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声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灵异事件 > 阴人选妻

阴人选妻

时间:2019-07-17 10:52:22 作者: 来源:蜚声网 手机阅读

第1章 带妆守灵

我们家族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每当家族里有女子死了以后,家族里所有年满十八岁的未婚女子都必须跪在死者面前,为死者守灵。

今天,奶奶死了,说来也巧,自己前几天刚满十八岁,所以不幸的被叫到三叔家里守夜。

陪同守夜的还有另外五个姑娘,都是我的堂姐,在她们里面,我是最小的。

屋子里一共七个人,一个死人,六个活人,死人是我的奶奶,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再加上身边有姐妹陪着,也并不算害怕。

不过也就是给自己壮壮胆,和死人同处一屋,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倩倩,你说为什么非要我们在这里守夜,家族这个规矩真是奇怪。”堂姐杨冰灵悄悄在我耳边说道。

我摇了摇头,“可能是有特殊的用意吧!”

我也不知道,不是我们才这样,是家族里每次有女人死了,都这样。

“别说话,不要吵到奶奶。”三叔家的大姐轻叱一声。

我们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期待着这一夜,能够快点过去,毕竟陪在死人身边,还得跪着,这种感觉分外不爽。

“那为什么父亲要让我们打扮的漂亮一点?还不许披麻戴孝。”杨冰灵这人就是话多,平时就这样。

我也觉得奇怪,但是父亲的要求,自己也没有多想。

屋子里没有一丝光亮,只有奶奶手上的翡翠镯子,散发着淡淡的绿光。

这绿光在黑暗之下,显得异常诡异,仿佛四周的温度,都因为这淡淡的绿光,降低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

我们六人跪成一排,怎么会有人拍我后背呢?

我心中不由袭来一阵凉意,心跳嘭嘭加速。

“你也感觉屋子里有东西在看着我们?”杨冰灵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这才松了口气。

感情是杨冰灵跑到身后拍自己,吓得自己不行。

“不要闹,好好的跪着,还有几个小时,就结束了。”我低声道。

“不是,我是真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

大半夜的,杨冰灵这话说的让我感觉浑身不舒服,尤其是现在屋子里没有一丝光亮。

奶奶手上翡翠镯子的目光照在奶奶的脸上,显得异常恐怖。

“奶奶笑了,奶奶笑了……”就在这个时候,杨冰灵猛的站了起来,满脸惊恐的看着奶奶,身体在瑟瑟发抖,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奶奶刚才对我笑了,奶奶刚才对我笑了……”

我们几人都朝奶奶看去,奶奶还是那样子,但是杨冰灵却发疯似了的不停的说奶奶朝她笑了。

突然,背后一阵冷风吹过,紧接着我便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从自己的腰肢划到了锁骨,又落到胸前,耳边被人吹着冷气,仿佛地狱一般的声音响起:“终于等到你。”

随后我的身体一阵燥热,紧接着,自己眼前的场景竟然变了,不是三叔的大厅,也没有奶奶的棺材。

眼前是一个白色的房子面前,而且自己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嫁衣,面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锃亮皮鞋的男人,一身中山装挺拔而帅气,不知道为什么,他距离我明明不远,可是我却看不清楚他的脸。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我想要后退,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你……你是什么人?”我咬牙问道。

他却没有说话,走到我的身前,一双冰冷的手,放在我的胸口,然后伸到我的后背,紧接着竟然开始拉我的拉链。

我想要挣扎,可身体依旧无法动弹。

“你到底想要怎样?”面对男子如此行为,我非常愤怒。

可是却发现他好像根本不理会自己,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

“求求你了,放过我,好吗?”我苦苦哀求着,期待着眼前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能够放过我。

然而,他还是不为所动,自己身上的白色嫁衣落地,紧接着,是内衣,眼泪止不住从两颊流下,我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碎尸万段,自己的清白,就要毁在这里了吗?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男子,隔得这么近,我依旧看不清楚他的脸,仿佛他根本就没有脸一样。

他如同欣赏艺术品一般的眼光扫视着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尽收眼底。

一双冰冷如雪的手从自己的肌肤上划过,虽然冷的刺骨,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倩倩!”也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第2章 阴人妻,被鬼骑

我猛然睁开双眼,熟悉的声音,是妈妈的声音。

“倩倩。”

被妈妈的叫声惊醒,紧接着小腹便传来一阵疼痛,随即我竟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最重要的是身上还有几处吻痕。

怎么回事?

