法改变他只有十四岁的事实,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这还是因为他对老道很熟悉,哪怕‘老道’已经尸变,也是震惊多过害怕。

慌忙之下,牧易终究没有忘记腰间的桃木剑,他几乎本能的抓过桃木剑,就朝着‘老道’刺去。

‘老道’没有躲闪,也让牧易一下子刺了个正着。

花大价钱买来的桃木剑终究没有让牧易失望,一尺长的桃木剑直接刺进去一半,老道的动作也立即变得僵硬起来,让牧易躲过了一劫。

牧易没有再退,因为他准备的手段几乎要用光了,再退已经无路,反而不如拼死一搏。

他疯狂的从口袋中将那些符箓掏出,一股脑的全部贴到‘老道’的身上。

但这些精心准备的符箓却没起任何作用,甚至还不如刚刚的黑狗血管用。

虽然‘老道’的动作迟缓,但牧易也已经忘了躲闪,任由‘老道’带着锋利指甲的手朝着他心脏挖去。

就在牧易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他的胸口突然爆出一层淡淡的白光,然后就是一疼,继而身体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后的一根柱子上。

牧易最后看到的一幅画面是‘老道’呆在那里,右手保持着伸出去的动作。甚至他还隐隐看到老道眼睛中多了一丝色彩。

随后牧易又一次的昏迷了过去。

第二天,牧易摸着脑袋醒来,大殿中只剩下一片狼藉,‘老道’已经消失不见,而他居然没死。

连续两次都只是被打晕,牧易不知道‘老道’是故意放过他,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至于他昏迷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不过醒来后,牧易第一时间就来到庙后面,老道的坟被彻底翻开,大坑中的棺材被打开,里面没人,只有一个之前消失的神像脑袋。

牧易站在坑边脸上一阵阴晴不定,最终他还是咬牙跳入棺材里,把神像脑袋拿了起来。

神像的脑袋很轻,牧易微微稍微使劲就将其掰开,坚硬的木质像是风化了一般。

根据他的观察,之前的神像是整个用一块大料雕成的,很重,而且他之前将神像拖出大殿的时候还看过,连一点虫蛀腐烂都没有,更何况是风化的这般严重。

既然想不明白,牧易也就没有再理会,将神像的脑袋丢掉以后,他又慢慢蹲下身子,用手指不断的叩击棺材的底部。

"梆梆!""梆梆!""···""咚咚?"

 
 
 
 

第四章 贾光棍的手

 
 
 
"梆梆!"

 

·····

"咚咚!"

牧易突然精神一震,这棺材底下果然有玄机。

随后,牧易用斧头将棺材一点点刨开,当他完整的看到棺材隔层下面的东西后,脸色已经变得无比难看。

在棺材隔层下面,共有九个两指深,酒盅大的洞,里面有一些紫黑的残余物,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这九个洞上面有七个,中间有两个,彼此之间由一条条黑痕相连。

牧易就算再笨,也能够想到老道的异变肯定跟这东西有关,而这口棺材是在山下小镇买的。

那家棺材铺是小镇唯一一家,很有些年头,老板看上去很老实,这也是牧易一直没有怀疑的缘故,甚至就连这口鲜红的柳木棺也是对方极力推荐的,说什么镇铺之宝,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道士,绝对不会便宜卖给他。

现在想来,他分明早在人家的算计当中。

按理来说,他跟着老道走了这么多年江湖,不应该这么轻易的入毂,正所谓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更何况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但老道的死亡还是给他太大的冲击,恍恍惚惚,将一切都忽略了。

越想,牧易越是痛恨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大意,老道也不会连死了都不安稳。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牧易提着斧头直接下山。

他穿着一身破旧但洗的很干净的道袍,头发挽鬓,清秀的脸上带着生人勿近的寒意,眼睛里透着仇恨的光芒,他发誓,不管对方是谁,他都要对方偿命。

对于这座小镇而言,东西千余步,南北一眼望到头,除了那些行商的,赶脚的,彼此也都熟悉,此刻见牧易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穿过,顿时议论起来。

实际上,牧易几次下山,无论是当初带着老道经过,还是后来带人运棺材上山,亦或是下山采买,已经让很多人对他有了印象。

有三五好事者,更是偷偷跟在牧易的后面。

牧易来到那家棺材铺,但大门已经紧闭,并且上了锁。

牧易发疯一样用斧头砍断门锁,踹门而入。

铺子里摆着好几副棺材,其中还有一副没有打造完,显得有些狼藉。牧易搜遍整个棺材铺,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对方似乎已经离开了。

