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养蛊为患

养蛊为患

时间:2019-07-17 10:50:31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第一章 蛊毒

蛊是一种毒虫,专用来害人,这是种神秘巫术,极为阴森恐怖。养蛊的人大多心术不正,他们利用蛊术寻欢作乐,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正因如此,人们谈蛊色变,心魂不宁。

我经历过一件事,跟蛊术有关,深知蛊术的可怕。

我有个如花般娇媚的女同学,一米六五身高,喜欢穿低胸白裙,露出半边小肉,前凸后翘,很饱满充实。

这样的人间极品,自然成为了我们YY的对象,说实话,要不是条件限制,真想娶了她。

我跟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市区主干道旁边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

我跟在法医林浩然的后面,穿过警戒线,一眼看过去,在我的正前方,有点潮湿的地面上躺着一个人,那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同学。

我很是吃惊地喊了一声——方菲!正是这一声,引起了林浩然的注意。

“你们认识?”林浩然有些疑惑的问。

我心想,我们岂止是认识,就差相亲啦。

我带着紧张,不安的思绪,快步朝前走去,停在了方菲的尸体前。

她全身已经冰冷,已无生命体征,估计死了有几个小时了,值得注意的是她的面部呈青黑色,嘴唇乌黑发紫,形体极其消瘦。

我迫不及待地伸出了一只手,心里想着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怎么可以香消玉殒?

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叫住了我,“萧响,不可以!”

林浩然很是着急,不仅叫住了我,还将我往后拽去。

我的身子随着他的力道,往后倾斜。

没等我定好神,林浩然严肃地说道:“这人一看就是被人毒死的,这是毒发身亡的症状。”

我做了几年验尸官,当然知道方菲是被人毒死的,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不要触碰为妙。

接下来,我看到林浩然十分惊讶的表情。

“这不像是一般的毒!”

我很想知道方菲到底死于哪种毒,于是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到底是什么毒?”

林浩然的表情里闪过了一丝惶恐,他悄声告诉我,可能是蛊毒,具体要等化验结果出来。

林浩然曾经在苗疆待过一段时间,见过中了蛊毒身亡的人到底什么情况。

私底下,他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起蛊毒的可怕,我全当笑话来听。

我忍不住再次看向方菲,她的尸体变得有些扭曲,看上去,死前应该极其痛苦的挣扎过一段时间。

我不仅心想,到底是谁?如此心狠手辣,竟然舍得辣手摧花。

此刻,林浩然戴上了手套,开始检查方菲的尸体,他先是掰开了方菲紧闭的嘴巴,里面有一些碎纸屑,还有人的毛发。

这引起了我的猜疑。

既然是中毒身亡,为何嘴里会留有人的毛发,以及碎纸屑?

林浩然小心翼翼地将那些东西取出来,放进了一个透明袋子里。

这些东西,都将会成为物证。

周围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警察正在忙着阻止他们擅自入内。

一刻钟之后,林浩然终于处理完毕,接下来,方菲的尸体将被带到停尸房,等着家属认领。

走的时候,林浩然一直阴沉着脸,看到他十分凝重的样子,我不好说什么。

林浩然开口道:“根据我的观察,此人就是被蛊毒毒死的。”

我表情骇然。

“这么说来,是有人想害死方菲,杀人灭口?”

我正在考虑要从哪方面着手,林浩然忽然舒了一口气,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郑重其事地说道:“你这一次的对手很强,怕是不好对付。”

他这么说,让我一阵苦笑,我的原则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伸张正义,从来不晚。

这些下蛊,蛊毒什么的似乎都跟巫师有关,我是不信邪的热血青年,觉得下蛊害人有点无稽之谈,除非是我亲眼所见。

接下来,我需要去调查一下跟方菲有关的各种人,希望能找到突破口。

我没有跟林浩然一起回局里,而是坐上了急救车,跟随方菲的尸体,到了停尸房。

我在焦急的等待,这种时刻,我只是想尽快找出可恶的凶手,还方菲一个公道。

不多时,门外骚动起来,一对年迈的父母,哭喊着从外面闯了进来。

看得出,他们应该就是方菲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我一直待在边上,看这对年迈的父母,趴在方菲的尸体上面,喊着她的乳名。

瞬间,我的心有所触动,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过了片刻,我走到他俩身边,开始安慰。

从方菲的父母口中,得知她是一个乖宝宝,平时喜欢待在家里,无不良嗜好,也不会跟不三不四的人接触。

这就怪了,不跟社会上的那些不正之人接触,怎么可能招致杀身之祸?难不成,只是有人为了报复社会,而方菲恰恰十分不凑巧,变成了被报复者。

我有点想不通,正在犹豫之际,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是方菲的姐姐,名叫方梦。

方梦俏脸迷人,穿着一袭长裙,身材高挑,肤如凝脂,跟方菲一样,是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儿。

没等她说什么,我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清香,说实话,真的很好闻,刺激了我的荷尔蒙,也刺激了我的味蕾。

方梦微微一笑,对我说道:“我妹妹有一个好闺蜜,经常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也许我妹妹的死,跟她的好闺蜜有关。”

这可是重要的线索,便于我展开调查。

我迫不及待地要到了方菲好闺蜜的电话号码,以及家庭住址。

方梦给我的这些,跟我的一位女同学韩雨的很相似。

我翻开手机通讯录,果然,就是她!

在我的印象之中,这位韩雨可不是安守本分的人,读书的时候就花枝招展,经常夜不归宿,也是放荡不羁惯了。

她下毒害人,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真相似乎很快就要浮出水面,我抱着一定的信心,准备带着几位警官,去找韩雨。

就在此刻,电话响了,林浩然打来的。

“喂,萧响,化验结果出来了,死者嘴里的毛发,是你的!”