我有些懵了,自己刚才明明就跪在三叔家的客厅里面,给奶奶守灵,然后杨冰灵忽然发疯似的大叫,说她看到奶奶笑了,说奶奶对她笑了。

再然后,自己好像出现在了一间充满雾气的房间里,房间里面那个男人脱掉了我的衣服,冰冷的手从我身上划过。

越想越乱,外面妈妈催促的有些紧了,好像担心我出事一样。

“妈,我在穿衣服,马上就来开门。”

说着,我连忙整理衣服,把身上的吻痕都隐藏起来,尽量平复自己现在慌张的心。

“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妈妈语重心长的问。

“没……没什么,就是我睡觉的时候把衣服推到床下去了,刚才在找衣服。”我吞吞吐吐的找了一个借口搪塞妈妈。

小腹处还传来一阵阵隐痛,还有身上的吻痕,都在告诉自己,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端端的,我怎么会从奶奶的灵堂回到家,还有身上的吻痕,又是怎样回事?

我心里非常难受,也充满了疑惑,我很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妈妈侧目看向我的床,眼底闪过一抹隐晦,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倩倩,最近不要回东营老寨子,安心念书。”

我觉得有些奇怪,东营老寨子是我们的老家,虽然现在搬到城里来了,但是每次放假,我还是会回到东营老寨子,因为在那里,有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三叔,二叔他们都在东营老寨子,还有老寨子前的那颗比我年龄还大的老柳树。

“我给你准备了牛奶和鸡蛋,吃了再去学校。”

“嗯。”妈妈对我很好,照顾我也很细心。

“妈,我是怎么回到这里的。”这是我心中的疑惑,自己一点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你爸开车送你回来的呀。”妈妈有些惊讶的看着,“你昨晚回来就说你很困,然后就直接回屋了。”

我点了点头,直接奔着学校而去,妈妈说的我怎么一点儿都不记得,难道昨天晚上的记忆,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学校距离我家并不远,所以并没有坐车,走路也才十多分钟。

“蔡梦,今天怎么这么早,你男朋友没有送你吗?”出了家门,没有走几步,就碰到自己大学里的好朋友,柳蔡梦。

然后,柳蔡梦仿佛并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自顾自的朝学校方向走去。

我上前去拍了一下柳蔡梦的肩膀,本以为她会回头,可是她依旧没有理会我。

难道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我刚才说她男朋友,让她生气了?

“蔡梦,你怎么了?有什么时候可以对我说,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她依旧没有理会我,还是自顾自的朝前走。

我加快脚步,走到柳蔡梦的前面,看到柳蔡梦的样子,我差点吓了一跳,柳蔡梦脸色苍白,嘴唇乌紫,表情木那,整个看上去就像是木乃伊一样。

“蔡梦,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我抓住柳蔡梦的手。

冷,刺骨的冷,柳蔡梦的手不知为何,就如同冰块一般,冷的吓人。

我看着柳蔡梦的眼睛,眼神空洞无物,甚至我就这样站在她面前说话,牵她的手,她居然都没有一点反应。

“咯咯咯…!”

忽然,柳蔡梦笑了,笑的是那么扭曲和诡异,让我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到底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没有想明白,今天大清早就碰到柳蔡梦变成这个样子。

莫非她昨天晚上也跟自己一样,有过同样的遭遇,然后吓傻了?

还是说她也有同样的遭遇,并且还被她男朋友看到了,她男朋友一气之下,把她抛弃了,她承受不住打击,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回到学校后,已经快要上课了,我也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么多,直接去指定的教室上课。

父亲和妈妈挣钱都不容易,所以我念书都非常用功,不管自己喜欢的科目,还是不喜欢的,我都会用心去学习。

只是这堂课,我始终都感觉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下课后,我的课桌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我知道你的秘密,阴人妻,被鬼骑,来教学楼天台找我!

第3章 鬼话?杀人?

是谁?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我上课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开小差,而且偌大的教室,我附近根本没有坐几个人,谁能够有机会将这张纸条递给我?

阴人妻?被鬼骑?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那个看不清模样,穿着中山装的男子。

那好像是一个梦,可是当我醒来以后,不仅从东营老寨子里回到了城里,身上还多了一些吻痕,尤其是小腹那阵隐痛,像极了做了那种事情后的后遗。

难道……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根本不是人?都说鬼的脸才是模糊的,才看不清。

而且那个男子的手,冷到了极点,根本不是人的手该有的温度。

种种一切,都在把答案指向一个诡异的方向,那就是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了的,根本不是人!

晚自习结束后,我匆匆忙忙的跑到教学楼天台。

晚自习放学以后,教学楼很快就关灯了,这教学楼的楼梯很黑,一阵阵冷风吹来。

门窗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就像是某种东西的叫声,又好像是有小朋友在教室里嬉戏打闹。

我尽量平复自己的呼吸,把手机的灯光打开,点开微信,找自己的好朋友聊语音,想要以此来消减自己心中的恐惧。

可是今天还真是邪气,不管我找谁,都没有理会我,平时他们可是经常在线,今天怎么都不理我了,这不是在故意吓唬我吗?