牧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家棺材铺应该有两个人,一个老板,一个伙计,老板五十岁左右,瘸腿。伙计二十岁,很精壮,当地口音。

房间里的痕迹乱而不慌,值钱的东西全被带走,厨房里的剩饭有两日光景,应该是前天离开的,甚至在角落里还有一根用了多半的黄牛角,这种东西主要功效是止血跟解毒,甚至还能治疗血热症。

消化完这些信息以后,牧易收起斧头,对着门口看热闹的镇民深深作揖,抬起头来,已经是眼圈发红,脸带悲戚,"各位长辈,大爷,这家棺材铺老板用一口破棺材骗了小道门中的宝物,如今已然不知去向,若是哪位能提供这老板的去向,小道必有重谢。"

牧易没有说出事实真相,因为他知道多数人都只喜欢看热闹,不喜欢惹事上身,声讨一个消失的瘸腿棺材铺老板,跟一个躲在暗处偷尸炼尸的狂魔绝对不是一码事。

而且他的表演声色俱佳,加上一副好皮囊,瞬间博取了众人的同情。

"我说好好的这李瘸子怎么关门,原来是骗了人家的宝贝害怕找上门来跑路了。"

"这死瘸子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没想到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我前天下午还见李瘸子了,等昨天早上一看就关门了。"

"小道士真可怜。"

牧易话落后,门前顿时响起一片声讨,有用的信息不是很多,但牧易对那棺材铺老板也多了一些了解。

对方叫李瘸子,平日里为人和善老实,这家棺材铺是他两年前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至于他的具体来历则没人知道,那名伙计是他的徒弟,也是一起带来的。

"小道士,你能有什么重谢?"

就在这时,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接着哗啦啦朝两边退后了一些,脸上几乎全都是厌恶跟不屑的表情。

发问之人牧易也认识,正是棺材铺对面剪纸铺子的老板,烧给老道的纸钱就是从他那里买的,死贵。

这人长得很有特色,一眼望去就是那两颗发黄的大板牙,看样子也就四十来岁,身材瘦弱,佝着腰,双手拢在袖子里,抱着怀,满脸的市侩样,而且从众人的表现就能看出他的人缘有多差。

虽说如此,但牧易却未小觑这人,老道用一次次江湖经验告诉他,人不可貌相,而且买纸钱的时候,牧易也见过对方的剪纸,栩栩如生,登峰造极。

牧易跟这死人行当打过不少交道,但剪纸水平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那人叫吴奎四,按老道的话说,对方是一个奇人。

牧易沉思了一会,才一脸心痛跟不舍的从脖子上拽下一块玉佩,举在那人面前道:"这玉佩是我奶奶死前留给我的,她年轻时在宫里当过女官,玉佩是一位贵人赐给她的,属于宫里之物。"

"贾光棍,你还是不是人?人家小道士都这么可怜了,你还趁火打劫。"

"怪不得一辈子没人跟,原来是命里缺德。"

"老贾,跟一小孩子闹什么,知道就赶紧说。"

众人听到牧易的话再度哗然,纷纷指责那家剪纸铺老板的不是,先不说这玉佩乃宫里贵人用的,价值几何,光是奶奶死前所赠,就有沉重的纪念意义。

"小道士,你不会在说谎吧?既然你师门中宝物那么珍贵,又怎么会被李瘸子用一口棺材骗去?"贾光棍并不理会周围的责骂,继续看着牧易问道。

"你可以先验验,至于那师门之物,我也是事后才想明白的。"牧易信心十足的说道。

事实上,先前那番话也不算全部说谎,至少玉佩是真的来自宫中,是牧易用十两银子从一个落魄老太监手里换来的,正儿八经的宫里物件,所以他并不怕贾光棍检查。

贾光棍伸手接过玉佩,他的手上戴着手套,但在伸手的那一刹那,却露出一截白皙细嫩的手腕。

在他打量玉佩的时候,牧易的目光却集中在他的手上,若有所思。

 
 
 
 

第五章 修行四大难

 
 
 
贾光棍打量了片刻后直接将玉佩揣进怀里,"这事我只跟你一人说,跟我来吧。"

 