那一瞬间,我如同被雷击中,手机差点掉落在地……

第二章 又出命案

不可能是我,我有不在场证明,再者,我跟方菲多年未见,要不是林浩然带我去命案现场,我都不知道死的竟是方菲。

忽然,我明白了,于是厉声呵斥道:“林浩然,正经点,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

“真的,这不是玩笑,我可不敢拿你开玩笑……”

林浩然的声音并没有戏谑的味道,听得出来,他说的很认真。

为了确定他所说的,我立即回到局里,找到了林浩然,经过一番细心验证,方菲嘴里的毛发,确实是我的。

我很纳闷,心想:我的东西为何会在死者嘴里?只是为了嫁祸我么?

这让我想起了几天前,曾来找过我的韩雨,她说想做我女朋友,还说要进我卧房看看,让我极其不耐烦。

对,一定是她,趁我不备,顺走了我的毛发。

一切矛头都指向韩雨,这个人非见不可。

我再也按耐不住,决定立即去问个明白,正要迈步,林浩然却拦住了我。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特别是说话的声音,显得格外小心。“要不,把这个案子交给别人吧,我看挺邪乎!”

死的可是我的同学,我曾经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林浩然说的这般轻巧,换成是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再邪乎我也要把幕后的真凶给揪出来,不然我睡不着。”

说这话时,我显得比较激动,全身热血上涌,一股沸腾般的感觉袭来。

看我目光如炬,林浩然知道拦是拦不住的,只能提醒我小心一点,还有就是见了韩雨之后,不能吃任何东西,也不要碰任何东西。

林浩然说的神神叨叨,跟个搞迷信的神婆一样,我才懒得去听。

不多时,我带着两位警官,出现在了郊区的一所民房面前。

这是三层楼的平房,有些破旧,但能住人。

还没到门口,就看到了两个挡路的跟火盆一样的东西。

我不明白,这大夏天的,放两个这种东西是啥意思,于是立即叫两位警官搬走。

没想到,他俩刚搬走东西,就都捂着肚子,一直喊疼,还到处找厕所。

我本来想等他俩一起的,没想到,他俩久久没来。

我心情比较急躁,根本按捺不住,看到虚掩着的大门,我立即走了过去。

没等我推开门,一股凉风袭来,门被风给吹开,发出了“咿呀”的声音。

这股风真的很奇怪,就跟刚才能够让人肚子痛的火盆一样……

我不去理会这些,而是提着嗓子,喊了句“韩雨”,里面无人回应。

难不成韩雨已经跑路了?

带着疑问,我走了进去,里面是一股发霉的味道。

没走多远,我闻到了一股符水的味道,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味道。

当我来到一间房门口时,看到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无人知晓。

我正打算过去看看,忽然听到二楼有动静。

我又喊了一声“韩雨”,依旧无人应答。

此刻,我提高了警惕,上楼的步伐也变得小心翼翼。

好不容易到了二楼,看到过道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就跟碑文一样。

这些年,韩雨到底遭遇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感觉她已经陷入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境地。

当我停在了一间房的门口,朝里面看过去时,正好看到了韩雨。

她穿着睡衣,披头散发,正在照镜子。

当她转过身来,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看到她的脸,十分难看,还好她果断地拿下了刚敷的面膜。

“萧响,你怎么来了?”韩雨带着欣喜,以及疑惑。

此时的韩雨,犹如出水芙蓉,身段迷人,皮肤水嫩,特别是她那双勾魂般的大眼睛,着实让我入迷。

我也不跟她绕圈子,直接表面了来意,量她也不敢对我下手。

韩雨听了我说的,只是微微一笑,而后端来了一碗鸡汤,劝我喝下。

来之前林浩然提醒了我,不要喝任何东西,也不要碰任何东西。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话犹如警钟,一直都在敲打着我的心扉。

我果断拒绝了韩雨的好意。

看我不喝东西,韩雨的脸色沉了下去,不过很快,她就凑了过来。

她给我看她胸前的纹身,那是一朵漂亮的玫瑰,正好在她的胸口,配合着一对若隐若现的大白兔,显得格外美观。

我咽了口唾沫,立即提醒道:“不要这样!”

韩雨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继续色,诱我,为此,她捞起睡衣,给我看她嫩白的大长腿,腿上面,也有纹身,不过纹的是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韩雨喊我去摸一下,我自然不答应,并退后了几步,有意跟她拉开距离。

韩雨意犹未尽,一定要让我去摸一下。

她显得十分主动,我能够嗅到她身上的香气,一阵阵的,十分热烈。

本能告诉我,如此尤物,怎可拒绝!

可我还是想到了林浩然跟我说过的话——不要碰任何东西!

我不信蛊毒一类,但来到这里之后,感觉这里跟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眼见韩雨张开双臂,就要将我搂在怀中,我迅速地用一个闪身,闪到了门口。

“请你放尊重点,认真配合我的调查!”

我的这句话,换来的是一阵肆意妄为的笑。

理智告诉我,肯定是韩雨,是她害死了方菲,一定要将其带回警局询问。

没等韩雨过来,我已经快步下楼,冲了出去。

正巧在外面碰到了两位警官,我提议抓人。

就在此时,我听到了韩雨惊恐的尖叫。

等我再次见到韩雨时,她已经倒在了地板上,七窍流血,内脏已经全部被掏空,死状惨烈。

房间很乱,像是被人给洗劫了一样,在韩雨的尸体旁边,有一部手机,显示的是录音状态。

我戴上白手套,按了停止键,然后再打开这段录音,须臾,我听到了韩雨的声音:“别过来!方菲,我没有害你……不要杀我!不要……啊……”

听到韩雨惨叫的声音,我整个人惊恐万分,汗毛直立。

难不成刚刚方菲来过?

忽然之间,周围变得冷飕飕的……

第三章 阴魂索命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再次看向面目狰狞,死的特惨的韩雨。

她的嘴里,似乎咬着什么东西。

我克制住内心的恐慌,凑了过去,手心手背,已经全是汗水。

没等靠近,我就闻到了一股符水的味道。

这股味道跟之前的不太一样,或许,韩雨知道自己恐怕要遭遇不测,才会去做录音,弄符水之类的事。

我学着林浩然,掰开了韩雨的嘴,她的嘴里,跟方菲的一样,有碎纸屑,还有人的毛发。

瞬间,我的心脏开始扑通乱跳,这次的毛发,莫非又是我的?