一惊一乍的,我总算走到了天台,此时,天台上有一个人背对着我。

仅仅只是背影,我就可以判断出这个人是谁。

张山,我的大学同学。

他貌似知道我来了,回头对我猥琐的笑了笑,这是他经常会挂着的笑容,不过现在,四周吱嘎吱嘎的声响不断,一阵阵冷风吹来,黑暗仿佛在此刻,压在了教学楼天台上,他的笑容,显得是那么诡异惊悚。

这个张山,有一个神棍老爹,因此他也不学无术,专门讲鬼故事吓唬班里的女同学,并且威胁女同学不跟自己好就养小鬼弄女同学,我平时跟猥琐的张山并没有来往,不知道为什么他盯上了自己。

张山一脸猥琐的打量着我的身体,让我不禁觉得一阵凉意袭来,这个张山,该不会想要对自己……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而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张山,“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你在捣鬼。”

“不。”张山摇了摇头,然后声称他知道我的秘密,并且还知道我们家族的秘密。

“我能够有什么秘密?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冷冷的说,这个张山,平时就不学好,对他我一直都很反感。

“我装神弄鬼?不对吧,应该是你夜夜被鬼弄吧?”张山依旧挂着他那猥琐的笑容,看着他的笑容,我就觉得渗人。

“你们家族被下了血咒,世世代代都必须和阴人成亲,倩倩,你与其爷爷被鬼骑,还不如从了我,我可以帮你抓鬼。”

“我看你才是一个鬼。”张山这简直就是鬼话连篇,什么我家族被下了血咒,世世代代都必须和阴人成亲,根本不可理喻。

“杨倩倩,只要你答应跟我上床,我就帮你把那鬼给抓了。”

“你做梦。”这个张山真的是痴人说梦,居然想要用这样的鬼话来欺骗我,真以为我傻吗?

“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张山嘴角处勾勒出一抹邪异的笑容,紧接着便朝我扑了上来。

嘴里还嚷嚷着,“哼,杨倩倩,你这个臭婊.子,夜夜被鬼骑,还在我面前装清高,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滚开。”我奋力挣扎,张山这个人看到就烦,现在竟然还想强我,我心里瞬间就是一肚子的火。

嘭!

我双手推出,张山竟然被我推飞出去,直接从天台上掉了下去。

我此时本就很慌张,现在看到张山被自己推下了天台,心里就更慌了。

不,不是自己杀死张山的,是他自找的。

不过紧接着,我的思绪又转过来,才对,张山身材虽然不算高大魁梧,但是也不是我一推就能够推飞下去的。

更何况我站在的位置,距离天台还有十多米远,没有理由将张山推下去才对。

可是,我是亲眼目睹的,是我用双手,把张山推下去的。

教学楼一共有九楼,下面是水泥操场,从这里摔下去,必死无疑!

自己杀人了?自己杀人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全都乱套了,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杀死了张山,成了一个杀人犯!

第4章 诡异的柳蔡梦

我还是有些不确信的回头看去,可是,张山确实已经掉了下去,我刚才,和张山拉扯争斗的地方距离阳台还有十多米。

十多米的距离,我不可能把张山推下去才对,可是,这又是我亲眼所见。

我整个人此时此刻,都已经快哭了,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慌慌张张的跑了下去。

刚刚到下面,一群学生将张山围住,才放学不久,很多学生还在附近。

几个保安也走了过来,张山双眼死死的盯着我,虽然站在人群后面,我依旧可以看到张山那双睁的老大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

“救……救我……快救救我……”

张山微弱的声音响起,保安将趴在地上的张山翻了起来,看到他的下巴都被摔的血肉模糊,甚至可以说,整个下巴都快没了。

张山一脸痛苦,还没有等救护车来,就已经死了。

死了以后,张山的双眼依旧是盯着我,没有闭合,看上去有些恐怖。

我刚刚想要走上前去,承认是我把张山推下去的。

因为张山的眼神太吓人了,我内心非常自责,所以打算去自首。

可就在这个时候,柳蔡梦三步走了进来,“保安叔叔,这张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从教学楼上跳了下来。”

“自杀?”保安皱了皱眉头。

柳蔡梦将手机递给了保安叔叔,保安叔叔点点头,仿佛看到了什么,轻叹口气,“唉,现在这些年轻人,真是搞不懂,动不动就跳楼自杀。”

我此时才搞不懂了,柳蔡梦到底给保安叔叔看了什么东西,竟然让保安叔叔如此果断的就下结论,确定张山是自杀的。

很快,张山的尸体被抬走了,围观的同学也散了,大学里面有人跳楼自杀,现在已经不算是稀罕事情,故而只是引起了一点小波动,就恢复正常了。

保安叔叔和同学都离开以后,我将柳蔡梦拉到教学楼后面,微沉着脸,问道:

“蔡梦,你今天早上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早上看我的脸色有些难看,对你说话你也不理我。”

我先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蔡梦却是笑了笑,道:“哎呀,倩倩,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确实是生病了,脑袋很沉很晕,不过现在好很多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张山那是怎么回事?你给保安叔叔看了什么,竟然就让保安叔叔下结论,说张山是自杀的。”

这是我心中的一大疑惑,虽然现在我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居然能够将张山推飞出去,直接掉落下去。

但是,我却可以肯定,张山是被自己推下去的,而不是跳楼自杀。

“我亲眼看到的。”柳蔡梦眨了眨眼睛,说着,还掏出自己的苹果4s对我说道:“你看,当时我下意识的就拿出手机,拍到了这几张照片。”

我看着柳蔡梦手机上的照片,整个人都有些傻了,照片上显示的,分明就是张山自己跳楼自杀的。

可是……

我也可以肯定,确实是自己将张山推下去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里越想越害怕,想到了张山给我的纸条,阴人妻,被鬼骑这六个字,我心里就更加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跑过,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因为那带起来的风,太冷了。

我侧目看去,并没有看到人,而是看到了一张邪异阴森的脸,在对着我诡异的笑,笑的是那么恐怖。

那笑容,根本就是柳蔡梦脸上的,我差点没有吓哭,柳蔡梦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早上的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到现在,还露出如此阴森恐怖的笑容。

莫非……

我没有继续往下面想,毕竟自己还是不太相信鬼神这种东西。

越想思绪越乱,头痛欲裂,我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走出教学楼,毕竟刚才柳蔡梦脸上的笑容,太诡异可怕了,根本不是柳蔡梦本人应该有的笑容。

还有,那无风自起的一阵风,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跑过,可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离开学校以后,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时不时还会感觉脸上一阵微弱的凉意。

然后胸部,后背,小腹上,都会时不时的走一阵微弱的凉意,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生病了?

走了没多久,这种时不时会传来凉意的感觉,方才慢慢消失,不过,我心里依旧是慌张害怕到了极点。

第5章 爸妈的突然离开

回到家以后,我依旧心有余悸。

与此同时,我发现家里竟然没有人,敲了三四下,还叫了两声妈妈,都没有反应。

家里好像没有人,不应该,爸妈都直到我放学的时间,这个点,他们都会给我做点吃的。

我心里不由生出一抹不详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随后,我掏出自己的钥匙,开门进去。

客厅里面没有人,茶几上面放着一个杯子,杯子上面有一张纸条,纸条下面还有几百块钱。

我拿起纸条,是妈妈的字迹,妈说她和爸回老家处理一点事情,可能要过几天才会回来,茶几上的几百块钱就是生活费。

“怎么走的这么匆忙?”今天发生的事情本来就让我感到非常害怕,现在回家,爸妈都不在家里,我就更有点害怕了,毕竟爸妈这算是不辞而别,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却发现房间里面被翻的乱糟糟的,抽屉打开以后,东西拿出来都没有放回去。

地上也很乱。

我第一反应,就是家里进贼了,不过旋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桌子上面就放着几百块钱,如果真的有小偷进来,茶几上那么显眼的钱,为什么不动?

而且,就只有我的房间这么乱,显然翻我房间的人,是冲着我来的。

那个翻我房间的人想要在我房间里面寻找什么?

我不知道,只能够收拾房间。

地上有一个木盒子,盒子看上去还有些年代了,盒子旁边散落了一些老照片。

我捡起了一张我们的全家福,爸妈我,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不过这个男人的脸却被弄花了,看不清楚脸,只能够知道他是一个男的,应该比我大一点。

“既然照片都照的,干嘛还把照片给弄花。”我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多想,将这些照片给放回盒子,然后收拾起来。

收拾完以后,整个人都觉得疲惫不堪,今天张山的事情就已经搞的我精神不佳,现在还收拾屋子。

灯我洗漱完以后,就躺下睡了。

在半睡半醒中,我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醒着,我听到一个脚步声朝我走来。

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微沉,意识倒是比较清晰。

入目的是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神秘男人,他的面容看不清楚,所以我很难判断出他的年龄。

他的手,放在了我的腰间,很柔和熟练的划着我的腰,划到了我脖子旁边。

我想要动,可是却动弹不得。

他的手就仿佛是有魔力一样,所过之处,都让我感觉非常舒服,原本还疲惫不堪的身体,仿佛放松了下来。

他伸出无名指,勾了勾我的下巴,然后抚摸着我的脸蛋,理了理我因为睡觉弄乱的头发。

我心里有些焦急,不过这种被抚摸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他不断的变幻着手势,最后,竟然将他的脸,朝我贴了过来。