说完后,贾光棍不顾周围众人的声讨,径直带着牧易来到对面的剪纸铺,并且把大门关上。

"李瘸子出自湘西赶尸一脉,两年前被追杀躲到这里,这两年里,镇子上有五个壮汉死于非命,两个小孩失踪,前一阵我见你从他铺子里带着那副红棺离开,我就知道那死瘸子肯定找到了好材料。只是让我好奇的是,那死瘸子居然没有杀你,怪事,真是怪事。"贾光棍满脸古怪的打量着牧易,甚至看得他有些发毛。

从贾光棍短短几句话中,牧易就知道李瘸子绝对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对于自己为什么没有被灭口,他自己也很好奇。

按理来说,只要把自己灭口,李瘸子就不用离开这里了,难不成在他昏迷以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惜现在没有人能给他解释一切,他也没有怨恨贾光棍当初为什么没有提醒他,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找到李瘸子,然后把老道的尸体夺回来,让其入土为安。

"你现在是不是想找李瘸子报仇?"贾光棍看了牧易一眼说道。

"还请前辈指点。"牧易恭敬的看着贾光棍,虽然对方的形象不佳,但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高人。

"如果我是你,就会趁早死了这条心,不管之前李瘸子为什么没有杀你,但以李瘸子的实力,捏死你并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我劝你还是不要送死的好,当然,你想要送死的话,我也管不着。"贾光棍淡淡的说道。

贾光棍虽然说的难听,但牧易也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多谢前辈指点,虽然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但将来早晚有一天,我都会杀了他,所以还请前辈多告诉我一些他的消息,以及将来若要报仇,该如何找到他。"牧易再度沉声问道。

贾光棍颇为意外的看着牧易,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看不透这个小道士,甚至他的心底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那就是牧易今天所说的一切,将来肯定能够办到。

突然,他开始为李瘸子默哀起来,行了一辈子凶,最后居然没有斩草除根,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是不能被原谅的,李瘸子为自己留了一条道,取死之道。

想到这里,贾光棍摇了摇脑袋,反正跟自己没关系,而他也不介意添一把火。

"好吧,我虽然叫贾仁,但却不能假意,既然收了你的东西,自然会把我知道的统统都告诉你。"贾仁直接说道,至于贾光棍,实际上只是别人给他取的外号罢了。

"多谢前辈。"牧易说道。

李瘸子,腿是真的瘸了,至于真名叫什么,连贾光棍也不清楚,但用贾光棍的话说,他那一身赶尸派身上的臭味,隔着八丈远都能闻得到。

贾光棍只能确定李瘸子彻底离开了,毕竟这里虽然可以隐居,但却不适合养尸,唯有那种极阴之地,或者乱葬,古战场才是最适合的,至于李瘸子到底去了哪里,得靠牧易以后自己去找。

但贾光棍最后还多送了牧易一个消息,那就是李瘸子的仇家,如果不出意外,等李瘸子养出极品战尸后,肯定会去报仇,这样牧易也算是有了一个重要线索,实在不行可以守株待兔。

李瘸子的仇家是曲义庄的庄主,在江湖上有一定名声,不过这名声却不是好的,而且曲义庄这三个字,曲是姓,义庄是停放死尸的地方。

知道这一切后,牧易便告辞离开。

庙后重新立了一座空坟,牧易跪在坟前久久。

夜色降临,屋内一盏油灯摇曳,将屋内照的昏黄。

牧易盘膝坐在床上,如同陷入沉睡。

实际上,此刻的牧易正在消化老道留给他的那些东西,在最后的那两天里,老道跟他说了很多,但也很杂,牧易需要经过一定的梳理才行,甚至直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记忆力好的有些出奇。

牧易现在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且老道的话也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修行。

古时,人们修行为的是长生久视,为的是超脱生死。

《修行》中有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是故‘修道’为‘修心’矣!

所以,想修行先修道,亦先修心。

根据老道留下来的东西,修行四大难第一难就是心动难。

而心动第一步则是要做到心外无物,正所谓心外无物,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原本牧易觉得这第一步肯定很难,毕竟以他现在的年纪,正是不定心的时期,但出乎预料的,牧易只是随意试了一下就发现自己很轻易的就做到了心外无物。

牧易想了一下原因,觉得应该是这八年走江湖的收获。

心外无物以后则是守恒心,照本心两步。

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做到很容易,但持之以恒却很难,心外无物也是如此,固然可以保持一时,但久了就会心浮气躁,念头驳杂,所以又有心猿意马之意。