韩雨的死跟方菲明显不同,她是死于非命,并非毒发身亡。

我正思索着,外面传来脚步声。

不一会儿,林浩然冲了过来,将我一把给拉了出去。

“你碰到她了吗?”林浩然十分紧张地询问。

“我戴着手套碰的,怎么啦?”

我有些疑惑。

林浩然挠了挠头,表情很不自然。

“你要大祸临头了!”

没想到,才见面林浩然就跟我说这样的话,太不吉利了,不怼他,真的对不住自己。

我正要怼,只见林浩然用强烈的语气,叫我跪下,向她磕头。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何要下跪?

我着实想不明白,没等我问清楚,林浩然就迅速的伸出手,往我肩膀上面压,想将我给压下去。

“你最好快一点,这种死于降头的人,怨气很重,会找上第一个碰她的人。”

降头?

我没想到林浩然一来就说这种我根本就不懂的东西。

旁边的两位警官,也是似懂非懂,一直盯着我看。

要是不按照林浩然说的去做,怕是不行,现在我也是十分无奈,再加上之前听到的录音,以及嗖嗖而过的冷风,我忽然有点相信鬼神之说了。

我跪在地上,向韩雨的尸体磕头。

这到底什么意思,估计只有林浩然才会明白。

过了片刻,我看到林浩然往韩雨的身上撒了一些东西,看着像是一种粉末。

我赶忙问道:“你在干什么?”

林浩然毫不掩饰,对我说:“这是朱砂粉,驱邪的!”

没想到,林浩然还随身携带着这种东西。

我很好奇,韩雨的死,怎么跟降头有关?

正打算问个明白,林浩然忽然带着我来到了过道,指着过道上面的文字,说道:“这些是降头文。”

我原以为,这些不过是韩雨按照玄学一类的书,照抄下来的,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此时,一个疑问摆在了我的心头,“谁害死了韩雨?”

从录音看,是方菲,可方菲已经死了,我可不相信厉鬼害人。

既然林浩然说了,韩雨死于降头,那么罪魁祸首,应该是降头师。

我现在的工作重心,应该放在韩雨的关系网上,找出会下降头的人。

回去的路上,林浩然说我印堂发黑,这段时间恐怕会有灾祸。

对于他的话,我半信半疑。

林浩然十分认真地盯着我,并把一个平安符递给我,叫我时时刻刻都要带着它,千万不可遗忘。

我看着手里的平安符,知道是林浩然的一片好心,自然万分感谢。

天色渐晚,不便于查案,我只好回家,离开的时候,林浩然叮嘱我,晚上千万不要出门,不然会有麻烦缠身。

看他说的那么严肃,我连连点头。

回到家后,我一直想不明白,有一种辗转难眠的感觉。

就在此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接听,结果,手机自动接听。

“喂,是林先生吗?”对方的声音比较粗犷,看样子是个男的。

我“嗯”了一声,紧跟着,对方叫我出门,到局里一趟。

我很纳闷,比较警惕地问:“你到底是谁?”

对方没有表面身份,只是叫我过去,只要去了,就能够知道杀害方菲,以及韩雨的凶手。

我自然很想知道凶手是谁,对于我来说,无形之中,这是一种很大的诱,惑,我早已按耐不住,哪管林浩然之前跟我说的“晚上千万别出门”。

刚下楼,来到小区外面,就看到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像是特意在等我的到来。

我没多想,直奔而去。

上了车,发现司机是个女的,不过她戴着女士帽子,看不清嘴脸。

“去警察局!”我立即说道。

对方应了一声,然后车子就发动了。

夜色撩人,微风阵阵。

不知不觉,我竟然有了一丝困意,眼皮子一直都在颤动,完全支撑不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一声惨叫,那声惨叫,像是之前在手机录音里面听到的。

我被吓醒之后,顿时慌了手脚,额头的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不仅如此,我的心脏,以及腿肚子,在不停颤抖。

眼前的这个地方,十分熟悉,闻着符水的味道,令我魂不附体。

这是韩雨的住处。

周围有警戒线,还有标注尸体位置的那些线条。

看到这些,别提多吓人。

我打算拔腿就跑,可这时候,我的腿像是被人灌了铅,十分沉重,完全就施展不开。

这种场面,只有做噩梦的时候才会有,没想到,竟然如此真实。

这可不是在做梦,我提醒自己,必须尽快离开。

忽然,我听到外面过道有高跟鞋的声音,很有节奏,那种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就像是死神在召唤。

声音由远及近,显然,她在朝我这边走来。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老想着外面来的,恐怕就是韩雨,是来向我索命的。

我十分慌张,整个人不停颤抖,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眼前这个房间,十分杂乱,就跟我白天看到的情况一样。

日光灯一闪一闪的,把我吓了个半死。

周围寒冷无比。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立即悲伤地喊道:“不要害我,我不是杀你的人……”

可是不管我怎么样喊,完全不起作用,过道上高跟鞋的声音,仍在继续。

我心想,这次是完蛋了,没人能来拯救我。

当虚掩的门被一只苍白到吓人的纤纤玉手打开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正是韩雨,她穿着睡衣,胸前纹着的玫瑰若隐若现……

第四章 骇人毛发

冷风呼啸而来,把周围的灰尘吹得四处乱窜。

我顾不得那些,而是瞪大双眼,死死盯着门口。

韩雨披头散发,朝我看过来,她的那双眼睛,里面冒出幽绿色的光芒,看着很是吓人。

我本能往后挪了挪,只想离她远一点。

这样的场面,对我极为不利,我想喊人,可是话到嘴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完全就张不开口。

看到韩雨朝我这边走来,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情况十分危机,我忽然想到了林浩然给我的平安符,只要拿出平安符,邪祟就不敢靠近。

可我摸了老半天,根本没摸到,我这才想到,走的时候太匆忙,放在家里面忘记带了。

这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我又想到了白天做的事情,要是我再做一遍,也许能够得救。

我直接跪向韩雨,不住磕头,希望她能够原谅我。

这时候,我完全就不敢去看她,只觉得现在去看她,无异于找死。

我还年轻,自然不想死。

过了片刻,我的额头磕得已经很疼了,再这样下去,我不被她弄死,也得疼死。

于是,我停下磕头的动作,十分警惕的缓缓抬头。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要是她不放过我,又该如何?