贴的很近,可是我依旧看不清楚他的脸,好像他的脸上,有一层面纱一般。

他微弱的呼吸声,还带着一丝丝热流迎面扑在我的身上,一股男人的气息夹杂着几分泥土的味道,煞是好闻。

他的牙齿轻咬这我的嘴唇,我想要动,可是却动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都有一种张开嘴去迎合他的冲动。

还好这个冲动很快就被我压制下来,但是,身体也越来越热,尤其是那种感觉,很想要。

神秘男人继续用手在我身上抚摸着,我身体已经受不了了,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我自己咬住嘴唇,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减缓一下这种感觉。

虽然很难受,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真的就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原来你要去很享受,呵呵。”神秘男人轻笑着,他的声音很好听,而且仿佛带着一丝丝魔力一样,声音仿佛能够进入我的心灵深处。

我羞红了脸,这种事情居然被看出来了,可是,这个神秘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确实很享受,不过此时心里更多的是害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诡异的男人在我身边,我也不觉得害怕。

我越来越难受,身体已经不能自己,快到达情不自禁的地步。

我暗暗臭骂自己,身体不争气,可是男人的手,所过之处,仿佛都特别敏感。

我知道,自己现在,脸已经羞红到脖子上了,真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这也太丢人了,同时,对于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痛恨,恨不得将他一脚踹飞。

第6章 大难临头

忽然,我感觉自己能够动了,我连忙打来了男人的手,然后做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做,却感觉好像很累。

可能是刚才……想到这里,我的脸又羞红了,然后抬眼朝这个穿这中山装的男人看了过去。

看到男人,我差点没有被吓了一跳,不过随后才缓和了过来,因为,那张狰狞的脸,并不是男人的,而是面具,像西游记里面的阎王面具。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问。

脸上有些生气,“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神秘男人“呵呵”笑了两声,“约束人类的法律,并不是约束我的,更何况,你是我的妻子,不信你看。”

说着,一张结婚证就扔在我床前,我捡起来看了一下,第一页确实是我的,不过还没有看完,就被神秘男人夺了回去。

“你不是人。”我发现这个男人的身体,有点半透明,再配合上他刚才说人类的法律不是约束她的,我就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同时心中更加害怕。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要做什么?”我连续问道,声音因为太害怕,都变得颤抖了起来。

“我是你老公,我要保护你。”神秘男人的声音不咸不淡,说的好像轻描淡写一般:“如果不是我,你们全家都死了,你祖爷坏了阴阳大戒,导致阴门打开。”

我心里更加害怕,自己家祖爷确实被称为阴阳先生,可是已经祖爷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会给我们家族带来如此浩劫,还需要一个鬼来保护。

“不过。”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有些低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你们家族现在大难临头了,我也只能够保护你们家族两个人,除了你,你再选择一个吧!”

听到这话,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我们家族大难临头?

只能够保护两个人?

难道其他人都会死?

想到这里,我心里越发害怕,自己爸妈加上自己,是三个人,可是,这三个人只能够存活下来两个人。

不过,在害怕的同时,我还在质疑这个神秘男人的话,他说他是我老公,这肯定是鬼扯,说我们家族大难临头,肯定也是鬼话。

没错,他就是鬼话连篇,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鬼。

一个鬼的话我怎么可能相信。

但是,我还是非常担心我的参加,我提上了自己的背包,起身就想要出去找我爸妈。

“不要出去,进去晚上,你不能够离开这间屋子,否则你会死的。”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说我怀疑他,毕竟他是一个鬼,得罪他可并不是明智之举。

“不行,我要去找我爸妈。”我摇了摇头,心里非常着急,因为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相信这个男人的话。

不,是男鬼。

“不可以。”男鬼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刚刚想要挣扎,摆脱男鬼的束缚。

“砰!”

门外传来一声轻响,是有人在敲门。

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大晚上的,门外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敲门,自己在芸阳市虽然有几个朋友,不过也不会这么晚来找自己。

就算是来,也肯定会先给我打电话。

“来了。”

我听到男鬼低沉的声音,声音很低很低,仿佛害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一样。

“砰砰砰!”