想守住恒心需要降服心猿跟意马。

正常而言,越是聪慧之人,心猿意马便越难降服,牧易算不上绝顶聪明,但也不算差。

前半夜,牧易还能勉强做到心外无物,但到了后半夜,就开始心浮气躁起来,无论怎么样,都难以把心定住,各种念头横生,让他郁闷的想要吐血。

好在牧易也没有太过勉强自己,因为老道说过,心动一关尤为重要,但也尤为凶险,用步步荆棘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而且心动关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神之力。

从牧易开始修行,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来,牧易除了每天做饭吃饭,剩余的时间基本都闷在房间里修行,只是心猿意马一关仍旧没有跨过去,倒是他的身子消瘦的厉害,眼睛微微凹陷进去,眼神黯淡无光。

这显然是消耗了太多心神的缘故,不过牧易却没有在乎,废寝忘食般投入到修行中。

 
 
 
 
 

相关文章

  • 香港茶餐厅灵异事件是真的吗?外卖小哥给鬼送餐竟收冥币
    香港茶餐厅灵异事件是真的吗?外卖小哥给鬼送餐竟收冥币
    说起香港茶餐厅灵异事件,在当时发生的时候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据说是有一家外卖小哥送餐的时候竟然遇到鬼,还收回来一叠冥币,实在是令人震惊!香港茶餐厅灵异事件是真的吗?究竟...
  • 《三国演义》中的十大灵异事件
    《三国演义》中的十大灵异事件
    《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的小说,以描写战争为主,反映了蜀、魏、吴三个政治集团之间的政治和军事斗争。大概分为黄巾之乱、董卓之乱、群雄逐鹿、三国鼎...
  • 门前种什么树风水好?
    门前种什么树风水好?
    风水历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人搬家时都会对风水预兆做研究。在门前种树也是风水的先兆。从风水的角度来看,并非所有的树木都适合在门前种植。许多人非常重视...
  • 胶州路火灾后的灵异照片,大楼爬满鬼魂(旧上海的火葬场)
    胶州路火灾后的灵异照片,大楼爬满鬼魂(旧上海的火葬场)
    上海胶州路特大火灾相信很多人都对此事有印象,此次事故直接造成58人死亡,71人受伤,事后人们拍到了上海胶州路火灾后的灵异照片,不少人觉得很恐怖,据说中国的鬼用外国的耶稣来镇...
  • 寻鬼之旅:盘点世界5大最恐怖的鬼城
    寻鬼之旅:盘点世界5大最恐怖的鬼城
    2006年的一次调查显示,36%的受访者认为在有的地方确实可以撞见鬼,并且20%的人认为人们可以与死者进行交流。<br />
    因而,有些人利用休假时间去寻找活死人便不足为奇,现在不少地...
  • 四川成都照相馆帮女鬼送照片
    四川成都照相馆帮女鬼送照片
    新华公园门口以前有照相馆。如果你以前去过那里,你就会知道当时公园很忙了。哦,在巴什达公园外有卖棉花糖的风车,但是现在有中年的姑姑和婆婆晚上在公园门口跳拉丁舞。 很长一...
  • 蓝可儿事件:蓝可儿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蓝可儿事件真相分析
    蓝可儿事件:蓝可儿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蓝可儿事件真相分析
    蓝可儿是一位加拿大华裔,同时也是卑诗大学的学生,因为她在2013年1月31日突然失踪,失踪后之后美国警方公布了,蓝可儿失踪前的一段监控画面,监控画面显示蓝可儿失踪一天前在酒店...
  • 鬼压床是怎么回事,有关鬼压床的科学解释
    鬼压床是怎么回事,有关鬼压床的科学解释
    你是否经历过从熟睡中苏醒,意识已经很清晰,但身体感觉有千金重物压在身上,无法移动。甚至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想使劲呼喊,却说不出话。人们给这种现象,冠予了一种灵异的称呼&ldq...
  • 三峡大坝灵异事件:建大坝切断龙脉,惊动封印的蛇是真的吗
    三峡大坝灵异事件:建大坝切断龙脉,惊动封印的蛇是真的吗
    三峡大坝是中国一项伟大的工程建设,但是当初在建造三峡的时候听说很多人一开始都是反对的,因为三峡大坝的危害很大,大家都说这里是龙脉的所在,如果在这里建造了三峡大坝,就犹如...
  • 美国男子收到已故好友电邮:我正看着你
    美国男子收到已故好友电邮:我正看着你
    美国一名男子去年因病猝逝,事后5个月,多名亲友却离奇收到他“发出”的电邮,问候各人近况,连死后发生的事情似乎亦了如指掌。其家人声称并不知道他的电邮密码,亦不相信其...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