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门关上了。

我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被吓得不轻。

或许,她答应放过我了。

房间里面,现在就我一人,我也是命悬一线,破釜沉舟的赌上一把而已,看来赌对了,她已经走了。

我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腿上的尘土,决定尽快离开。

不过在我身前,也就是韩雨之前停留的地方,有很多的毛发。

那些毛发,看上去比较熟悉。

这让我十分纳闷。

之前在方菲的嘴巴里面,我找到了自己的头发,我决定顺着这个线索,一路追踪,调查下去,而现在,如此多的毛发,全部展现在我的面前,就像是刚刚脱落一般。

我感觉这些毛发是有问题的,可能跟蛊有关系,要是我去触碰,就中了他人的奸计。

我可不傻,这种时候还是尽快离开,然后再喊人来。

我冲向了房门,本以为可以顺利打开,却没想到,房门被锁住了,根本打不开。

我想了很多办法,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仍旧不行。

看来这是韩雨的安排,此时此刻,她并不打算放我离开。

我的心情十分沮丧。

就在此时,外面有了一种流水的声音,十分真实,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声音。

不一会儿,我看到眼前的房门起了变化,本来是木头的颜色,忽然,渐渐变红,变成了血红色,如同一张血盆大口。

如此鲜艳的颜色,就像刚刚染上去一样,是个人都害怕。

我又想到了十分可怕的一幕,要是待会儿门开了,韩雨会忽然出现么?

我越想越害怕,直接就退缩到墙角,蜷缩着身体,等着时间慢慢流逝。

这时候,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我来说,都极其煎熬。

我在这个地方,完全就是砧板上面待宰割的鱼肉。

我相信自己肯定是中邪了,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我掐了掐自己的脸蛋,嘴里还默默念叨“冤有头,债有主,不要来找我……”

这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我很清楚,这样没用,可是到了这样的绝境,不做点什么肯定不行。

我不敢闭眼,而是一直盯着门所在的位置。

我发现血红色的房门,上面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头发,这些头发似乎都在针对我,全部都竖直,朝向我所在的方向。

看上去非常可怕,我想闭眼,不去看,可这样做,只会让恐惧加深。

没过多久,那些头发全部都移动起来,朝我这边飞来,飞的比较缓慢。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幕,即便是在噩梦里面,也没有过。

我顿时脸色煞白,心乱如麻,要是它们全部都到了我所在的位置,真的很凶险。

我相信这就是邪祟的力量,而我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只能任凭它们朝我飞来。

它们就跟绣花针一样锋利,每逼近一点,都带着一种十分凄厉的声音,听到那样的声音,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仅冷汗直冒,就连魂儿都快承受不住了。

眼看着它们就要到达我身边,将我弄得遍体鳞伤,忽然之间,凄厉的声音消失不见,所有的毛发,全部都软绵绵的,跟雪一样落在了地上。

看着眼前一大摊毛发,我气喘吁吁,完全就上不来气。

当我一屁股坐倒在地,想缓缓神的时候,门再次被人打开了。

这次我看到的不是韩雨,而是一个皮球。

它朝我这边滚过来,无形之中,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

我一直盯着它看,渐渐地,皮球上面渗出血来,鲜红色,很醒目。

它滚出一条血路。

我越看,越觉得它根本不像是一个皮球,倒像是一个人头。

眼看着它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别提多紧张,都快要蹦出来一样。

我想尽量克制,但是它毫无压力,瞬间弹跳起来的那一瞬,令我惊恐万分。

我没想到它会有这样的举动。

等它落下后,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它不再动弹,一直待在距离我不远的位置。

我不敢过去,而是目瞪口呆,死死盯着它,完全不敢有半分松懈,我怕一松懈,它就会再次弹跳起来,朝我这边而来。

虽然我无法让它消失,但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就会牢牢抓住,争取救下自己。

门外过道再次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很有节奏。

看样子韩雨又来了,这一次她又准备对我做点什么?

我的心一直狂跳不已,无法安静下来,最要命的是我的思绪,老想着十分恐怖的一幕,这样下去,恐怕不妙啊。

看到边上有一个窗子,我再也按耐不住,立即走过去,打开了窗子。

我想从窗子跳下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我往窗子下面看的时候,脑子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懵逼了,窗下,韩雨露出青面獠牙,还张开了血盆大口……

第五章 再生疑窦

真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等待我。

此刻,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随后整个人往后面仰去,完全失去了知觉。

“砰砰砰……”

敲门声越来越剧烈。

“萧响,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没去上班?”

听到门外是林浩然比较急躁的声音,我慢慢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眼前都是十分熟悉的一幕,只不过我的身体比较沉,我摸了摸头,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你要再不开门,我就要撞门啦。”

没想到,门外的林浩然如此粗鲁,不过这也正是他的性格。

我不得不吱声,“别嚷嚷,马上来!”

说完这话,我立即起身,走向门口。

当我到了以后,开始变得警觉起来。

门外的,真的是林浩然么?虽然他很粗鲁,但不得不防,这让我想到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门开之后,林浩然推了我一把,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是不是昨晚小电影看多了,撸了一晚上,所以早上起不来?”

面对他这么不友好的询问,我也只是点点头,没有去争辩,其实我想说,我昨晚差点大难临头。

可是令我匪夷所思,我竟然完好无损。

这还是我么?我仔细打量了自己一番,又看了看林浩然,然后用了一种忧伤的声音,极其小声地说道:“我昨晚遇见鬼了!”