又是连续敲了三下,因为心里太害怕,再加上男鬼对我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急促起来,声音也变得更大了。

紧接着,“啪啪啪”几声,是敲击窗户的声音。

敲击窗户和门的声音越来越大,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更加害怕,外面肯定不止一个人,而且,我甚至怀疑外面敲击的根本不是人,因为外面只有敲击门窗的声音,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不符合常理,如果是有人在敲门,敲击几下以后,肯定会叫几声。

可是,却并没有任何声音,总不能外面的人都是哑巴吧,就算是哑巴,都会吱吱呜呜的叫几声。

然而,除了急切的敲击声,没有别的任何声音了。

这种声音,在大半夜,在此时此刻的氛围下响起,是那么的诡异恐怖,我背后一阵阵凉意。

忽然,我头顶的灯,开始吱吱作响,灯光也一闪一闪的,好像随时都可能熄灭。

“嘭…”的一声轻响,灯泡爆了,四周瞬间变得一遍漆黑。

紧接着,我感觉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第7章 女鬼

我心里恐慌到了极点,奋力的挣扎着,但是,不管我怎么挣扎,却始终都挣扎不看这只手。

突然,我看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中,突然出现的这双绿油油的眼睛,显得由为吓人。

我背后不禁吓出一阵冷汗,挣扎的手更加用力起来。

忽然,这绿眼睛的主人传来一声猫叫,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消失在了黑暗中。

与此同时,死死抓住我手腕的那只手,也消失了,我的心刚刚放下,可门外的敲门声更加急促起来。

这让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抽动着如同灌了铅的两条腿,慢慢的朝门的方向走去,手还顺手将茶几旁边的一条椅子抱在手中。

“砰砰砰……”

门外敲击的人越来越用力,好像都快将门给敲坏了,我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有呼吸声,外面敲门的人不是脏东西。

我这才松了口气,于是开口问道:“什么人?不要再继续敲了,再敲我可生气了。”

我这话里面带着几分怒斥的口吻,确实,我有点生气,因为刚才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可是把我吓的够呛。

结果原来是人在外面,大半夜的,跑过来敲门,还不说话,明显就是来搞恶作剧的。

肯定是外面的地痞们晚上闲得无聊,才会跑过来开这种玩笑。

果然,外面敲门的声音消失了,急促的呼吸声也消失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现在爸妈都不在家里,如果让那群地痞流氓进来看到,恐怕自己免不了有一些麻烦。

可是,刚刚想到这里,我心里又觉得有些奇怪,灯是怎么突然爆炸掉的,难道是刚才那个男人,不,是男鬼。

不对!

我感觉背后一凉,一股冷意仿佛从脚底袭来,到达了头顶的百会穴,全身的汗毛如同豪猪的毫毛一样,瞬间树立起来。

八楼!

我家在八楼,刚才窗户被敲打的噼里啪啦,外面是什么人在敲击窗户,八楼的高度,不可能有人开玩笑开到这种程度。

这完全就是拿生命来开玩笑,既然不可能是人,那就只能够是另外一种东西了……鬼!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说的通,再加上自己碰到穿着中山装的男鬼。

我可以确定,这个世界上,肯定是有鬼物的存在。

刚才男鬼说我们全家都会死,而他也只能够保护两个人,我皱了皱眉头,难不成,自己真的有麻烦了?

忽然,一阵阴风从背后吹起,吹的是莫名其妙,门窗关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来一阵风。

想到这里,我身体一顿,心跳猛的加速,这种场景,我怎么感觉和鬼片里面的某些场景比较相似呢?

我缓缓的转身,差点没有被吓昏过去。

全身红衣,披头散发,头发非常凌乱,将脸全部给遮挡住。

我心里一阵唏嘘,这应该是一个女鬼,从长头发和她脚上的高跟鞋就可以判断出来。

我眉头深锁,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原本低着的头缓缓抬了起来,发出“咔咔”的轻声,像是骨头错位的声音。

她的动作带着几分机械化,双手也缓缓的抬了起来,手上遍布着青色瘢痕,这东西,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尸瘢吧?

我虽然没有见过尸瘢这种东西,但是也听说过,这种东西是只有才死了超过两小时,且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的人才会有。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女人是刚刚死了没有多久的鬼怪。

女尸一步一步的朝我走开,它机械化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紫色的指尖直接嵌入了我的血肉里面。

疼痛让我更加害怕,心里可以说是恐惧到了极点。

我狠狠的一脚踹在女尸的小腹之上。

都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爆发出惊人的潜力,我可能就是如此吧。

一脚竟然将女尸踹退了三四步。

看到女尸后退,我连忙躲到自己身后的沙发后面,一脸警惕的看着女鬼,手里紧紧握着胸口上挂着的一枚玉石翡翠。

这东西是姥爷送给有的,说着东西是护身符,能够保护我平安无事。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现在也别无他法,只能够将希望都寄托在这枚玉石翡翠上面了。

女尸一步一步朝我逼来,我的攻击仿佛并没有对她造成影响。

“你是我的,你是逃不掉的。”

女尸嘴里发出了阴森森的声音,声音低沉悠长,带着一阵阵寒意,让我的身体都不由一哆嗦。

手中的玉石翡翠举起,猛的砸在了女尸脸上。

这一砸之下,竟然起了效果,女尸的身体还是冒着一阵阵黑烟,好像什么东西被烧焦了一样,不断的冒着黑烟。

第8章 惊恐女尸

“啊…!”

女尸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好像收到非常严重的伤害一样,我心里虽然惊喜,但是依旧害怕。

原本还有五官的脸,现在竟然便成了漆黑的,如同碳黑一般,而是还流出了一些绿油油的液体,看上去非常恶心。

“咔咔……”

女尸动了动脖子,没有继续痛苦的挣扎嚎叫,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又恢复了正常。

紧接着,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女尸竟然直接伸手,伸进了自己的左眼里面。

她从自己的左眼里面抓出来两样东西,刚才我砸她的翡翠石头,还有她的眼珠。

她另外一只手将翡翠石头给扔了出去,然后抓起手中的眼珠,揉了揉,直接就按在她的左眼眶里面。

左眼眼珠刚刚上回去,又掉落了出来,不过有腐烂的血肉黏在上面,贴在了鼻子旁边。

看到这一切,我心灵都快崩溃了,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恐惧的东西,而是,这也太恶心了。

黏在鼻子旁边的左眼眼珠还转动了一下,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打了一个激灵,这个场景,未免太恐怖了,看鬼片里面都不带这么恐怖的。

“我…要…杀…了…你…!”

女尸嘴里发出来一阵阵沙哑的声音,可能是刚才翡翠石头伤到了她的舌头,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不过,我依旧非常害怕,她伸出一只手来,骨瘦如柴的手,仿佛是一只没有血肉的爪子,朝我抓了过来。

我心中万分惊恐,转身就冲进了自己附近的一间房间。

刚刚进去,我反手就准备把门给关上。

可是门上面好像有什么魔力一样,我全力以赴,竟然都没有办法把门关上。

女尸已经一步一步逼近,我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冲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

这是父母的房间,我目光扫视着四周,想要找到一个适合躲藏的地方,或者是什么武器也可以。

椅子,这是我现在能够找到的唯一武器,其他台灯,书,桌子什么的,根本不适合,只有椅子。

我抓住椅子,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不过,我的手却在不断的颤抖着。

“天呐,谁来救救我,这个世界上既然有鬼,就一定会有道士,有没有那个好心的道士路过,快来救救我。”

我心里非常惊恐,握住椅子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我目光落在外面的女尸身上,她一步一步朝我走来,不过刚刚走到这房间的门口,门口仿佛有一层无形无影的障碍一样。

女尸往房间里面冲,可是却被弹了回去,女尸越是用力,弹开的力量就更加强大。

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我心里的想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爸妈的房间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女尸竟然进不了。

女尸在外面咆哮着,吼叫着,不过依旧没有办法进入房间,我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我害怕房间里面可以阻挡女尸的东西被我给破坏了。

所以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走一丝一毫的大意。

万一破坏了阻止女尸进来的那样东西,我就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了。

忽然,我看到门上出现了一阵淡淡的光芒。

每一次女尸想要冲进来,撞在门口那无形无影的屏障上面的时候,门上面那些奇怪的图案就会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女尸被弹开以后,淡淡的光芒就又消失,依旧是几个古怪的图案。

那几个图案安装门的时候就有了,当时我还问我爸妈,那些奇怪的图案有什么用。

爸妈说门上面自带的,虽然有些古怪,但是还是很中看的。

我当时也就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这门上面那几个古怪的图案不简单,不是当初爸妈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这些古怪的图案能够阻止女尸进来,这就是好事情。

女尸也发现她不管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突破进来,所以也放弃了。

这让我略微松了口气,她就这样继续撞下去,我还真的非常担心她会撞进来。

“你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我一定会吃掉你,如此美味,我一定要吃掉你。”女尸在外面张狂的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贪婪。

我仿佛已经被她当成了美味的食物,她也并没有因为进不来而选择放弃,反而是开始拍打着墙壁,好像准备将墙壁拍倒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在我面前凶。”我怒吼道。

以前听家里爷爷辈儿的长辈们说过,人怕鬼,鬼怕人,就看谁更加凶。

果然!

女尸居然停止了拍打,不过并没有害怕,反而是呲牙一吼,“我要吃了你!”

说着,就冲了上来。

不会结局还是被门口那无形无影的屏障给弹了出去。

见这女尸进不了,我再次怒吼道:“你这个丑八怪,最好给我滚远点,要不然切下你脑袋当球踢。”

从刚才女尸的反应来看,这一招还是有点用处,只不过女尸并没有示弱。

所以我也不能够示弱,反正现在躲在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指不定真就吓唬住这个女尸呢?