林浩然先是哼了一声,说我这样的,不遇到鬼才怪,不过一会儿之后,他就不这样了,而是小心翼翼地问我:“跟我说说情况呗。”

我将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我拿出手机,翻找那个叫我出去的号码,可是手机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个号码……

我很纳闷,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时候,林浩然的表情变得很是难看。

“看来,她是缠上你了,一到晚上,她就会与你相见!”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心凉如水,怕的不行。

我再也不想看到青面獠牙,张开血盆大口的韩雨,那样真的超级不好。

虽然我不知道为何自己还活着,但活着,感觉需要很大的勇气,还需要克服很多东西,总而言之,活着比死都难。

林浩然是我唯一的好兄弟,这么多年了,我们打打闹闹,经历了很多,我很清楚,他能够帮助我辟邪。

于是,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即开始央求林浩然。

“浩然,你可得救救我,你要是不救我,我可就大难临头了。”

说这话时,我的表情十分痛苦。

这种时候,要是别人,也会十分无助,且畏惧,苦恼。

我相信林浩然不会见死不救。

看我这般模样,林浩然于心不忍,对我说:“只要你将我给你的平安符戴在身上,应该能够保你一时平安,对了,平安符呢?”

这时候,我一摸脑门,忽然想到了它。

如果它在就好了,可是现在,它却不翼而飞了。

我变得十分紧张,立即找寻起来。

可是我翻遍没一个角落,就是没有。

那玩意,似乎在跟我开一个天大的玩笑,我只能问林浩然:“有木有别的,好用的东西?”

“没有了,就那个,泰国的,开过光的,据说很不错!”说这话时,林浩然显示出了无奈。

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可以消失不见,怎么可以说没有就没有,肯定是我遗漏了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面,开始仔细思考。

此时此刻,我依旧挂着十分难看的面孔,不多时,我看到了一个透明袋子,这让我想到了物证室。

也许,我把它放在那里了。

我提议立马去局里。

林浩然点了点头。

出门的时候,林浩然忽然问我:“你家门外,为何一地鸡毛?”

“真的么?”

我很是疑惑,就跟林浩然去看了一下,真的是一地鸡毛。

真的很奇怪,平时可不会这样。

我准备把一地鸡毛给清理掉,没想到,林浩然倒是十分干脆,直接点燃了一张纸,准备把它们统统都烧掉。

在小区里面这样做,肯定不被允许,我想阻止,林浩然却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对我说道:“你还想不想摆脱邪祟?”

我当然想,做梦都想,可是真的能行吗?

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也许夜幕降临的那一刻,就是我的死期。

现在生死都不属于自己了,哪里还管得了其他东西,林浩然既然执意要去做,那就让他做好了。

看着一地鸡毛起了火,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面浮现出来很多头发被大火烧掉的场面。

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场面,就在我们清理干净,要下楼的时候,一位路过的老阿姨对我说:“小伙子,你真有福气,昨晚一位年轻女子带你回来的,看你好像喝断片了,根本就不能正常行走。”

“年轻女子”,听到这话,我表情骇然,再也按耐不住,立即询问老阿姨,“是不是真的?”

老阿姨不像是在撒谎,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韩雨,于是,我拿出韩雨的照片,急切地问道:“是她不?”

老阿姨摇头,并对我说:“那女子如花般娇媚,低胸白裙,一米六五身高……”

根据老阿姨的描述,此人不可能是韩雨,倒像是……方菲!

无论老阿姨说的是韩雨,还是方菲,都让我十分震惊,因为我很清楚,她们都是死于非命的人。

老阿姨走后,我一个人待在原地,面无表情,心如死灰。

我有一种惶恐感,没人能够明白。

这时候,林浩然把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面,对我说:“放心好了,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记住,能不能躲过此劫,就看今晚了。”

今晚?林浩然这么一说,让我想到了之前那个十分吓人的晚上。

若真是那样,还不如叫我去死。

忽然,我啥也不想说,就一直紧紧抱着林浩然。

有他在,相信邪祟不敢近我身,可我眼皮子总跳个不停,仿佛在说:此人不靠谱。

不管怎样,先拿到平安符再说,兴许那个能保我命。

第六章 凶险

我们回到局里,我没有闲工夫跟同事们瞎扯淡,而是径直朝物证室走去。

我只是想尽快找到所需之物,这样可以让我惶恐不安的心,得到一丝慰藉。

我正在寻找时,一位年轻的同事朝我走来,他叫李旭,局里的文员,长得高高瘦瘦,还带着黑边眼镜,看着老实,平时比较闷骚,喜欢喝点小酒。

他手里拿着一个快递盒,大概足球大小,我问:你怎么来啦?

李旭十分客气地朝我微笑,点头,问了好,然后将快递盒交给了我。

“这是你的快递!”

我的快递?!我很懵逼,谁会在这个时候给我寄快递?我父母可没有这样的闲工夫,他们都在外地打工,再说了,他们还不会寄快递。

寄件人叫“风一样的男子”,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此刻,我苦笑道:“应该是寄错了,我可不认识他。”

“你看上面,是不是你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

我仔细比对,真的是我。

李旭朝我闷骚一笑,若有所思地跟我道了别。

我待在原地,正不知要如何处理眼前的东西,林浩然忽然一把夺了过去,然后就要扔进垃圾桶。

我还不知道快递里面的是什么,林浩然的表现,真的是太野蛮。

我死拽着他的胳膊,喊道:“别呀,让我看看里面的东西。”

我很好奇,不过林浩然的表情十分难看,他用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对我说道:“这东西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何一个快递可以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林浩然似乎知道些什么。

难道这快递跟他有关系,或者,他知道个中缘由,对于这个,我是十分好奇的。

林浩然扔掉了快递,然后长舒一口气,对我说:“陌生人给你的东西,千万不能要,会死于非命。”

他这么一说,让我联想到了方菲,还有韩雨的死。

兴许快递盒里面的是毒气弹,只要我一打开,就会被毒死。

还是林浩然比较警觉。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客气地说道:“真是太棒了,要不是你,我可能遭殃了。”

林浩然比较得意,微微一笑,说道:“我说过,我会保护你,只要过了今天,就会没事。”

林浩然话里有话,我继续追问,这时候,林浩然拿出了一盒东西,看上去不是很妙,于是,我立马问道:“到底是啥?”

林浩然也不含糊,对我说道:“是朱砂粉。”

紧跟着,他邪恶一笑,露出了狡黠的大白牙齿,我知道他肯定是要对我做点什么。

“你今晚就不要回家了,我们待在局里,另外,我要在你身上做点文章。”

我十分不理解,想问,可林浩然没有理睬我,而是去做别的事情了。

我很清楚他的性格,他不想说的,我用尽任何办法,他也不会说。

既然林浩然说要保护我,那很好,我只要听之任之就可以了。

不过林浩然走了之后,我的眼皮子一直都跳个不停。

不知为何,今天比较反常,我也不明白原因。

只得继续去做没做完的事情。

我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没有找到平安符,我一直十分纳闷,觉得很奇怪。

我平时可不是大大咧咧,东西随便乱丢,然后就找不到的那一种人,二十五年来,我可没丢过什么东西,这一次是或许是个意外。

我没有瞎想,只是觉得心有不甘。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的心有了一丝恐慌不安。

尤其是听到高跟鞋走路的声音,让我心魂不宁,当然,我很清楚,那些声音,是喜欢穿高跟鞋的女同事发出的,并非韩雨。

可那种声音,不得不让我联想到十分吓人的一幕,根本就无法拒绝。

在我瞎想的时候,林浩然忽然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两份盒饭,是去食堂打来的。

我跟他在办公室吃了起来。

别的同事,都已经走掉了,偌大的办公室,显得有点冷清。

还好有林浩然陪着我。

我问他:“为何不让我回家?”

“我相信有人已经盯上你了,毕竟你跟案子有关,还记得你的毛发么?”

林浩然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在方菲的命案现场,确实有我的毛发,很让我意外。

谁会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想一想,绝对不是韩雨,而是另有其人,可到底是谁?

我早想好了,要从韩雨的关系网下手,找出近段时间,跟她接触最多的人,我觉得这应该就是突破口,可我还没去找人,就遇到了这样的不幸。

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阻挠我,我根本就不该继续彻查下去。

可是我心中有一句话浮现于脑海,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下过错,终归要受到惩罚。

我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应该可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正这样想着,林浩然用胳膊怼了我一下,跟我小声地说:“这案子交给别人吧,太凶险了。”

“不行!”我十分果断地回答。

林浩然看我这么执拗,用手戳了一下我的脑门,“我看你是鬼迷心窍!”

“我哪里是鬼迷心窍,我是在伸张正义。”

既然在这个职位上,就不该选择逃避,我很清楚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忽然,林浩然耷拉着脸,对我说:“要是有一天,我被一个神秘人给抓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没想到林浩然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正要回答,不远处的地板上,有一个快递盒,正是林浩然扔掉的那个。

没想到,它竟然……

我瞪大双眼,问林浩然,看到没有?

林浩然自然看到了,不过他的反应比我冷静多了,他先是扔下盒饭,然后掏出了个巴掌般大小的盒子,当他打开盒子之后,我看到了很多朱砂粉。

他直接过去,将朱砂粉撒在快递盒上面。

我看到快递盒在冒烟,青色的烟,袅袅升起。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却没想到,“嘭”的一声巨响,快递盒炸开了,周围的灯全灭,漆黑无比。

里面装的,似乎是炸药。

这时候我想到离快递盒最近的林浩然,他可能已经被炸成粉碎。

我很担心,忍不住大喊林浩然……

第七章 命悬一线

周围鸦雀无声,只有远处的街道,时不时传来汽笛声。

我很惶恐,刚刚的那一炸,威力十分巨大,就跟某些险恶分子搞得袭击一样。

我不仅惊出一身冷汗,就连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根本就无法克制。

若是一直无所作为,就会一直待在这里,如此黑夜,就像是吞噬人的猛兽,我再也无法忍耐,立即打开了附近一张桌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强光手电。

我以为这强光手电能用,却没想到,怎么都打不亮,上天似乎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变得灰心丧气。

还好,不多时,我听到了林浩然的声音,是极其轻微的轻哼,看样子,他肯定是受伤了。

我慢慢摸索过去,想跟林浩然待在一起。

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了林浩然急切的声音,“千万不要乱动!”

我不知道林浩然为何说出这样的话,只感觉这地方不安全。

一时间,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嗡嗡嗡……

声音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速度很快……这声音,可不像是一般的昆虫,蜜蜂之类,倒像是别有用心之徒的杰作。

我十分震惊,完全懵逼,根本不敢喘息。

看来林浩然说的很对,我应该按照他所说的去做,这样绝对安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腿脚变得麻木起来,周围的空气,也极为阴冷。

我忍不住,对着林浩然所在的方向,说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动?”

我可不想这样傻站到天明,我可没有这样的本事,再者,如此漆黑的环境下,是个人都会觉得恐慌,虽然这是我十分熟悉,且工作的地方,但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我自然无法承受。

“有东西盯上你了。”

乌漆墨黑的环境下,林浩然似乎更懂得与周围的一切相处。

倒是我,表现得一点也不自然。

我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总感觉就要大难临头的那一种。

好在林浩然就在附近,这要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无法面对。

为了确定一下,我问了林浩然有没有受伤,他要是受伤了,就必须尽快去医院。

当我听到林浩然说出“没事”这两个字的时候,内心倒是轻松了不少。

接下来该如何去做,全听林浩然的。

我以为林浩然会说出什么比较不错的办法,可是,好半天过去了,换来的,却依然是鸦雀无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正打算移动脚步,“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很想知道,可是我什么也看不见,这就加深了我内心的恐惧。

“浩然,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的声音变得颤颤巍巍。

林浩然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一直都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过了片刻,林浩然终于说话了。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快递盒里面的东西,有人要害你。”

害我?!