女尸一脸不甘的看着我,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我心说长辈们的经验也不怎么管用。

紧接着,这女尸又扑了上来,不过这一次,却是扑在了门口的石头上。

张口就开始撕咬石头,坚硬的石头在女尸的牙齿下,竟然一点一点的被咬下来。

“要不要这么厉害,石头都咬碎,难不成是想要直接在墙上咬一个洞出来,然后爬进来。”

我心里想着,不禁又哆嗦了一下,现在才凌晨一点不到,就女尸撕咬的速度,最多一个小时,恐怕就能够在墙上破开一个洞来。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那些伸张正义的侠客,你们在哪里?”我都快哭了,眼泪都到了眼眶之中,甚至都将希望寄托在一些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人身上。


 

相关文章

  • 阴阳眼是真的吗?阴阳眼修行者的真实经历曝光令人震惊
    阴阳眼是真的吗?阴阳眼修行者的真实经历曝光令人震惊
    其实一直以来,在我国的民间就流传着许多的灵异传说,比如说阴阳眼。阴阳眼是民间流传着的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说是能够看见鬼魂的存在,而那些鬼魂是普通的人们所无法看到的。关...
  • 霸道鬼夫爱上我
    霸道鬼夫爱上我
    看着化妆师给我化了那种,大红唇中式古典的妆容。  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化的是古代出嫁的妆容?难道不是拍现代的婚戏么?”  化妆师听到我的问话,有些惊讶的说:“导演没跟你说么?这次要拍的戏,是跟一个死去的大少爷冥婚的剧情。”  “什么,要我拍的是冥婚戏?”  我突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虽然我平时演过死尸,演过女鬼,各种各样的龙套都演过,但这次要拍冥婚这种恐怖电影,还是第一次,隐隐约约的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 最邪门的4个民间禁忌,女孩子千万不要接发(带来厄运)
    最邪门的4个民间禁忌,女孩子千万不要接发(带来厄运)
    其实吧,虽然说知识的力量是强大的,但是如今很多事情真的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就像最邪门的4个民间禁忌一样,就连科学家对此都束手无策。所以关于最邪门的4个民间禁忌还是有必要...
  • 2009年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揭秘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真相
    2009年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揭秘重庆红衣男孩死亡真相
    2009年11月5日,在中午12点的时候,一名叫匡纪禄的男子回家给自己的儿子匡志均送生活费,在到家的那一刻,发现大门和侧门都推不开,平时这门都不怎么关的。惊疑之下,匡纪禄走到了后...
  • 潜艇303现实找到了吗,找到了停靠在汉口江边(电影是杜撰)
    潜艇303现实找到了吗,找到了停靠在汉口江边(电影是杜撰)
    相信大家看过火蓝刀锋这部电视剧人们应该都知道幽灵潜艇303吧!这是中国的一艘十分诡异的幽灵舰队,据说美国海军听到了这个名字都会闻风丧胆,幽灵潜艇303在海底像幽灵一样的...
  • 鬼故事:小姑娘被狐狸上身
    鬼故事:小姑娘被狐狸上身
    今年初春,售货员来我们村卖东西。普通人喜欢为孩子买些小东西,大姑娘们喜欢买一些漂亮的东西穿在身上。 无耻的事情,竟然呆在这里,滚回我身边,看老妇人不伤你的腿!你这脏东西! 春...
  • 世界八大诡异刀之谜,活人骨头铸造而成(拥有者惨遭灭门)
    世界八大诡异刀之谜,活人骨头铸造而成(拥有者惨遭灭门)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地球上有很多的事件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还有的至今都是未解之谜。世界八大诡异刀之谜,一个比一个恐怖。鬼手刀是用活人的骨头铸造而成,每一个拥有者都会被惨遭...
  • 为什么捞尸人最怕少女,女尸怨气深重唯恐怨念缠身
    为什么捞尸人最怕少女,女尸怨气深重唯恐怨念缠身
    中国人有一个千百年来都不曾变过的传统,那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而黄河一带有很多人投河自尽或者毁尸灭迹的事情,于是就由此诞生了黄河捞尸人的职业。而他们最怕捞的就是少...
  • 监视器拍下英国伦敦塔闹鬼事件
    监视器拍下英国伦敦塔闹鬼事件
    伦敦塔曾作为堡垒、军械库、国库、铸币厂、宫殿、天文台、避难所和监狱,特别关押上层阶级的囚犯。最后的这一用途产生一条短语“sent to the Tower”,意思是“入狱”。伊丽...
  • 2002台湾华航空难录音事件真相,惨死冤魂头七打电话求救
    2002台湾华航空难录音事件真相,惨死冤魂头七打电话求救
    相信很多人听说过,发生在台湾最惨重的华航空难事件,机上人员全部遇难。最令认感到诡异的是事后发生的华航空难录音事件,这段录音虽然很短,但却十分的诡异。华航空难录音事件人...
.

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