这让我想到了那个打电话给我的陌生人,还有就是“风一样的男人”,他们跟这件事情肯定脱不了关系,兴许,就是幕后真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阻止我继续查案。

不行,我不能被击倒。我怒着嘴,鼓足勇气,紧握双拳,决定打破僵局。

忽然,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入了我的耳中,那种声音,跟我在韩雨家听到的一样。

莫非韩雨来了?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额头上面冷汗直冒,浑身也哆嗦起来。

韩雨真的太大胆了吧,这个地方也敢来。

我正不知所措,高跟鞋的响声戛然而止。

我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距离我不是很远,看情况,我凶多吉少。

要是还待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我没有按照林浩然说的,继续保持不动,而是迈开双脚,准备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我刚刚抬腿,就感觉到有东西在撞击我,由下到上。

撞击我的东西极其疯狂,看样子,是要致我于死地。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想当的可怕。

我想抓住它,但根本抓不住,我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会从哪里进攻。

这让我十分慌张,并且手足无措。

正当我以为自己大限将至的时候,一个身影,很是生猛,直接把我给扑倒在地。

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是林浩然。

他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

我就知道林浩然肯定会做点什么,但没想到,他会来的如此激烈。

周围又变得安静下来。

我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那东西呢?”我变得小心翼翼。

林浩然是什么表情,我看不到,不过我敢确定,他肯定很着急,也很担心。

我俩现在命悬一线,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能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还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我问林浩然,下一步怎么样去做?

林浩然变得沉默不语。

他依旧是扑倒我的姿势,一只手,还放在我的胸前,并没有拿开。

我很清楚,他是不敢再动弹。

我本来想动弹一下,但我知道,只要我一动作,那玩意也会动作起来。

我们就这样躺了一会儿,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种声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的心悬在了嗓子眼里。

真的是韩雨,该如何是好?

我相信韩雨来了,肯定会夺走我的性命,无论谁跟我在一起,都无法保护我,她可能会把我身边的人也带走,并且是用极其残忍的方式。

我不仅又想到了那个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在窗下等着我的怪物。

此刻,我变得超级紧张。

不动作,林浩然可以做到,我反正无法做到。

“你听到了吗?”我的声音变得颤抖。

林浩然“嗯”了一声,看情况,那确实是高跟鞋的声音,但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很难说,在我看来,八成是鬼。

我们根本就无法逃离。

这种时候,我心如死灰。

林浩然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动,问我:“你到底怎么啦?”

我很想哭,可是没用,到来者不会因为我哭泣,就对我客气。

第八章 引蛊

我只能选择坚强。

为了不让林浩然担心,我故作轻松,说了一句没事。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我再也按耐不住,对林浩然说道:“该走了!”

我想起身,可林浩然压住了我,根本就不让我起来,在他看来,危险似乎还没排除。可我们这样不动,真的十分危险。

我可不想任人宰割,于是紧张地说出一句:“她来了,冤魂……”

林浩然自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可他根本没放在心上,还是用手一直压着我,毫不松懈。

我没想到林浩然平时这么清醒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如此糊涂,这样下去,我俩都要完蛋。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实在按耐不住。

林浩然知道我的不安,以及我的恐慌,可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情。

我真的很无语。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灯光全部都亮了,周围的一切全部都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这样意味着我们很安全,不用死了。

我看向高跟鞋声音发出的地方,真的有一个人,但不是韩雨,而是女警吴梅梅,她身穿制服,皮肤细腻白嫩,光滑紧致,身上的曲线恰到好处,尤其是该凸出,该饱满的地方,在灯光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迷人,壮观。

如此尤物,相信是个男人都会喜欢。我不止一次幻想,跟她约会,做许多男女该做的事情。

吴梅梅一眼就看到了我们,见我跟林浩然躺在地上,挨得那么近,还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

吴梅梅平时就是一个害羞,腼腆的女孩子,自然无法面对这样的一幕,只见她立马捂住了双眼,那样子着实可爱。

“别误会,我俩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急着跟林浩然撇清关系。

只有撇清关系,才有机会去追求吴梅梅,要不然可就没戏咯。

说完话,我立即起身,跟林浩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此时此刻,我也不去管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在女孩子的面前保持形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林浩然没有理睬我们,而是四处张望,样子一点也不轻松。

相信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他也是心有余悸。

这时候,我不去管其它,径直走到吴梅梅身边,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同事,平时不勾搭,不壮着胆子搭讪,肯定不行。

再说了,现在夜深人静,是个好机会。

我露出灿烂笑容,对吴梅梅说道:“你怎么来啦?”

“我值晚班,看到你们这边灯全灭了,所以过来看看。”

还好是吴梅梅,之前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让我错误的把她当成了韩雨,这可把我吓了一跳,现在好了,一切都已经十分明显。

我厚着脸皮,问道:“肚子饿不饿,我请你去吃个宵夜怎么样?”

吴梅梅婉言谢绝,说自己要上班,不能擅离职守。

我正要逗她一下,忽然,一只飞虫钻进了她的嘴巴里面。

飞虫来的十分迅猛,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就在此刻,一双有力的粗手,掐住了吴梅梅的脖子。

是林浩然,他十分着急。

“快吐出来,不能让它死在里面!”林浩然的声音很大。

看林浩然这么激动,又看吴梅梅十分痛苦,脸色通红,跟熟透了的西红柿一般。

我只能进行劝阻,让林浩然不这样做。

可林浩然不听,把我给推到一边。

“刚才的飞虫,就是一直撞击你身体的那个,它是要找个洞钻进入,然后跟宿主同归于尽。”

听到这话,我表情骇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我很纳闷,到底什么虫子,这么神奇,竟然完全不顾及自己的生命?

吴梅梅还处于难受之中。

本来十分标致,魅人的天生尤物,现在完全变了,跟一个快死的人差不多。

只见吴梅梅软趴在地上,任凭林浩然鼓捣,可林浩然鼓捣来,鼓捣去,也不见有什么成效。

吴梅梅什么东西都没吐出来,倒是模样变得很是凄惨,苍白的脸色,失去了之前的红润。

我相信一定是刚才的虫子在里面作祟。

“那是一只蛊虫,就是你快递盒里面的那一只,要是它死掉了,宿主也会死掉。”

听到这话,我十分震惊。

真像林浩然说的,吴梅梅会死掉,这么漂亮的人,香消玉殒,而且还是我的同事,说什么都不能答应。

我也变得紧张不安起来。

“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吐出来。”林浩然接着说道。

我忽然想到了李旭的白酒,要是一整瓶下肚,相信不会喝酒的吴梅梅会吐得很惨。

想到这里,我立即到了李旭办公的地方,顺利地找到了一瓶白酒。

当我出现在吴梅梅,林浩然身边时,看到吴梅梅已经毫无气力,虚弱到极致。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死去。

我可不想看着她死去,于是立即将其扶起,然后将半瓶酒灌了进去。

吴梅梅确实吐得很厉害,可是不见蛊虫。

“这下糟糕了,蛊虫在里面不出来了。”我很焦虑。

这么危险的地方,林浩然事先就应该提醒吴梅梅,不要过来,可是现在再去想这些,为时已晚,当务之急是救下吴梅梅。

我问:“还有什么办法吗?”

林浩然着急的脸上,有了一丝难看。

“有是有,但很危险。”

“既然有办法,那就赶紧滴,毕竟救人要紧。”

林浩然看向我,表情里有种说不出的痛苦,看样子,是打算牺牲掉我。

“你听好了,我需要引蛊,所谓引蛊,就是把蛊虫给引出来。”

说这话,林浩然直接掏出一把小刀,趁我不备,在我嘴巴上划了一刀,我的鲜血顿时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可恶,林浩然竟然……

此刻,林浩然冷静地告诉我:“蛊虫喜好血肉,你这样,用你的嘴对着她的嘴,相信蛊虫很快就会出来。”

这一招真的管用么?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是我有点操之过急,直接就碰触到了吴梅梅的嘴唇。

这要是平时,吴梅梅肯定赏我一个大嘴巴子,让我找不着北。


 

相关文章

  •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作者:小白张阳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作者:小白张阳
    高考刚刚完,爷爷去世了,我回家奔丧的当天晚上,爷爷的尸体从棺材失踪了.........
  • 什么是降头术 泰国降头术是真的吗
    什么是降头术 泰国降头术是真的吗
    说起下降头可能很多人对这个词都是非常的熟悉,但又很陌生,因为在人们的影像中降头术似乎只存在电影里面,记得探秘志小编在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看香港那边的恐怖电影,里面情节最多...
  • 历史上那么厉害的匈奴人去哪了
    历史上那么厉害的匈奴人去哪了
    说到匈奴人其实大家也都知道的,在历史上是真的厉害,而且作为我们汉名族其实大家也知道的,从古至今都被匈奴人给祸害过,经常性的骚扰边界,而且经常性的一些地区被占领,那么有的人问...
  • 鬼赐花 作者:鬼秣
    鬼赐花 作者:鬼秣
    自从纸扎店里来了一个打着油纸伞的女子,我的生活,一下子就改变了……...
  • 茅山道士
    茅山道士
    我属虎,小时候父亲给我取个了名字叫常大虎,直到遇上了那瘸了一条腿的老和尚,他说虎性大凶不利,让我改名叫“常大牛”…… 就是改了一个字,我整个人生命运就彻底转变了——下葬奇事、棺材飞尸、雾里见市、策鞭赶尸这一种种灵异怪事全让我给碰上了,好悬没把命给搭上。...
  • 泰国最恐怖的降头术,养小鬼下蛊毒无形之中杀人致死
    泰国最恐怖的降头术,养小鬼下蛊毒无形之中杀人致死
    其实在科技不怎么发达的时候,民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偏方,巫术,害死了不少无辜的性命,实在是让人惋惜。就像泰国的降头术一样,很明显就是一种巫术,但是泰国却依旧有着很多的当地人...
  • 重庆七星岗闹鬼是真的吗?揭秘重庆七星岗灵异事件真相
    重庆七星岗闹鬼是真的吗?揭秘重庆七星岗灵异事件真相
    生活在重庆人们应该比较了解,在重庆民间有“七星岗闹鬼,金刚塔镇邪”的说法,所以各种灵异事件的传说也是层出不穷。重庆七星岗闹鬼是真的吗?据说就在近几年重庆七...
  • 美国超诡异情侣灵异自拍照,照片惊现魔鬼面孔(超恐怖)
    美国超诡异情侣灵异自拍照,照片惊现魔鬼面孔(超恐怖)
    自拍是生活中非常常见的,但有很多照片中出现一些无法科学解释的自然现象,就好比探秘志小编要说的情侣灵异自拍照。这是一对美国的情侣,拍的时候挺好的,但在过后看照片,发现照片...
  • 荔湾广场灵异事件解密,阴气太重导致风水不好(招惹鬼魂)
    荔湾广场灵异事件解密,阴气太重导致风水不好(招惹鬼魂)
    我国广州市的荔湾广场可以说是处于广州的正中心地段了,但是近年来这里的发展却一直都没有发展起来,其实熟悉的人们都知道,在荔湾广场发生了很多的灵异事件。甚至还有传闻说在...
  • 揭秘诡异的法老咒语,进陵墓者都离奇死亡(致癌毒气所致)
    揭秘诡异的法老咒语,进陵墓者都离奇死亡(致癌毒气所致)
    咒语相信大家都是在电视中见过,在古老的埃及真实存在过“法老咒语”。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里写着这样一句话,扰法老安宁者,死神会降临到他的头。人们把这句话称之为...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